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04補完

關注前請先看

架空│作者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畢竟只是一介新人,還是連簽約都沒有的新人,君莫笑的風波沒有延燒多久就被零零星星的瑣事給撲滅,直到霸圖的《冬》出版也不再像《夏》一樣轟動。只是大家對這位一直沒有簽約,依然在榮耀上發帖的人充滿好奇──難道這傢伙就只打算當個網路上業餘的創作者?

在全國書迷們還在為君莫笑而喧騰的時候,葉修早就開始新書的撰寫,將成為君莫笑出道作品的文字正一點一點組織起來。

充實的生活總是讓人感覺時間飛逝,又是一年年末,冬天的冷冽已經覆蓋H市,路上行人無一不是將自己裹成個肉粽,更怕冷的人甚至穿上羽絨衣以求保暖。

不過外頭天氣如何對於一直縮在家裡的葉修而言沒有太大差別,他甚至也沒穿什麼外套,直接將被子裹住身體蜷縮在電腦椅上,只露出十根手指頭在鍵盤上飛舞。

夜雨聲煩:@君莫笑你的死線到了快出來面對組織逃避無用!!!!!@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

君莫笑:艾特我做啥?

在君莫笑回應下一排的參見大神拜大神大神好等等發言,魏為壯觀。

無浪:大神還記得大明湖畔的耽美懲罰嗎?

一槍穿雲:懲罰。

冬蟲夏草:大神大神您的首發耽美作呢客倌在敲碗了!

君莫笑:急什麼,沒嘗試過的領域總得給我摸索時間吧。

夜雨聲煩:葉秋你再扯蛋你摸索一年騙鬼去吧,我看你根本是沒有動工對吧對吧文州跟我持同樣立場我看這鐵定了!

逢山鬼泣:葉神你怎麼可以欺騙我跟羽策。

君莫笑:逢山你別鬧我一個年輕有為的大好青年什麼時候會說謊了。

大漠孤煙:哼,狡辯。

君莫笑:老韓你別,純情的你很好噠別回來錢包韓了。

將近年底,年初得到的懲罰大家早就都交貨結束,落下得還真只剩葉修一個人。別說,就連許博遠也硬著頭皮寫了三千多字的耽美散文,至於他怎麼熬過地獄的就只有本人知道了。

而最令人意外的就是長相霸氣測漏的韓文清,創作向來豪情十足的他,寫起言情竟是柔情萬種藕斷絲連,蘇得他一眾女粉絲個個求嫁,漢子們也紛紛效仿文中的男主。

風城煙雨:沐橙沐橙快站過來組織這邊揭發葉神的罪刑。

沐雨橙風:嘻嘻,我什麼都不知道喔。

索克薩爾:葉神不是會賴帳的人吧。
君莫笑:那當然不是說了我在摸索中嗎?你們一群心浮氣躁的這樣不行。

王不留行:可葉秋你還是超出時限了,該多來點懲罰吧,不然怎麼對得起其他準時完成的人?

一槍穿雲:+1
鬼刻:+2
鬼迷神疑:+3
……
索克薩爾:+50

君莫笑:你們加完沒?
大漠孤煙:還沒,+51

君莫笑:……

下面換得一排拍桌笑的表情。
夜雨聲煩:不然老葉你自己說要怎麼補償你拖稿我們來看看行不行嘛怎樣怎樣夠義氣了吧你這樣還要耍賴嗎?????

君莫笑:我寫成長篇小說但你們不可以再催我,這行?

夜雨聲煩:噢這麼乾脆的老葉肯定有陰謀大家快看看他有沒有在玩文字遊戲千萬不能給他鑽空子去了!

君莫笑:哥這麼沒信用?

夜雨聲煩:好吧好吧就信你這次可是途中要截圖證明給大家看才行!

君莫笑:行行,各位繼續玩耍我就不奉陪了。

終於結束QQ群內的洗屏活動,一堆子創作者平常編輯催稿時手速就直奔零,到了群內各個都生龍活虎都可以去跟電競選手比拼的程度。葉修大嘆人性啊,卻也認真思考還債的問題。

說實在可以輕鬆幾千字解決的事情一向精明的葉修又怎會死拖活拖拖到最後被加罰呢?可從一開始找資料到真正開始創作前他就剛好遇上了藍河那件事。

一切感覺來得太過突然,他甚至懷疑過是自己相關書籍看太多才會跟著多心。可畢竟突然關心起一個只共同工作過一次的編輯也不是他平常會做的事,對於發生這種常態外的脫序行為葉修自己也無法處理,生活二十五年他就連親情都沒感受過多少,異性間雖然沒有交往過但至少他還是能確定自己性向,而現在就突如其來地冒出個讓他失控的同性。

葉修不是不理解自己的心情,但對象是個大男人又讓他猶豫了,他可以跟許博遠糊弄過去,身為文學大神的他也可以替句子美化模糊焦點,可最後卻是什麼修辭都沒用上,最直白地將他的心情陳述而出。

沒有回應的許博遠讓葉修無從猜測起他的心態,剖析人性也不是憑空幻想,都是從一言一行中抽絲剝繭而來,對著冰冷的屏幕他也是有力無處使。

但葉修的理智讓他可以看淡,他可以做到不影響自己,卻不代表他不在意。

抱著複雜的情緒葉修也不願用理智之上的文字來鋪陳他的文章,所以他果斷放棄了耽美創作這件事,沒想到事情最後還是搭上身逃不過。

沒有更好的迂迴辦法,就只能直面碰撞。

年節過去,葉修和蘇沐澄打聲招呼說自己出遠門找靈感,他也不是第一次這麼做所以對方很快理解還祝他早日完成新作再次出道,想要和他再次合作同一本書。

葉修簡單帶個小背包就出門,掐著一張飛往G市的機票帶台筆記本直飛目的地。

抵達起先訂好的酒店葉修先用房內電話打給蘇沐澄報個平安,然後出門買了幾套換洗衣物回房丟下,又撥通另外一個手機號碼。

「喂喂聽到了嗎,小藍同志是我,葉修。」難得朝氣蓬勃的聲音。

「……葉神好,你怎麼會用G市電話打給我?」

「那當然是因為我就在G市啊,答案都這麼明顯了還推理不出來這樣不行。怎樣,盡個地主之誼帶玩一把如何?」

「有你這樣直接打電話要人帶玩的嗎?我是編輯不是導遊!」隔著電話許博遠似乎更敢講了,吐槽也不放在心內。

「嘖,不是說南方人都熱情好客嗎?小藍你該不會是假G市人吧。」

「我是土生土長G市人你不要汙衊!」電話那頭傳來物品碰撞的叮噹聲,然後一些嘈雜人聲,有隔著一層物品的感覺,葉修猜大概是手摀住話筒了,然後許博遠的聲音再次傳來:「大神你在哪家酒店?」

「XZ酒店,你要過來?」

「不然呢我說我在哪你會知道?不算太遠你二十分鐘後再到飯店門口等我,不要太早下來天冷。」

「哦好,小藍真貼心。」

嘟─嘟─嘟─

「嘖,居然掛我電話。」放下室內電話,葉修把筆記本搬出來插電開機,搗弄沒多久就趕緊披上外套下樓了。

他可不好意思讓許博遠等,畢竟現在還是得累積點好感才行。

  

 

  

ღ感情慢慢萌芽,卻在一瞬清明。。ღ


T.B.C.

葉修衝刺吧──

评论(5)
热度(23)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