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酒精麻痺【韓葉】06

架空│調酒師設定│OOC可能│挑錯歡迎請輕拍

 

 

 

 

一生對調酒外的事物顯少認真的葉修在處理完感情問題後,就立刻恢復平常那副沒啥精神的狀態,彷彿下一刻就要倒在桌上似,又從口袋摸出菸盒。


見勢的韓文清馬上不樂意了,「你少抽一點。」


「啊──才剛交往就立刻管起我的菸了,以後的日子沒法過啦。」嘴上抱怨著,葉修還是乖乖收手將菸盒放回原位,或許是今天也抽夠了,但他的嘴卻閒不下拔了作為裝飾的果雕丟進嘴裡嚼著。


早就對葉修的廢話有滿級抵抗力的韓文清眼皮都不眨一下,只是對葉修說的「以後的日子」聽了十足滿意,從一進門就比黑道還黑的臉色總算柔和一點,但也只是恢復往常狀態的臉黑。


拿起葉修給他的那杯一葉之秋,湊近鼻子嗅了嗅,發現和記憶中的味道有些偏差,似乎多了點檸檬香,雖然上次喝的時候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但這可是葉修封神的作品,他對自己的印象還是頗有信心。


沒有直接問對方,韓文清先泯了一口酒,真正確信葉修修改了這次的配方,基酒的比例不變,但比起強硬的濃烈感,一路橫衝直撞抵達胃袋在沿途踩下重重足跡的封神作,這次的一葉之秋多了淡淡酸甜,融進烈酒帶來的苦澀,一波波層次就像一場愛情,有時需要一股衝勁一往直前,可能會迷茫感到疲憊,但在衝破了那層苦澀後,品嘗到的就是幸福帶來的酸甜滋味。


韓文清忍不住一笑,原來葉修的答案早在一開始就已經決定。


他們最終都將得到那份幸福。


沒了一開始的試探,韓文清一小口一小口飲掉一葉之秋,慢慢品嘗葉修帶給他的味道,獨一無二,為他特調。這正是調酒的樂趣,可以為一個人量身訂做,你的喜好可以跟別人不同,但總會找到一種味道能夠滿足你。


葉修,就是屬於韓文清的味道。


看到韓文清的笑容,葉修抖了下,咕噥:「老韓你走出去可千萬別亂笑,看到的人都要覺得自己小命不保了。」


「是你覺得幸福到要死了吧。」


葉修大腿一拍,「行啊!居然這麼肉麻,看來我低估你了。」


等韓文清喝完酒,兩個人相視無話,葉修本來還到處看看轉移注意力,但過了好一會兒韓文清一點要把視線轉開的意思都沒有,雖然葉修很想直接無視,但那赤裸裸帶著情意的視線實在扎的他人都不好了,最後還是開口:「現在你要怎麼辦?找飯店住下來還是回Q市?」


韓文清會來H市那定是找葉修鑽研技藝,他會自己提前找好飯店住個四五天再走人,像這次一樣突襲般地衝來那是第一次,而且現在這時間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往Q市的飛機。


「沒有住你那的選項?」韓文清挑眉。


「得了吧你,就我那小地方都只有張單人床了,你是想睡哪?別說要跟我擠。」葉修一臉嫌棄,他也不是介意和韓文清睡,只是為了自己的睡覺品質著想,他是真不想拿自己那張小床塞兩個平均有一米八的男人。


「那我去找飯店。」語畢韓文清就準備離開,葉修跟著站起,道:「我陪你去。」然後轉身跟替他值班的魏琛打聲招呼,沒下限的傢伙一看他倆的架式也不顧其他客人也聽的到,就直接大喊:「老葉你可要活著回來啊!」


韓文清眉頭又稍稍皺起,湊在葉修旁問:「他知道了?」他們兩人的關係。


葉修腿一軟差點直接跪了,他總覺得今天的韓文清畫風實在不太對,先是告白又搞肉麻現在黃腔當白話講,說好的宿敵情懷呢?這真得是他認識的那個韓文清嗎?


「老韓你吃錯藥了嗎?」


「沒,我知道他不知道,可是我想要是真的。」


葉修扶額,敢情韓文清連房事方面都是如此一往直前,他似乎才剛答應交往這就已經要奔本壘了,雖說都是男人要說沒有衝動那大概就是性無能了,但今天脫序的事情已經太多,他實在不想再增加他的處理器的速率。


離開酒吧走在街道上,昏黃的光線立在人行道兩旁,韓文清不是浪漫的人,但對自己的感情表達卻十分直接,看到葉修走在他的身邊,和以往的距離沒有什麼差別,可他卻能感受到他們之間更靠近了。


想要將這個人永遠留在自己身邊。


他拉過葉修的手掌緊緊握住,後者一開始小小吃驚而收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回握住韓文清的手。小小的接觸,傳遞溫度,同步心跳。


「你明天回去?」


「沒,請假了,後天早上再回去。」


「嘖嘖不愧是霸圖,這麼豪邁的就准你兩天假。」葉修感慨,「那明天再來切磋一下?」


「好。」


即使交往了,也不會馬上改變這原本就屬於他們相處的節奏,直到他們的愛情滲入生活,將兩個個體合為一體。


韓文清沒有選擇嘉世酒店,葉修也沒有提起,兩個人就很默契的往離興欣酒吧有十五分鐘路程的一家賓館去。到了辦好入住拿到房卡,韓文清又抓住葉修的手,直接將人拉往房間。


「喂喂老韓,我還要回……」將人拉進房間關上房門欺身吻上,韓文清動作一氣呵成,將葉修的話堵在喉嚨中。


如同他給人的感覺一樣,韓文清的吻十分霸道,不容抵抗,有著霸者攻城掠地的氣勢,而葉修也不是好欺負的主,除了一開始有些反應不及,習慣後也開始反攻,吸吮著對方的唇,情動的吻愣是被兩人吻出賽場上的火花,豪不相讓,卻也沉迷於此。


直到兩個人的氣息都有些紊亂,他們才難分難捨的勉強在兩人間空出點空隙。


「留下來。」因為剛才激烈的吻,韓文清的聲音帶著點啞,原本就偏低的聲線更撩的人耳朵承受不住。


被自己喜歡的人如此邀請,還有拒絕的理由嗎?


「好。」葉修一笑,雙手環上韓文清的脖子,繼續剛才間斷的吻。


T.B.C.

嗯!我克制住了!乖寶寶如我頂風作案什麼的絕對不會有!

评论(4)
热度(19)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