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酒精麻痺番外【韓葉】


就是個賭注,還債來著。

太久沒燉肉這肉燉了我五天,肉都爛光了好嗎!!!!(怒翻桌

寫到兩千字褲子都還沒脫讓我簡直想直接拉燈了......

http://rainland.lofter.com/post/2917e6_148f0da←關注前請先看

架空│調酒師設定│OOC可能│就是篇肉

 

 

 

 

一年一度的全明星周末邀請了各分區當年度比賽前三名的調酒師參加,場面之盛大堪比調酒界的星光大道,出席的人無一不是箇中好手,榮耀十年不少都是得過冠軍的人。


第十屆比賽葉修不負眾望奪得H市傳統調酒、花式調酒各人組、花式調酒雙人組、花式調酒團隊組分區第一強勢回歸,帶領著興欣酒吧的調酒師新人前往Q市參加今年由霸圖主辦的盛會。


全明星周末也有普通民眾的入場票,由於有機會品嚐到由入選的調酒師為民眾量身打造的調酒所以賣票在混調酒圈的人中還是頗具盛況,每次調出的新產品都會在活動結束後公布在榮耀的官網上以供嘗試。而且就算不能喝到量身打造的調酒,場會上的所有雞尾酒都是由入選的調酒師們輪流調製,平常想喝還不見得喝得到的,不過這就苦了受邀的調酒師們,表面上說是一種榮耀,實質上就是無酬勞工,只是看在兩個晚上輪下來一個人也不會輪超過三次,大家都還挺配合的。


畢竟難得有機會可以將調酒界的大手們聚集起來。


不過今年的葉修就不怎麼輕鬆了,不知是故意還是純粹巧合,當然,葉修更偏向相信故意,畢竟他在霸圖發生什麼事情大概都不會有人感到意外,一個晚上被抽中的民眾全部選擇請葉修調酒,簡直就是在考驗他的大神功力,一個晚上變著花樣玩出七種酒都要累垮了。


所以在真正屬於調酒師們的酒會上葉修就只是坐在椅子上動也不想動,會場內不准抽菸更讓他缺乏動力,整個人像條死魚一般。


「吃點東西。」


「給我來根菸比較實在。」口頭上抱怨著,葉修還是不敢不接韓文清遞來的餐盤,而且他也著實餓了只是累到懶得到處走動拿食物。


葉修一叉一口地消化食物,韓文清還沒在葉修旁邊坐熱又被霸圖的工作人員請走,身為主辦方的人就是要到處應酬,深有體會的葉修只能默默替韓文清點根蠟,當初他為了躲這些應酬可是一參加完民眾互動就消失的無影蹤,連蘇沐橙都找不到。


不過他怎麼也沒想到韓文清自己走出去,最後竟是被兩個人給架回來。


「你們是對他下藥啊?」


葉修驚訝著,身為調酒師平時少不了要喝點酒,每個人對自己的酒量都有些底,他做了韓文清十年對手半年情人還真沒見過他喝醉的樣子,怎今天就被灌醉了?是受了什麼打擊嗎?


架著韓文清的其中一人也是加害者之一的張佳樂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但難得看見韓文清喝醉還附帶葉修驚訝的臉正樂著,語氣也頗輕快:「大家嚷嚷沒見過老韓醉的樣子,就偷偷混了幾種酒給他喝,幾輪下來就這個樣子啦。」


「多大仇啊你們?還能好好當同事嗎?」


張佳樂笑不了多久臉就垮了下來,心裡倒也思考起等韓文清酒醒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細思恐極啊!另一邊架著人的林敬言因著身高問題要扛住韓文清結實的體格實在頗辛苦,直想著要趕緊將人放下,「葉修你別顧著看了,韓文清現在這樣回家也難,帶去你房間嗎?」韓文清和葉修交往的事情在幾個熟人中早已知曉,這之中就包括了林敬言和張佳樂。


「行吧行吧,快走了。」有兩個壯丁幫忙搬人葉修也沒拿自己的體力去開玩笑,領著人走回他們興欣在霸圖訂的房間,途中也試圖跟韓文清交談,不過人看著難受臉比平常還黑,回答也都文不著意的感覺。


好不容意將人折騰回房間兩個同事就立刻腳底抹油跑了,不過老好人林敬言還是有給葉修留了兩個字:加油。


葉修苦著臉關上門,走回床給韓文清好生伺候,又是拖鞋又是脫衣,將他一身套裝給脫了免得睡皺了燙起來也累人。


「哇!」脫外套的動作做到一半葉修突然給韓文清攬過倒在他身上,「老韓放開我,衣服會皺掉我幫你脫了。」


「嗯,等會就脫。」然後韓文清吻上葉修。


一開始的驚訝很快轉為迎合,葉修放韓文清的舌頭入侵他的口腔,舌根交纏,毫不收斂的兩人連接吻都吻出淫靡的氣息,唾液相溽的水聲盪在房內。


四片唇瓣好不容易分開些空隙,舌頭卻還難分難捨的糾纏著,葉修勾起笑容道:「行啊老韓,什麼時候還學會演戲了?」


「醉了,只是沒那麼嚴重,不裝一下還真給他們灌倒?」韓文清的吐息滿是酒氣,撲面而來,連葉修都不禁有了微醺的錯覺。


伴隨著韓文清的吐息還有他不安份的手,攬過葉修的右手從背後撩起他的襯衫,由下而上滑過脊骨,引來對方一陣輕顫。


「喂喂,我還不知道原來你是酒後亂性的那種人啊?」打掉韓文清的爪子,葉修支著床從韓文清的胸膛伏起,人都還沒立穩就被拐了一下仰躺在床鋪上,剛才的上下位瞬間被推翻,韓文清比葉修要高壯一點的身材籠罩在他身上,一隻腳卡進他的雙腳間。


「亂說話,跟你叫亂性?」韓文清折起的腳蹭著葉修的跨下,暗示意味明顯,將自己的西裝外套脫了扯掉領帶一起丟下床,俯下身湊到葉修耳邊,一隻手解著他的襯衫,被高濃度酒精燒過的喉嚨帶著比平常還低啞的聲音說:「葉修,我想做。」


「嗯。」葉修一身欲望也被韓文清給撩了起來,側過臉咬下他的耳垂連咬帶舔,呼出的氣息撓過耳背脖頸,一些小舉動刺激韓文清手上的動作快了起來,襯衫被敞開韓文清立刻進攻葉修胸前兩顆挺立的肉粒。


一隻手從身後將葉修環抱著,一隻手的拇指饒有節奏的繞著乳頭打轉,親吻從頸動脈處的啃咬一路往下,在長年不見光的白皙肌膚上留下許多嫣紅,最後舔上被冷落的另一邊紅點,腳還同時繼續蹭著葉修已經把西裝褲支起帳篷的性器,惹的葉修不知道該將注意力放哪去,只能隨著身體各處傳來的快感飄盪。


韓文清一個大爺們的,做起愛來卻溫柔的讓人意外,當然抽插時的強硬還是不容忽視,不過第一次做愛就讓葉修有整個人都快化了的感覺到現在都記憶猶新。


被束縛著的小兄弟讓葉修很不舒服,他空著的手自己去解開皮帶和褲子,韓文清不阻止也不幫忙,只是依舊在他的前胸玩弄著,手稍稍抬起葉修的腰讓解放而出性器頭擦過他的衣料,一陣哆嗦。「嗯……」


「嘴巴張開。」韓文清將手指伸入葉修口腔中攪動,指腹滑過每一吋濕潤的內膜,藉著這一點水探進葉修乾澀的甬道,這一點水根本無法比擬潤滑液的功能,讓開拓進行的不太順利葉修也疼的萎了一點。


一邊擴張一邊還不忘照顧葉修的分身,為了讓葉修放鬆點韓文清的手動的極有技巧,安撫著後穴內的肌膚按摩一般的動作,弱點被抓住的葉修雙手無力地架在他的肩上,自己也努力著要放輕鬆讓他能夠順暢的進行。


最後在韓文清的照顧下,還沒等他進入葉修就已經被他的手活弄的射了,不少滑落股間的精液也被韓文清順勢帶入穴內幫助他擴張,好不容易插入了三根手指時他的下體都硬的不成樣了。


急忙忙扯下褲子,韓文清折起葉修的雙腿,被按耐的軟嫩的後穴敞露在他眼前,和葉修說了句進去了他就忍不下去地直衝而入,一次被貫穿的力勁即使已經做足前戲還是讓葉修很是吃痛,沒壓抑住的叫聲響在早已狼藉的床褥之上,然後接著破碎的呻吟。


「唔……嗯、哈阿……老韓……嗚嗯……」除去一開始的疼痛,接下來的深入淺出更是磨的葉修人要發瘋,發洩過後的性器再次抬頭,雙手緊抓著被單承受一次比一次激烈的衝撞,眼裡泛著水霧連韓文清帶著情慾的眼神都把葉修看出了神,滿足的感受著韓文清不為人知的一面。


激烈運動的兩人身體都浮出一層薄汗,葉修似是刻進骨子裡的菸草味混著韓文清過度飲酒後的帶著的伏特加的酒味,味道飄散在情事中的兩人周圍,給同為調酒師的兩人帶來不同平時的情調。


「叫我的名字。」


突然擦過敏感點的刺激讓葉修的聲音拔高:「啊──韓、韓文清……唔嗯……」吻住葉修的嘴,不論上面還是下面的嘴只要是葉修的一切都是他的,韓文清滿意地說:「我愛你。」然後在葉修的體內射了出來。


一波射精持續著,最後葉修也顫抖了下第二次達到高潮,在他的體內待了一會韓文清才慢慢退出,帶出了一些後穴容不下的白濁液體。


高潮後的餘勁還沒消除,葉修的神情有些恍神,胸口劇烈起伏渴望著更多的氧氣,宅男體質的他每次情事過後都是一副慘白的死魚樣,讓韓文清看了實在是想拖著他每天出門做運動,不過當然也被某人打死抵抗著。


韓文清側躺倒葉修身邊,看後者還沒有回過神,問:「想什麼呢?」


「嗯……其實今天看到你被老林老張架著走來,我也覺得挺新鮮的,還沒看過你喝醉的樣子。」葉修偏頭對上韓文清的眼,「下次讓我灌醉看看?」


「幼稚。」韓文清用手指彈了一下葉修的額頭,然後下床將葉修打橫抱起帶去浴室。只見葉修咕噥了句:「真無趣。」接著就把身體交給韓文清處理,享受著對方的服務直到睡著。


END

這肉到底還能不能吃呢?我自己已經反覆看到看不懂了......

评论(3)
热度(35)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