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酒精麻痺【韓葉】01

架空│調酒師設定│OOC可能│跪求輕拍

 

 

01


興欣酒吧內,葉修慵懶地叼著根菸陷在柔軟的沙發椅中,放在桌上的酒杯冰塊融化時錯位發出清亮聲音,在葉修耳中這甚至比流傳百年的古典樂來的悅耳。臉色上看起來沒有半點活力,眼睛沒有注視某處卻依舊讓人感受到他眼中的深邃光輝,將菸夾在手上,葉修緩緩呼出煙圈,神情一瞬間被矇矓了去。


一個個子高挑的女生走近,熟稔的跟葉修搭話:「葉神今天怎麼沒值班?」


身為一名興欣常客,又是葉修粉絲的人,對於他的排班記的可是比本人都熟,葉修偶爾都還會忘記上班被老闆從房間拖出來連衣服都是邋遢的不忍直視,跟認真於調酒的他簡直判若兩人。


「等人。」簡潔有力的回答,葉修又將菸叼回嘴上連用手夾著都懶。


「那今晚是沒機會喝到葉神調的酒囉?」


「大概吧。」


「真可惜,只好留下來看看害人喝不到葉神調酒的人是誰了。」女子語氣中略帶遺憾,卻也沒巴著葉修,乾脆地離開到別處找座位坐下,向今日值班的調酒師點了杯血腥瑪莉就拿出手機滑弄。


聽完女子的話葉修嘴角揚起一抹笑,心中回道:就算今天我有值班妳對那個人的仇恨值也還是妥妥的。


在葉修抽掉第三根菸正摸索著褲袋中的菸盒時,酒吧門上的風鈴響起,走進來一位面色嚴肅甚至有著讓人不自覺交上錢包氣場的人,他很快掃過整個酒吧,接著定睛一看後就直朝葉修走去。


拉開椅子,兀自坐下。


「好久不見了老韓,表情別那麼嚴肅,再怎麼盯著我也沒有錢包的啦。」葉修不改一貫的慵懶,只有目光注視著韓文清炯炯有神的雙眼,似要將他看穿的眼神。


「怎麼從嘉世離開?」


「沒什麼,就是待不下去罷了。」葉修聳肩,對自己經歷的風雨輕描淡寫,並不是不信任對面的男人,只是對他而言這真的沒什麼,沒必要細說。


「那為什麼沒有報名第九屆的比賽?」


一年一次的榮耀調酒大賽是國內最大的調酒盛事,從分區預賽一關關向上爬到最終的全國賽,葉修和韓文清都是第一屆就參加的調酒師,更是從那時起就結下了無法解開的宿敵情緣。


葉修在大賽中創下的記錄至今依舊讓人望而興嘆,第一屆就拿下傳統調酒、花式調酒、雙人花式調酒、團隊花式調酒四項冠軍,一次將所有獎項包辦不給人留一絲餘地。直到第四屆大賽終於以幾分之差在傳統調酒項目落敗於韓文清,花式調酒的冠軍也被王傑希給拿下,以他魔術師般的手法。


韓文清一直以為他和葉修會一直在這個戰場上拼搏,直到無法再戰的那天,卻沒想到第九屆的比賽葉修就缺席了,而且也從他一直以來服務的嘉世酒店離開,人間消失一般。


直到他在霸圖酒店中偶然聽到客人聊天談到在興欣酒吧看到葉修前,他甚至都不再對葉修抱有值得尊敬的對手的想法。


跟客人確認消息,拿到興欣酒吧的電話,求證,出發,韓文清行動起來風一般迅速,為的是什麼?


質問他?電話中就能問。見老對手一面?沒有必要。


答案在韓文清的心中呼之欲出。


「如你所見,休息囉。」


T.B.C.

男神的生日必須提前籌備

评论(3)
热度(35)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