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01

寫一寫設定改改改上次發的那篇抓蟲抓死乾脆砍了......

一開長篇就會忍不住寫偏題我會努力盡快刷到葉藍線的!!!!!!!!

給我點時間我也想看他倆談戀愛相信我....................

重新分段字數增加了,所以更新週期拉長【喂


架空│作家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榮耀中突然出現一位轟動散文區的寫手,凡是走過路過的人都不會錯過那篇文章,平凡樸實的文字,沒有刻意雕飾的文辭卻總能勾動人心,寫的是很平常的散步,卻散出大眾忽視的細節,在看過後才驚覺那些經驗都是自己體驗過的,因而引發共鳴。

第一個發佈出來的那篇帖子早被蓋樓蓋到天上去了,而當作者再發第二篇帖的時候,搶前排更是搶得轟轟烈烈,一堆人都在哀嚎著自家網速不給力什麼的,總之一時間「君莫笑」這個名兒算是紅透榮耀的半片天。

藍雨編輯部的一個小編輯也在逛區的時候發現這個人物,其實他是在水區中看到大家的討論而好奇去看了下這個人的文章,結果一看就把這個人唯十的文章都給從頭到尾細嚐了好幾次,差點要用著大號下去跟著哀嚎新作了。

好在理智尚存,他在回覆前最後一刻想起自己沒換上小號這樣跳下去回覆會帶著公司立場,然後就匆匆忙忙換上馬甲“藍河”跟上隊形。

心情激動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恢復平靜,藍雨小編輯思考一下後離開座位,搭上電梯跑去找這次負責藍雨四季套書《夏》的主編。

「大春,有件事想跟你討論一下。」

「哦藍橋啊,什麼事情?」

大春,全名梁易春,榮耀中的官方名字是春易老,是小說部總編也是這次《夏》的負責人,至於他口中的藍橋就是散文部小編輯許博遠在榮耀的官方名字藍橋春雪,雖然在工作場合但反正他們工作也離不開榮耀,所以幾個好哥們還是會習慣用網上的名字來相稱。

「你有注意到散文區的轟動嗎?」

「散文區?我最近好像有去過沒什麼事情啊。」

「不,不是藍雨的散文區而是榮耀的散文區。」一聽就知道梁易春是誤會了他的意思,許博遠也不等他問就直接把事情都說了:「這幾天散文區出現了一個叫「君莫笑」的人,你現在可以邊查邊聽我說。」然後他就一面跟梁易春解說君莫笑的文筆如何如何,是怎樣的人才,還有他在散文區造成的轟動等等等,沒有誇大其詞但也已經足夠驚人。

反正事實擺在眼前,君莫笑就是如此驚人。

「這不是哪位大神的馬甲嗎?」

「我仔細看過了,不是無浪的風格也不是掃地焚香的,更不用說黃少了。」身為散文部的編輯又是夜雨聲煩的頭號粉絲,豈能認不出自家偶像的風格呢?就算夜雨聲煩跑去寫小說他也有自信認出來。

「嗯……也不能直接斷定不是其他領域的大神披馬甲跑來玩,這種事你可以自己去確認,那你來找我幹嘛?」梁易春將君莫笑的帖子都關了,直面許博遠,他相信對方不會為這種小事來找他。

「喔對,我是想問這次的四季系列書好像可以邀請非出版社作家參加,如果確定了君莫笑不是哪個大神的馬甲,可以邀請他參與我們的企劃嗎?」

「你對他評價真這麼高?」梁易春挑眉,一本書的製作當然不是匆忙拍板的,更別說是四家大出版社一起聯合出版的四季,那是早在一年前就已經和其餘三家出版社討論好細節,今年初就已經邀請好作家們列進排程的書,現在要突然增加一名雖然不是說全然不可能,但有沒有那個必要就值得商榷了。

而且明年夏天就要上市的書,現在才邀請人參與,從真正開始動筆到完稿,品質能不能達到最好也是個問題,尤其邀請的還是個網上的新人。

「大春你剛才也看過他的文章了,雖然來不及細看但品質絕對是出版作家的程度吧,我也是看了好幾次才會跑來找你,我認為他有那個價值。」許博遠的口氣十分堅定,為了一個只在網路上出現幾天說不定明天就不見的人,這樣的態度對於他而言很是難得。但如果能為一個有實力的人爭取到將作品放在全國民眾眼下的機會,他就覺得身為編輯沒有白當了。

看藍橋這麼認真簡直就像他如果不答應就要越級去爭取似的,雖然在公司一直很守本份的他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梁易春還是有這種感覺,他雙手十指交叉撐著下巴嘆了口氣,說:「好吧,如果他願意而且能保證作品質量的話,我就讓他加入。」

「不過和他的交涉就交給你負責了,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

「謝謝大春!」

許博遠開心地從小說部離開,直奔回自己的座位,電腦畫面還在剛才瀏覽的文章,他直接點了貼主那個像極了哭字的頭像敲私信過去。

“你好,我是藍雨出版社的許博遠,請問是哪位老師的馬甲嗎?”

覺得對方大概也不會那麼快看見私信,許博遠一發完就做自己的事情去了,不過他沒想到的是,這名叫君莫笑的人居然隔了一天都發了新的帖子了,卻還沒有回他私信。

自從他成為藍雨的編輯後已經很久沒有被這麼對待,也不是有高人一等的感覺,但畢竟藍雨的地位擺在那邊,只要是在榮耀的創作者哪個不是想要被出版社注意到,對幾個較有名的編輯大號頗為熟悉都很自然。

莫名的倔強燃起來,許博遠一封一封私信發過去,每隔一小時一封,就在他發到第十八封自己都要發瘋了準備去睡覺的時候,對方終於回信過來。

“抱歉,這幾天私信被洗爆了我都直接略過沒看,我不是哪位老師這也不是馬甲號。”

“我非常欣賞你的文采,可以先確認一下那些文章應該都是你原創的吧?”

“是,都是我自己的創作,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我們藍雨最近將推出一個企劃,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參與,可以留個聯絡方式細談?”

看到君莫笑留下的QQ號他馬上從床上爬起換上電腦進入工作狀態,先是問了君莫笑的相關資料又介紹一下企劃內容,再三反覆確認過後告知了交稿日期還有要簽版權的時間,一切處理完距離原本要睡覺的時間又跑了快兩個小時。

跟對方道個歉打擾到這麼晚,就算很多創作者都有熬夜的習慣但也不是人人如此,他還是頗擔心因為自己的關係去影響到別人的作息,好在君莫笑也表示他原本就還沒有要睡完全沒問題。關掉小窗前許博遠也建議對方快點睡,太常熬夜對身體不好,一不小心說了一堆後又突然想到自己也不是對方的誰感到一陣不好意思,匆匆下線倒回床上,還來不及多想什麼就進入夢鄉了。

 

「還熬夜啊?」蘇沐橙敲門打開葉修的房間,就看到人老樣子坐在電腦前被煙霧環繞,對著鍵盤敲敲打打,桌邊還散亂一堆寫滿字的紙張。她將一杯剛泡好還冒著熱騰騰白煙的綠茶放到葉修手邊,還瞥了一眼他的電腦螢幕,不出所料又是一篇新的散文。「別太拼了。」

「放心,我自己會有分寸。」在菸灰缸捻熄手中的軟中華,葉修端起茶杯吹了幾口涼,飲下,「茶謝了,倒是妳該睡了,妳不是最近才在抱怨著皮膚變差了嗎?」

「喔對啊,來給你送杯茶就準備去睡了,怎樣最近有啥新進展嗎?」

「有啊,剛剛正好有個藍雨的編輯來找我,要我參與《夏》,微草的《春》我是已經交稿,藍雨缺了我的稿子大概正好可以挪個頁數給我,嘉世應該就是孫翔頂替了,現在也就剩霸圖有可能來找了。」只要能加入四大出版社難得合作的四季系列書,葉修就有把握能夠重新回歸文壇,憑藉這書的銷售量和最近在榮耀上引起的轟動,這是他現在能想到最快的辦法,也只有努力爭取了。

「真好呢,還能在書店看到你的作品。」蘇沐橙揚起迷人的甜美笑容說。

「我說過我很快就會回來的。」葉修轉身搓揉蘇沐橙的頭髮,十年前剛遇到她和蘇沐秋兄妹倆的時候,他也曾常常這樣揉著她的頭髮。

一轉眼,十年歲月,一切又重頭來過。

「快去睡吧。」

「好!」蘇沐橙給葉修留了句加油笑嘻嘻地離開,後者笑著搖搖頭,自從他在嘉世書面宣布封筆後,蘇沐橙已經很久沒有這麼開心的笑過。

 

即使接了《夏》的稿子,葉修還是在榮耀上頭發表新散文,一篇篇帖子都讓散文區的人為之瘋狂,甚至連其他區的遊客都會特意跑到散文區來觀光。

看君莫笑跟之前一樣固定更新,所有人都是喜聞樂見,除了許博遠。

藍橋春雪:君莫笑老師啊,你在榮耀上天天照舊更新真的有把握準時交稿嗎?

君莫笑:當然有,我現在可是天天往外跑找靈感,小藍你信我。

雖然知道編輯的本名了,可是看著QQ上的暱稱葉修就直接給對方取起小名,只不過一開始的老藍被人鄭重駁回就成了現在的小藍。

藍橋春雪:……老師您大冬天的往外跑找夏天故事的靈感?

君莫笑:沒有感受過冬天的寒冷怎麼好意思說自己懂夏天的炎熱?

藍橋春雪:……是,受教了。

隔不了幾天,藍橋春雪和君莫笑的聊天視窗又再次彈出。

藍橋春雪:君莫笑──你可千萬不能給我窗了!我是多費力才跟總編爭取到讓你加入,拜託了啊!

編輯部裡的許博遠已經在螢幕前淚流滿面,沒有溫度的黑色十二號新細明體卻一再讓他覺得眼淚是永無止境的。

君莫笑:小藍啊,我知道我是挺厲害的,但你這樣隔三差五來找我我還是會有壓力,離截稿不是還有一週嗎?

還有一週!君莫笑你一個新人都還沒出道居然敢講還有一週!通常不應該都是新人緊張著怎麼只剩一週了嗎?

看著許博遠在螢幕前拉扯著頭髮表情哭喪似的,坐在一旁的曙光旋冰都忍不住過來慰問:「老藍你這君莫笑真行嗎?」

「我都跟大春談過了他不行也得行啊──」大力敲下滑鼠右鍵關掉小窗,他突然有點後悔,喔不,不是突然,是從和君莫笑第一次談話結束後他就開始後悔了。「我當初一定是鬼迷心竅才會強力推薦他加入《夏》還包辦他的事情!」許博遠咬牙忿忿不已。

 

直到截稿日期前一天,許博遠都還是沒有收到君莫笑的稿子,雖然一開始他就因為對方新人的身份而特意提前出版社內部訂的截稿日,但對方都已經答應了卻還是沒有準時交稿的話,下次是否還要找他邀稿就是一件值得深思的事情了。

值得安慰的是君莫笑這幾天都沒有在榮耀上頭發帖子,他也只能說服自己對方是在認真寫稿子。不過看著一直灰暗的QQ頭像,許博遠對君莫笑的信任也以秒計的在崩壞。

就在許博遠盥洗完躺上床準備睡覺時,手機中的QQ提示音響起,他撈過手機看到屏幕上的名字立刻打雞血地從床上跳起,匆匆用手機趕緊回了個在,然後打開休眠中的筆記型電腦迅速登入QQ。

藍橋春雪:稿子完成了?

君莫笑:嗯,現在傳給你。

許博遠接過電子檔很快將稿子掃過一遍,之後又細看了四次才將文檔關掉。

藍橋春雪:辛苦你了,粗看比榮耀上的質量都還要更好,看來大冬天的逛街還真能逛出夏天的感覺?

君莫笑:原來你不相信我那時說的話?我挺受傷的……

藍橋春雪:欸別這樣!我只是半信半疑而已。

許博遠撓撓頭,試圖轉移話題。

藍橋春雪:你是半夜創作的類型?

回顧藍橋春雪幾次和君莫笑的聊天時間都是在入夜後,許博遠暗自猜測。

君莫笑:也沒有,就是睏了就睡醒了就寫,沒啥特定時間。

藍橋春雪:那還是盡量作息正常吧,熬夜傷身。

君莫笑:小藍這是擔心我啊,真感動。

前兩句話還在受傷下兩句立刻感動起來,君莫笑的心情簡直比女生還善變。

有種被調戲的錯覺,許博遠把剛才自己一片關心直接扔垃圾桶還吐了幾口口水,怒回:滾,天妒英才聽過嗎?我這不過是怕你英年早逝!

君莫笑:我姑且把這當讚美收下了。

老天爺,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這無法好好溝通了啊!

藍橋春雪:……老師您繼續加油,我先睡了,晚安。

總覺得每次和君莫笑對話完心都特別累的許博遠安慰自己,這次企劃結束就不用再接觸這個人,他平靜的日子很快就要回來了。

 

在和君莫笑見面前一天,許博遠還特地上QQ提醒他。

他們約在葉修住家附近的咖啡廳,地點是許博遠選擇的,天知道他向君莫笑問意見的時候對方竟給他一個名不見經傳查也查不到的店名,最後問過知道是一家路邊小吃許博遠就沒打算再問他意見了。

當天一早,許博遠掐著機票從G市飛往H市,轉公車抵達會面地點時比約定時間還早了一個小時,原本預計用來耽誤的時間因為一路順暢而作廢,他只好先進咖啡店點了杯茶滑手機瀏覽榮耀來消耗時間。

到了約定時間前十分鐘,一個穿著件灰黑色調長大衣圍著紅藍格子圍巾的男子進入店內,他從大衣口袋中掏出一只女用手機撥號,接著就聽見許博遠的手機鈴聲響起。

注意到鈴聲的男子將目光轉向許博遠的方向,然後看著他將手機拿出接通喂了一聲後就立刻掛了電話,直接走過去。

為什麼那麼多客人許博遠就特別注意到這個男的?他沒有特別帥甚至還有些頹廢感,衣服也不是什麼名牌,就是個非常普通走在路上也不會有人特別注意到的人。

可是,這個人,他見過。雖然只有一次。

「一葉之秋!」看到人坐到他面前,許博遠最終還是沒克制住大叫出來,剛喊完才想起自己正坐在偏安靜的咖啡廳中,四顧一下果然看到有人正盯著他瞧,瞬間因為感到羞赧而微低下頭,但還是注視著葉修說:「大神您怎麼會在這邊。」

看到許博遠的反應葉修覺得有些好玩,輕笑一下,眼睛因此瞇了起來,不改一貫慵懶的語氣:「這不是小藍約我在這邊見面的嗎?」

「我記得我約的是君莫笑不是一葉之秋啊!」許博遠覺得自己腦子有些混亂。

「這不,我就是君莫笑啊。」

「……」這一下信息量略大,許博遠當機了十分鐘來處理思緒,思考了各種合理的解釋,最後還是決定放棄思考,直接從最開始的地方問起:「我記得我當初有問過君莫笑是不是哪位老師的馬甲?」

「不是馬甲啊,我這不是都用君莫笑在創作嗎?」

「大神您不是決定封筆了?這麼快又開始創作,從時間點算起來君莫笑好像在官方消息出來前就已經發表文章了,這是耍著大家玩嗎?」說到這許博遠的怒氣也上來一點,想當初他也有因為葉秋的封筆消息而心情低落了好幾天,現在看來感覺自己像個傻子一樣被耍得團團轉。

「這件事情有點複雜,總之我是不會再用一葉之秋創作,筆名和專壇也的確像官方發表的內容一樣轉給孫翔了。」

聽葉修這麼簡略帶過如此重要的事情,許博遠一時間就要衝出口問清來龍去脈,可在抬頭看到葉修眼中閃過的一抹無奈,短短一瞬,快到他都覺得是錯覺一樣,可原本到嘴的話莫名出不了口,嘴巴都已經張開,最後卻只應了個喔。

話頭斷了,許博遠還在整理心情,波瀾不驚或者該說本來就是引起波瀾的葉修戲說:「因為這樣所以不要稿件了嗎?那我也不浪費時間走啦。」剛坐下不到幾分鐘連飲料都還沒點的葉修作勢要離開,許博遠趕緊將人留下:「你先等等!」壓著桌子站起,被推開的椅子刮過地面發出刺耳噪音。

看葉修重新坐好,許博遠才又坐回椅子,公事公辦地跟他詳細討論一番。

「你現在是以君莫笑的名字在我們的書上發表散文,暫時不會有人知道你到底是誰,但如果大神你是真要復出身份是遲早會被扒出來的,到時候會受比較大影響的還是你,你是真想好了?」

「呵呵,小藍人就是好,這種事情都幫我想好了。」

「大神,我是認真的。」

「嗯,我也是認真的,會引發的相關問題我也都想過了。就像你說的,這對我個人影響較大,對只是找我邀稿的你們來說影響有限,所以你也不必想太多,從你們出版社方面來思考就好。」

葉修將關係劃分得清楚,對許博遠而言的確是方便做事,但心裡的一塊地方卻有些失落,那種被拒之於外的身分。

「好,畢竟也不是長期簽約的關係,我也不多管,我們就把這次的合同處理好。」

許博遠從包中拿出相關合同遞給葉修,在嘉世時也不是沒有和藍雨合作過,合同內容大同小異,葉修很快瞥過就在紙本末俐落簽下秀逸的大名。

看著葉修握筆的手許博遠不禁感嘆,真是一雙美麗的手,不似女生的纖細白嫩,雖然葉修的手也偏白,但是長年不見光的白,勻稱的五指骨節分明帶著男生擁有的力勁。

看到葉修簽下的名字,許博遠欸了一聲。

「葉修?大神你不是叫葉秋嗎?」

「這件事情又更複雜了……」葉修對這事也不禁沉吟,因為曾經和其他出版社有簽過合同所以葉秋這名字幾乎是在榮耀界的編輯中可以肯定的,隨便編個理由也呼嚨不過去。

「這件事情你可不能糊弄過去了,這是正式合同,偽造文書這種事情可是會上法院的。」

「這事聽起來有些玄,可是我說的都是實話,我有個雙胞胎弟弟,我要出道那時候需要身份證件但因為我和家裡關係問題,我還沒有辦證,所以就拿了我弟弟的身份證,就一直用著葉秋的名字到封筆了。」

就算葉修一開始說了那兩句話,許博遠還是覺得這事情都可以寫小說去了,對一名大神級小說家而言要編出這故事簡直易如反掌,看著葉修的眼神還是帶著狐疑。

葉修看人還是一臉不信,從口袋中拿出身份證件遞到許博遠眼前。

「這樣信了?」

看了證件一眼還比照了一下葉修的樣貌,雖然還是覺得這故事挺荒謬的,但許博遠也不得不承認的確有葉修這號人物而且跟眼前的人長得一模一樣。

許博遠大嘆口氣扶著額,他覺得在和君莫笑合作的這段期間自己白頭髮都不知道多了幾根,他還是二十出頭沒過半的大好青年啊!

將合同收起來,許博遠才想到葉修進來都沒點飲料,雖然正事都已經談完他還是意思問了一下。

「大神你不點個飲料?我可以跟出版社報帳你不用自己付錢的。」

「不用啦,等會就走了,還有你別大神大神叫,聽起來特彆扭,叫我葉修就可以了。」葉修揮揮手,看了眼店內的禁菸標誌咋嘴:「到處都禁菸,給不給活啊。」

聽葉修這麼說許博遠才發現他身上帶著一股淡淡菸草味,要不是菸癮重的人還真不會沒抽菸都帶著個味道,喝茶的間隙隨口告誡一句:「又熬夜又抽菸這是作死的節奏。」

葉修聽了樂,想來自己不過跟他談話幾次,都已經數不清被數落過多少次,「小藍啊,如果你不當編輯去當保母肯定很合適。」

「你妹!」關心人還被反調戲,許博遠立刻不樂見了,管他什麼大神再不表達一下自己的怒氣壓力鍋都要爆炸了。

沒想到被罵了的葉修反而笑得更開心,他又更鬱悶了。

離開咖啡廳,兩個人在葉修的堅持下直到許博遠搭上往機場的車才道別。

葉修以為這個企劃結束,他和藍河就不會再有交集。

許博遠以為這個企劃結束,他和葉修就不會再見面了。

他們兩人如此以為。

 

 

 

ღ那一天,我撞見所謂命運ღ


T.B.C.

我不是從事出版事業所以可能很多地方跟現實不符,就當我私設啦!

當然如果有熟知的親要指教也非常歡迎>_<

评论(5)
热度(32)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