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02

關注前請先看過

架空│作家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夜雨聲煩:老葉出來出來出來出來出來!隱身是沒用的你已經被出賣了別再躲了快出來本大爺找你呢快快快快快!

正在榮耀上打滾的葉修被QQ彈出來的洗屏小窗給打斷,精準抓住重點後朝門外大喊:「沐橙──你把我的行蹤賣給黃少天啊──」

過一會蘇沐橙大喊回來:「對不起──我剛剛忘了隱身被黃少天給抓住煩得不行,我還要和雲秀一起看影片就交給你對付啦──」

敢情幾年交情輸給一部影片了。

君莫笑:請問黃老爺您有什麼急事找妾身?

夜雨聲煩:/嘔吐葉秋你妹!這什麼話你都說得出口噁不噁心啊我今天的晚餐都要吐出來了蹧蹋食物是會遭天譴的你懂不懂?不管啦這件事情不重要我是要問你今年酒會你來不來來不來來不來?

君莫笑:我從來沒去過而且今年我也不會被邀請你問廢話?

榮耀酒會是由榮耀網站主辦的二十家出版社聯合新年酒會,每年會挑選一家出版社協辦,邀請各出版社內的簽約作家共襄盛舉,算是聯絡感情的商業酒會。不過創作者們幾乎都有著強烈自我風格,熱衷於酒會中商業間的交流也多是編輯們和相關廠商而已,作家們還是習慣把酒會當作一年難得放鬆一次的見面交流,畢竟不少作家們的私交都還是不錯的。

夜雨聲煩:這種事情我當然知道就算你不進酒會我們也可以私下約小團續攤你好意思放蘇妹子一個人飛S市嗎好意思嗎你就別考慮了現在立刻馬上訂兩張飛S市的機票一張蘇妹子的一張你的,這是組織的命令葉秋你就放棄掙扎吧你掙扎的話我們就讓蘇妹子綁你走你看你要自己走還是被綁著走,我們都如此誠摯的邀請了你不來嗎不來嗎不來嗎?

君莫笑:你們要我去聚餐想幹嘛?

夜雨聲煩:啊唷我去葉秋你不要把你寫小說那個心臟套在我們身上好同志們一起聚會你一個人不來是幾個意思看不起我們嗎你都說要封筆還披著個君莫笑的名字衝出來我們都沒多問什麼了不過要吃頓飯你一直推拒有沒有革命精神!

葉修想問他們何時有什麼革命精神了他怎麼不知道,可要問下去又得忍受黃少天廢話比重點九比一的句子,對付他還是該速戰速決。

君莫笑:好我去,夜雨大大求放過別再洗我屏了不然我要下了。

夜雨聲煩:哈哈老葉你說的喔到時候沒見到你我們就全部飛H市去你家鬧!

琢磨這鴻門宴似的邀請,葉修額角直抽就沒點好事的感覺。

從煙盒中掏出根菸點燃,又上網買好機票,葉修就將這件事情放到腦後去,現在他最重要的還是繼續在榮耀裡面打知名度。

 

時間晃眼即過,到了一月四日葉修和蘇沐橙兩個人一起飛往輪回在S市準備給各作家的飯店,一抵達飯店放好行李蘇沐橙就和楚雲秀兩個人往外跑,說是女人們的行程,葉修一個人樂的輕鬆,窩在房裡繼續上網。

下午蘇沐橙回飯店換套小禮服,順便提醒葉修記得去吃晚飯,然後記下他房間的電話號碼,和幾個作家一起浩浩蕩蕩往酒會會場前進。墊量著自己的肚子沒有多餓,葉修也懶得出門去覓食,等著一會的聚餐再撈點東西吃就好。

酒會結束的不早不晚九點多而已,葉修接到蘇沐橙給他的電話隨意套上件厚外套圍條圍巾著裝輕便地出門去,為了避免葉修找不到人大家就聚在會場門口等他,他打車也方便多。

不得不說一群人聚集在門口還挺引人注目,尤其從會場內出來的大多都是圈內人,看這陣仗都免不了要打聽一番,不過所有好奇的人都被黃少天的高語速給震退,沒有得到任何資訊就紛亂散去。

這次續攤的人都是見過葉修的老朋友,不是自己扒掉君莫笑這個馬甲就是懷疑後跑去問了葉修的人,總之都是清楚君莫笑身份的人,不過對葉修封筆又復出的原因就沒人清楚,問蘇沐橙也是笑而不答。

就怕直接在會場門口下車太過顯眼,葉修還特意讓師傅停在離會場一小段距離處,沒想到這麼下車居然還是直接撞上了認識的人,而且前不久才見過。

「葉神?你怎麼會在這?」看到從車上下來的葉修許博遠驚訝了一把,他把自己負責的作家送走後就提前離開,畢竟不是主辦方也沒有負責藍雨的什麼事情,他這次也算輕鬆的參加酒會。

「喔,夜雨聲煩死活要叫我來參加他們的續攤,也不知道是搞什麼花樣,怎樣要一起來嗎?反正也是你們藍雨家的作家。」一下車葉修就從口袋撈出煙盒掏菸,跟許博遠示意後,看他沒有太過反感就打開打火機「啪!」的點火。

看葉修那漂亮的手夾著菸捲居然也硬是比別人還好看,食指和中指輕夾一看就是抽得不少的熟練動作。

「不好吧,那是你們作家的聚會加上我一個編輯。」

「喔……」「老葉!你到了不快點跟我們會合在這邊磨唧什麼?要不是我眼神好看到你了還不知道我們要繼續等多久。」黃少天的聲音遠遠就聽見,一個人領在最前頭後面跟了不少人像是要幹架似,好在領在最前的不是韓文清不然大概就有人要緊張的報警了。「哦,這不是藍橋嗎你不是回飯店了嗎?」

走近看到和葉修講話的人黃少天立刻認出來,畢竟是藍雨又是散文部的編輯,他一個散文大神在酒會中自然是要被慰問一下的。

「老師您好,我走回去的路上剛好看到葉神就打個招呼而已。」許博遠禮貌地打個招呼祝各位老師玩得愉快就準備回去,沒想到黃少天突然攬過他,說:「欸既然遇到了就一起走吧!等會有好戲可以看我可是因為你是自家人才帶上你的,還是說你要早點回去休息那我也不勉強啦。」

躲在人群後的某處響起:「夜雨你這偏心得太明顯啦!」

「怎樣我就是偏心包廂我訂的我想找誰你管我勒。」黃少天喊回去,站在一旁的葉修推了一下許博遠的膀子,「你們家作家都說話了還不去嗎?」

看到自己偶像盛情邀請又是難得有機會可以和許多知名創作者私下聚在一起,許博遠思考了一下還是笑著應下,一群人往入夜後最方便訂大包廂的KTV前進。

黃少天走在最前頭,在每個人進入時往他們手上發一張撲克牌,包括許博遠。

「你們手上的紙牌保管好啊!但凡紙牌不見或偷瞧我壓在這邊已經寫在紙上的任務,就直接接受全場人指定量身訂做的任務啊!為了怕你們說我作弊就來個人抽個牌給我吧,任務在最後才公布你們就好好期待吧。」黃少天把剩餘的撲克牌紙連同寫上任務的白紙壓在包廂的小桌中央方便大家監視。

葉修看也沒看拿到的紙牌就直接往胸前衣服口袋塞,搶了個舒服的位置拿起菜單扯一張白紙寫下他想吃的食物,往旁邊傳去就準備混過這場聚會。

但現場其他人豈會讓他過得這麼美?

一進包廂李軒就拉著吳羽策霸麥去,喻文州笑笑得也跟著排隊,就連說話不過十字的周澤楷都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所有人如意算盤打得頗好,不過當楚雲秀也從自己包中掏出另一副撲克牌大喊:「聚會怎麼能少了遊戲,夜雨聲煩那個到了結束才揭曉這幾個小時多無趣,不過為了考量有人想要唱歌我們就不玩殺人遊戲,來個最簡單的國王遊戲,那邊幾個排麥的大家都是好同志,玩遊戲怎麼可以少了你們,絕對會幫你們留張牌的。」一瞬間連喻文州的笑容都幾不可見的抽了一下。

看楚雲秀興致如此高昂大家心裡都有個底,有人湊到蘇沐橙身邊證實一下,果然得到:最近電影院上檔一部許久不見讓雲秀超好評的電影,今天早上才五刷了心情正好。

一群創作者們一起玩遊戲不外乎就是把別人往死裡推坑,不過都是一些創作圈的老人了處罰還是挺有分寸,要求都不高就是怎麼新鮮怎麼來,不至於影響到工作進度,最後每個人身上幾乎都背了一身債,簡直要走不出這個包廂的門。

最後遊戲總結的時候,榮耀水板簡直要炸鍋,每個人都在截著大神們發出的微博深怕下一秒就被刪除,各個趕緊存檔以免沒圖沒真相。

大漠孤煙v:年底前完成風城煙雨為題的詩。

索克薩爾v:年底前完成一幅本次聚會的畫。

夜雨聲煩v:啊啊啊啊那個國王給我記住此仇不報非君子!還有其他人你們太過份了說到缺點全部異口同聲回答話癆你們幾個意思幾個意思!不過是年底前一篇反省話癆的文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回去立刻馬上當第一個還債的!

王不留行v:年底前「大小眼」短文。

雙鬼拍檔v:逢山二月十四給一槍穿雲一封告白情書,鬼刻年底前這次聚會的五千字感言。

一槍穿雲v:冰雪奇緣,萬字。

沐雨橙風v:嘻嘻斷後路,年底前表達對榮耀深深謝意的文,真討厭不能換成圖。

除了大神們之外也有人細心地發現藍雨編輯居然也在同時間發了差不多的微博,不過截出圖片比起斷後路更多的是好奇創作者的聚會一個編輯也跟著參加了嗎?怎麼沒有其他編輯出現就只有他嗎?

不過所有聲音都在夜雨聲煩一句:怎樣怎樣誰規定聚會只有作家可以參加的我辦的聚會我想邀請誰就邀請誰還有意見的站出來PKPKPKPKPKPKPKPK不准欺負我們大藍雨的編輯。

葉修雖然也有欠下一張韓文清的畫像,但礙於身分問題不方便斷後路就只能大家一起盯著他,最後繳交作業也是傳到QQ群內由其他人代發出去。

歌也唱了食物也吃了時間更是已經近午夜了,所有人幾乎都是鬧騰了一天,早上早起就算是夜貓子的傢伙也快抵擋不住睡意,準備離開前所有人才拿出一進門黃少天給發的撲克牌,要來看看傳說中的任務是什麼。

黑桃耽美創作

紅心言情創作

方塊逃過一劫

梅花再抽一張

所有人亮出自己的牌後微博上又是一番斷後路的PO文,前面玩遊戲一直都安全啪死的林敬言卻在最後一刻中了個大獎耽美創作,和他一路的還有葉修跟許博遠,看著寫著懲罰的白紙許博遠只想著要把撲克牌給吃了,什麼不中居然中了個耽美創作,光是創作就夠他去了一條年輕生命的,反觀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的葉修一臉淡定,點點頭後反正也不用發微博斷後路就很平靜地坐在一旁。

逃過一劫的有喻文州、吳羽策、蘇沐橙和再抽一張的王杰希,其餘全都一起去言情創作當小夥伴,最令人期待的莫過於言情的韓文清。

「大神……碰到你果然沒好事。」還在糾結著到底該怎麼還債的許博遠想到一切源頭都來自回飯店的路途上遇到這尊大神,再結合之前的合作經驗,他怒地把葉修身上的大神標籤立馬改成衰神!

「小藍同志你這般怪罪我可承受不起,我們現在可是一條船上的同伴要互助有愛同心協力。」

我這根本是被你從岸邊硬扯上船的。許博遠腹誹,但其實最後答應要參加聚會的也是自己,剛剛打趣般的怪罪還可以,如果硬要給葉修扣個帽子那又太超過。

「老葉你別以為沒斷後路我們就會放過你!每個人見葉秋一次提醒一次!這帳絕不能給他賴了,這是今晚最大收穫!」

包廂內不能抽菸又犯著菸癮的葉修只能叼著未點燃的菸捲過乾癮,談吐間不用手夾住還能安穩的不見掉落,敏銳地抓到黃少天的話中話說:「就知道你邀我來準沒好事,作弊了吧這遊戲。」

「呸呸呸我是那種狡詐小人嗎?作弊這種事情我才不屑呢沒看我都領了一個言情創作嗎?」

「葉秋你認了吧。」置身事外的王杰希現在頗清閒的還能跟著嘴上鬧騰。

「葉神我們很期待您的新作。」至於這是什麼樣的新作就不明說了。喻文洲笑道。

「嘖嘖嘖看看你們一個個都……哥是那種玩遊戲不認帳的人嗎?這單我領了不過先說我最近也忙得很,你們慢慢等。」

「老林你的我也挺期待啊。」葉修對林敬言行個隨意的三指禮,別有深意的看著他,後者笑笑搖了搖頭,怎會猜不出葉修話中的意思,不過也很官方地回答:「我努力。」

從KTV離開每個人的飯店訂的都是輪回統一給作家的那間,許博遠因為藍雨統一的關係也是在同一間,所有人就分批搭車回去除了幾個人表示要散步逛回去,當然這些人之中不會有葉修。

葉修和黃少天喻文洲許博遠一車,短短幾分鐘路程黃少天一秒不停地狂飆語速,明明已經被安排坐在副駕駛座卻完全不嫌累的轉頭聊天,葉修都在替他的脖子擔憂起說服他坐好安靜,卻是引來仇恨被猛烈集火一番。

最後在飯店電梯中黃少天難得簡短的留下一句:「老葉你一定要回來啊。」和喻文洲一起在六樓離開,電梯中只剩住在九樓的許博遠和十樓的葉修。

許博遠被黃少天最後丟下的一句話給渲染到情緒,見到葉修知道君莫笑就是他的時候只來得及從工作方面思考,後來又被葉修給氣的沒了樣,直接跳過了身為一個書迷對於葉修重返文壇的激動情緒,甚至腦中都已經覺得葉修從來沒有離開過似,不管是以一葉之秋還是君莫笑的名字那些創作都確確實實出自他手。

已經過於習慣每天逛過榮耀散文區,尋找君莫笑這個名字的帖,甚至帖帖回覆。

不是基於編輯的立場,而是身為書迷對作者的支持。

「黃少天還不知道我有參加《夏》喔?」

「欸、嗯,作家沒有問的話我們不會特意告知。」沒從自己的情緒恢復過來,許博遠的回答有些慢拍。

「喔。」

思考了一下,許博遠還是開口說:「那個……大神啊,之前見面是在工作場合所以沒來得及說,歡迎回來。」對著葉修匆匆一笑,他趕在電梯關門前衝出去道聲再見,還沒聽到葉修的回應電梯門就已經關上。

留在電梯內的葉修直到電梯到達十樓開啟門才很緩慢地低語:「……謝謝。」


 

 

 

ღ一生中最扣人心弦的四個字ღ


T.B.C.

小藍河的馬甲何時可以被扒掉呢......

评论(2)
热度(27)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