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04未完

關注前請先看

不知道為什麼好想停在這句話上所以我來混更新了

CWT錄取所以不能繼續摸魚啦努力關窗,希望能成功

架空│作家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看清楚來訊人後許博遠更不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了。

藍橋春雪:??

君莫笑:跟那些人掐架有什麼意義?

葉修傳來的訊息很快,許博遠卻當機了很久,而葉修就發了這麼一句話。

他知道我在榮耀上跟人互掐?他知道藍河是我?什麼時候?為什麼知道?許博遠內心一堆問號彈幕奔騰而過,一層疊一層塞得他要窒息,以前發過的言論他都看到了?雖然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妥的發言,但突然掉馬的感覺還是讓許博遠嚇得魂不附體。

藍橋春雪:大神你怎麼會知道……

君莫笑:閒來沒事跑去水版逛街看到的。

大神你逛街逛的居然是水版?不應該是去作家版塊或者幾大文學版?居然逛到最沒營養的水版來?許博遠內心忍不住吐槽,忘了他正試圖在最沒營養的水版裡跟人講道理。

藍橋春雪:不……我是說你怎麼知道是我?

君莫笑:嗯?你不知道嗎,你當初給我發私信的時候就是用藍河。

藍橋春雪:怎麼可能!

君莫笑:你去翻寄件備份不就知道了?

許博遠立刻將視窗最小化,切回榮耀的頁面還在剛才的黑帖中,不過他早沒那個心情跟人對掐了就順手跳出去免得看了心塞,打開寄件備份最近的一封收件人就是君莫笑,不用打開內文他都知道裡面打的什麼,他發出去的十八封信是一字不差的統一格式。

簡直沒臉見人了!

許博遠猶豫著是否要直接關掉視窗裝死算了,小窗恰好又閃動起來,反射地就點開看了下去。

君莫笑:總之別再一股腦熱血衝下去和人對罵,你一個編輯會不懂網上黑粉的無腦?估計還是在上班時間開小差,這職業素養不太好啊藍河大大。」

不僅被教育還被戳破現況,許博遠一個惱羞秒回:我的自由你管那麼多!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一直以光速回覆的葉修突然三分鐘不見一個字,時間滴答流逝,他反而擔憂起來自己是不是言重了,將對話來回看過數次越看越緊張,葉修還是沒有回覆。

「藍橋,總編找你。」

「喔好!」離開前再匆匆瞥了一眼還是沒有新留言,許博遠將小窗給關掉,催眠自己對方大概只是突然有事離開,等他再回來時就會看到君莫笑的視窗彈出。

不知不覺中已是等起對方的消息。

被總編叫去交代事情,和作家聯繫,跑部門處理瑣事,四處忙完再回到自己座位時下午都過去了,辦公室內僅剩寥寥數人,沒事的都已經下班離去。

許博遠打開電腦螢幕,和離開時無一差別的畫面。

內心油然而生一股淡淡落寞,情緒來得快也散得快,捕捉到一抹蹤跡的許博遠都給自己嚇著,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小許你是電腦中毒嗎?怎麼盯著螢幕臉色難看啊。」一位準備離開的同事站在門口轉頭要道再見,卻發現杵著不動的他。

「啊?沒、沒有,陳哥你要走了啊?」

帶著做壞事被人發現的心虛感,許博遠拉開椅子馬上坐下,還匆匆把電腦上的程式都登出快快關機,帶笑朝人揮揮手。

「沒事就好,真有問題要快點去找工程師處理別拖吶,電腦不少重要資料。你們繼續加油我先走一步,再見。」

「陳哥再見。」辦公室內僅存幾位活口一致道。

其實許博遠今天的工作也在剛剛四處奔波時解決完,看著已經關機完畢呈現黑屏的螢幕,連想要偷窺QQ都辦不到,他索性收拾乾淨桌面,將手機丟進背包也跟其他人道聲再見,離開公司。

許博遠自從大學就離家在外租屋,畢業後上班地點正好離租屋處頗近是公車幾站

走路也可到的距離,而房東也有租屋意願他就果斷續租了。

即使走在人行道上許博遠還是頗遵守交通安全沒有當低頭族,只是眼睛專注看著道路和行人,耳朵卻分神著注意手機提示音,一點一點吃著流量的QQ卻安靜得令人懷疑網路究竟給不給力。

回家,開電腦,洗澡,吃飯,一系列每日活動結束,君莫笑的QQ頭像還是沒有任何反應,反倒是他負責的其他作者敲他小窗聊了一些小日常小靈感。被時間磨掉心性最後已經累得忘了這檔事的許博遠,開電視隨意轉換新聞台看看時事,結束扣除君莫笑那莫名沒了下文的小窗一切如常的一天。

 

午夜一點十分,君莫笑在藍橋春雪離線的QQ上留下一句話。

君莫笑:因為心疼。

 

早上在手機設定的循環鬧鐘下醒來,還在半夢半醒中的許博遠胡亂滑了一通才關掉鬧鈴,看到手機閃爍的小藍光順手將屏幕解鎖點開通知,跳出的QQ畫面只有一句話在乾淨的背景下顯得特別突兀,眼睛還模糊著的他揉揉雙眼又眨了眨才看清幾個字,剛醒來腦袋還一片混沌甚至花了好幾秒才將單字組成詞句。

然後就覺得自己肯定是開屏方式錯誤,一秒鎖屏。

許博遠坐在床上發呆一會,覺得自己終於清醒後才再次拿起手機滑開屏幕,一字未變。

心疼二字就像代替他漏了拍的心跳一樣重擊心臟兩下,然後突破肉壁隨血管流遍全身傳至每個細胞,著魔似的。

灰色的頭像沒有任何生氣,他卻覺得君莫笑三字鮮活的似要衝出螢幕。

葉修的QQ常年隱身,除了要找他的時候才會上線,或許是覺得掛著隱身找人於情說不過去才這麼做,也可能是覺得他不知道他是隱身當作普通上線,可在某次被許博遠無差別彈窗視破隱身後葉修依舊故我,還是只在自己要找人時上線。

許博遠想著要回話過去,這個時間點說不定葉修都還沒睡覺,但要輸入時又不知道自己該打什麼,只能停下動作。

最後一句話都沒有敲出的許博遠斷然放棄和葉修的交談,比刪刪改改還令人鬱悶的是他連字都敲不出。既然糾結不出個結果,許博遠為了不影響工作狀態也只能將這事給拋向外太空,離得遠遠,眼不見,心不念,猜測著自己沒有回應對方也不會再主動發話吧。

屬於君莫笑和藍橋春雪的時間停在五月六日的午夜一點十分,不再前進。


T.B.C.

评论(6)
热度(16)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