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03

關注前請先看

架空│作家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不出葉修所料,霸圖在他收到藍雨邀稿後隔沒幾天也找上他,當初趕著藍雨稿件的時候他也趁機搜羅了不少靈感,榮耀酒會結束就開始整理起筆記準備動筆,現在的他除了這個商業稿也只有在榮耀上頭更帖的事情,不過比起正式稿子還只是榮耀中遊客的他更的帖也是隨筆性質而已。

當然,大神的隨筆品質也是甩普通人好幾條街。

每天吃飯寫文洗澡睡覺,一成不變的生活只有在過年的時候多了陪蘇沐橙出門逛逛街掃掃年貨買辦新衣。然後,迎來了四季系列的第一本──《春》。

《春》的出版轟動全國,不為別的,就因為他裡面收錄了一葉之秋出版作品中的最後一篇──〈春雨欲來〉,這篇早在葉修封筆前就完成的作品現在看來更有種預告感,山雨欲來風滿樓,早在這時一葉之秋就已經有了封筆的念想了嗎?在得不到本人的證實下網路上各種版本的言論滿天飛,幾乎掩蓋了在這本書中參與的其他作家的風頭,差點要將《春》推成一葉之秋的專書了,明明他也只是二十四名作家之一罷了。

對網上炸鍋的評論葉修只是漠然一瞥,要說他沒有任何感覺嗎?大概有一些,可有什麼用?身為一葉之秋的葉秋封筆已成既定事實,接過一葉之秋板塊的孫翔也漸漸用他的個人風格改變著大家對一葉之秋的既有印象,他的才能在新人中絕對是一等一的出色,但要跟文學界之神相比那又遜色不少,這青黃不接的過渡是孫翔無法避免的考驗,是他接手一葉之秋必須付出的代價。

葉修關掉瘋魔的網頁順手地將電腦關機,套上萬年不變的外套出門閒晃。

一直居住在H市雖然不常出門也早就對附近摸了個透,諸如有什麼小吃餐廳書店這些訊息葉修不會比別人少知道,踏進一家名為興欣的小書店,這家店葉修其實早就知道,不過自從他發現這家店有舒適的小沙發供客人坐下閱讀一些未封套的書籍,他才經常跑來光顧。

興欣其實也是一家出版社,這間書店更是出版社直營的,不過在榮耀襲捲的出版界下,一些沒有打入榮耀平台的小出版社就越來越沒有生存空間,不是年年堅持著進入二十個名額內就是被市場給淘汰,而興欣就是還在堅持著的出版社。

由於近來頻繁出入書店,店裡的員工也漸漸記得葉修,今天看他進來時還友好地打起招呼,簡直當成了自己人。

照慣例先瀏覽過一遍新書區,現在當然強打風頭最盛的《春》,離開嘉世的他當然不會收到出版社給的作者書,蘇沐橙最近在趕死線他也沒去打擾她拿書,雖然《春》已經出版幾天可是除了自己的那篇他也還沒見過其他人的作品,拿起置放在最明顯地方的拆封書,葉修找個舒適的位置坐下閱讀。

這種出版社聯合的套書為了商業上利益當然是竭盡全力邀請大手,當然一些名頭不錯的新人也是有機會入選,不過那機會就跟海底撈針似除了葉修這等實力和運氣否則真難撈到。

微草出版的《春》自然不會忽略自家的「王不留行」,以風格變幻莫測出名的王不留行,這次〈漫天星辰〉走的是清新風,以小女孩童真的角度帶出春天百花爭妍下的灰暗地帶,陰鬱晦暗不明的地方借著女孩兒的無邪眼光透著微光,熠熠閃耀,細琢才能嚐出故事中帶來的深刻寓意。

除了王不留行另一個矚目點就在微草最近剛簽進的新人作家「木恩」,天才型作家。只是初出茅廬,文筆間還稍嫌稚嫩,即使如此還是不掩他的光芒,稍加雕琢絕對又是一代大神。

一本書給葉修前後翻看數次時間不自覺就晃過兩個小時,起身敲敲維持同個姿勢過久而顯得酸疼的腰和腿,他將拆封書放回原位換本新書,又在店內隨意晃蕩過後才走到櫃檯結帳。

結帳時葉修不經意掃過放在結帳小妹手邊的筆記本,攤開的紙頁上塗塗改改的痕跡頗顯眼,可重要的是他看見了上頭文章,粗略一看也沒太大感覺但突然興致來著,他就這麼開口:「那是妳寫的嗎?方便借我看看?」一手支在櫃台,一手指指他看中的筆記本。

「可以啊。」結帳小妹也不遮掩,大方的將本子遞給葉修,繼續手頭的作業。

她很快地結完帳將書裝進袋子貼上書店膠帶放在葉修眼前,也不催促他就慢慢等他看完。其實筆記本內的文章也不長,只有幾個短篇甚至有些都還沒頭沒尾的片段文字,但有些天份,即使是幾行文字也能夠讀出。

葉修將本子闔上還回,拿起自己的書,離開前給櫃檯小妹一個真心的建議:「有完整一點的文章可以試著放上榮耀。」

待葉修回到家基本上就已經將這事給忘的一乾二淨,日子照過榮耀照刷帖子照發,直到某天在他逛榮耀板塊的時候發現一個叫「寒煙柔」的新手帳號,帖子名是「筆記本內的小故事」,幾個熟悉的句子勾起幾天前的記憶,葉修饒有興致地將帖子看完也認真的給了建議,君莫笑的名字在榮耀中已經不算無名小卒,這一回覆又讓不少人跑到寒煙柔的帖子觀光,看看這位能讓鮮少回覆的君莫笑甚至給建議的人又是何方神聖。

其實寒煙柔的文筆比起網上一些長創作的人並沒有出色到哪去,只是文字間的韻律感讓葉修覺得很舒服卻不缺乏侵略性,更有一種十九世紀英國文學的影子存在,不過這種若有似無的感覺也無法讓葉修評斷出什麼。

至此葉修把寒煙柔的名字記下,偶爾看到她有新的更新也都會回覆給評,一次一次寒煙柔的文筆就這麼與日漸進,直到葉修再次到興欣書店時,寒煙柔的帖子在榮耀也算是小有名氣了。

「寒煙柔是妳的帳號吧?」葉修靠在櫃檯邊跟結帳小妹搭話,雖然他幾乎百分百肯定寒煙柔的身分,但還是意思確認一下。

「嗯,你建議過後我去找了一下你說的那個榮耀,也請朋友教我發帖。」

「妳喜歡創作嗎?」

「還好,我從小到大遇過的每個國文老師都讚過我的文筆,但我對於那些隨手寫出來卻受到讚美的文章一點感覺也沒有,就跟我無關一樣。」小妹的臉上一直掛著標準的店員笑容,葉修對她的印象也一直是這樣,可說出這句話時內心的空虛感卻溢出言表,一種徒有空殼的感覺配在一位美女身上各種違和。

不過沒愣半秒,葉修就毫不客氣地大笑,笑到結帳小妹都帶著狐疑的眼神盯著他,好似笑夠了葉修才收斂一點,音調還因為笑過了頭而有些出線地說:「學校那些學生作文的評價妳就滿意了嗎?」

小妹微微挑起一邊眉毛,沒有挑釁的意思甚至在美女的臉上看著都順眼,等著葉修繼續說下去。

「我給妳的建議妳都有看到吧,感覺如何?」

「你給的建議?」

「哦,君莫笑是我。」

小妹露出一絲驚訝表情,不過很快又恢復平常的笑容,似乎也不是太意外,說:「嗯,你說的幾個點我都有盡量去注意,看得出來?」

「當然,不過剛開始改變都還太過刻意,看起來也比較生硬,等妳習慣後就算妳不注意也會融入你的文章。」

葉修又跟她說了很多可以注意的地方,還有推薦她一些書閱讀,也問出原來她曾修過英國文學的選課,對狄更斯這類作家特別有興趣也鑽研過,所以用字遣詞間才會不自覺帶著英國文學的風格。

在兩個人相談甚歡時,一位女子走來衝著結帳小妹打招呼:「柔柔,我來啦。」遠遠就看見她在和一個不認識的人聊天,一靠近看了葉修一眼女子就直接問:「妳朋友嗎?」

「不是,只是個書店常客。」

一聽到書店常客四字女子立刻笑容滿面地跟葉修打招呼:「你好,謝謝你常來光顧啊,我是興欣出版社的社長陳果。」她伸出一隻手,葉修也從一直軟骨頭靠著櫃檯的姿勢站直了點,握手道:「妳好,葉修。」女士都自報名字了,葉修也禮貌的報上姓名。

「我叫唐柔。」一直都在聊天也沒有互相報上名字,趁著葉修和陳果打招呼的間隙唐柔也補上姓名。

「你們剛在聊什麼啊?」

「我跟他請教一些寫作的問題。」

「欸欸?請教他?」陳果把葉修從頭道腳瞧了個透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他什麼人啊比妳還厲害嗎?」

「榮耀上面叫君莫笑的人。」

「什麼!」陳果毫不掩飾的驚叫出聲,然後開始連珠炮環地轟炸葉修,「你真的是君莫笑?醉臥沙場君莫笑那個君莫笑?天啊你的每篇帖子我都有看尤其是〈風起〉那篇哭慘我了!」

相比起陳果內心的驚濤駭浪,葉修一臉淡定反倒是身體被陳果前後搖晃得頭暈,抖著聲音回道:「謝謝。」

自己如此興奮對方卻是冷淡得可以,就算萬把熱火燒在心頭也會被澆熄,陳果稍微冷靜下來,道:「你文采這麼好沒有跟出版社簽約嗎?而且還在榮耀上發帖,是沒有中意的出版社?」

每家出版社都會有著自己的風格,這風格會吸引讀者也會吸引創作者,一些有著中意出版社的創作者會在一開始就到出版社在榮耀上架設的論壇發帖,傾向如果貼近出版社的風格那被簽約的機率也會倍增。像君莫笑這種直接在榮耀內發帖的人一是沒有特別有興趣的出版社,二是純粹好玩對成為簽約作家沒有興趣。

葉修笑笑,「哥是挺厲害的,但不過發發幾篇隨筆的帖子哪個出版社要啊?」

「來興欣啊!」陳果脫口而出,葉修語調上揚的哦了,她就接著說下去:「我們出版社雖然比較小也沒有在榮耀上架論壇,可是待遇不會比大出版社差,做出來的書品質我也有信心!」

「妳就沒打算進入前二十?」

「……怎麼可能沒有,但也要有那個實力啊,納入評比的年度刊物就沒一次銷量是可以見人的。」說到這陳果就不禁惆悵,人家出版社內光靠一尊大神的書迷銷售量就可以抵她興欣總銷售量,何況有些出版社的大神還不只一尊,是該怎麼比?

「有我在前二十沒跑了。」

「欸?」

「挺有趣的啊,打入前二十這個目標,不過最終目標當然還是要搶下銷售排行第一。」葉修從褲兜的菸盒掏了根菸叼上,倒是顧慮著在書店內還沒點火燃上,「老闆娘妳等我帶著稿子上門吧。」

興欣出版社創了這麼多年還沒打入過的前二十在這傢伙口中像是信手拈來一樣,而且不只要打進前二十還想要拿下銷售第一?光聽著目標陳果都有些懵了,這可是她做夢才會偷偷夢一下的事情啊。

「喂喂喂,你這人自信哪來的啊?」

「嗯?就……實力。」葉修聳肩。

一旁一直靜靜聽兩人對話的唐柔噗嗤一聲笑出來,拍拍陳果的肩讓她消消火,一張姣好面容都被她給氣得扭曲變形了。

「老闆娘你可要說話算話啊,別到時候我帶著稿子來妳還不收我,我就要喝西北風去啦。」

「你不是很厲害嗎?還怕沒人要?」陳果咬牙道,一開始對這人的崇拜已經快面目全非。

「話不能這麼說,被妳拒收我還要再花時間到其他出版社投稿,就算一定會過還是要等審查,這不就沒伙食了嗎?」

「好啦我也該回家了。對了,老闆娘,這位唐柔小姐的文筆不錯妳可以請妳家出版社的編輯關注一下。」

「喔柔柔不用啦,她沒興趣。」

都已經跨出數步的葉修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唐柔,有些會意過來,「怎麼樣,現在還嫌創作無聊嗎?我跟妳說的那些應該都不容易辦到吧。」

唐柔雖然個性強硬,但也不是會對自己缺點堅持掩蓋的人,大方的點頭,說:「是有點難度。」

「那不成了?有機會進出版圈闖闖妳就會發現自己還有多少地方可以加強,比妳厲害的人多的是,打敗他們拿到文學獎銷售排行第一,這夠挑戰性了吧?」

「嗯,我會考慮。」

「好啦老闆娘,能不能保住這個人才就看妳自己的啦,我走了。」葉修朝她們揮揮手,這次沒有再停下腳步直接回家。

 

五月一日,《夏》發行。

四季系列的《春》爭論激烈才恰恰消停些,《夏》的發行又再引來另一波高潮,網上近來熱門搜尋的君莫笑竟也出現在作者群中,這種大手筆企劃居然採用了一名連簽約都沒有的作家,簡直是打破大家心中不成文的規定。

正所謂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不少人衝著網上君莫笑的討論買下《夏》,就為了要跟的上潮流,但對文學有點造詣的人就能看出,君莫笑收錄在《夏》之中的〈雪中夏〉跟他平時在榮耀發布的帖子質量完全不是一個層次。

這樣赫然突出的文章會讓人驚艷,卻也會覺得大概是神來一筆再無下文,一瞬間關於君莫笑的評論紛歧嚴重,腦殘粉表示這就是君莫笑真正實力,你們這些愚蠢的凡人還不快跪下膜拜,終生黑還在叫囂著君莫笑的文章憑什麼收錄進《夏》,根本就是老鼠屎。當然,後者的比例還是偏少數。

網上的評論如此熱烈,首當其衝的自然是負責出版的藍雨出版社。

身為主編的梁易春最近是忙到神龍見首不見尾,許博遠雖然沒有參與書籍製作,但最近藍雨論壇也是亂哄哄的,他一有空就會上版幫忙管理下秩序,好一段時間電腦畫面都是停在榮耀上。

只要在榮耀上逛大街就不可能不注意到君莫笑的消息,一堆他發過的帖子從第一帖到最新的一帖都被人紛紛頂上熱門,水區也有專門開帖裱和挺,會有挺的人衝進黑帖護航,當然也有裱的人衝進粉帖努力黑。

從榮耀開站以來,這等榮景曾幾何時見過,不少老榮耀人都不禁感嘆,這只能是天時地利人和才達的到的程度。

許博遠點開黑帖看沒幾樓怒氣值就直飆百分百,大絕開了還無CD不擔心沒仇恨,絕大多數為黑而黑的言論讓人根本無法忍,最後被一句「君莫笑那什麼爛文筆老子看了都吐的,他還好意思接藍雨的邀請,喔不對,是藍雨的人眼睛全瞎了嗎?居然邀請君莫笑,書是不想賣了吧。」給徹底燃了,分分鐘換號進帖跟對方掐起來。

一開始藍河的樓還被淹沒在龐大黑論之下,不一會在他爆手速的刷屏發言和突兀的標準粉言論下就被黑帖中的人給注意,開始集火起,一個人的手再怎麼樣也拼不過螢幕後那些數以百計的人,很快他的小小支持就被攻擊的體無完膚,剩下內心的倔強撐著繼續刷樓。

就在他刷得全神貫注的時候,突然一個QQ小窗彈出來,上面掛著一句”你何必呢?”

 

 

 

ღ落在你身上的攻擊比正中我的還疼ღ


T.B.C.

评论(6)
热度(17)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