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05

關注前請先看

廣東美食跟酒樓介紹感謝群內阿誄提供!我不敢艾特人>_<

架空│作者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走出飯店還沒有看到許博遠,葉修點起菸在門外晃蕩,不得不說南方冬天就是好,他在H市可能還要穿兩件外套加圍巾的天氣這邊卻一件外套就差不多了,避冬的好地方。

下午時段不時出現大遊覽車停在門口,都數過兩團國外旅客一團國內旅客他才終於看到一臺自小客車停在門前,窗口向下降引來葉修的注意,然後就聽到裡頭傳來聲音:「葉神這邊!」

葉修快速將菸蒂丟到飯店門口的垃圾桶溜到車邊,開門坐入副駕駛座,評論了下:「真不錯還有車,再來個房就可以娶妻啦。」

「全家出遊方便就買了,平時放在家中也不常開。」提醒一下葉修繫好安全帶許博遠就趕緊將車開離飯店門前,畢竟這種地方不便久停。

「抱歉你等很久嗎?」

「不會,待在房裡沒事我就先出來外面晃晃。」

葉修對這事真心不在意,反觀許博遠就沒那麼輕鬆,他只好暗暗記下人太好這個標籤,下次肯定要貓起來等人到才能出現。然後趕緊轉移話題:「你們G市不是美食天堂嗎?隨便帶我吃幾個推薦的吧,我沒查過資料。」

「……出來旅遊卻沒事先查資料嗎?」許博遠無言,這大神還能靠譜點嗎。

「臨時起意來不及,而且我也不算旅遊算工作吧。喔對,我能開窗戶抽菸嗎?」葉修摸摸褲袋的菸盒,不知為何就是忍不住一直犯菸癮,下飛機到剛剛已經抽掉四根心裡卻還是針扎的難受,腦袋也昏沉沉。

許博遠快速瞥了葉修一眼,又專注回路況,一邊看著路邊店家,「很不舒服嗎?剛剛在酒店外才看到你在抽。」

「還好,就是想抽而已,你介意的話我就不抽了。」

注意力飄向窗外,手肘架在窗邊支著臉頰,犯了菸癮的葉修有些萎靡但理智上還是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樣子看起來不要太明顯。不過許博遠工作場合上也有不少人有抽菸習慣,犯菸癮的狀況他也略知一二,找到一間便利超商他將車子靠邊停,解開安全帶跟葉修說等他一下就衝下車。

不知道他要做啥的葉修喔了一聲,乖乖待在車上看他衝進便利超商,想他大概口渴之類吧,然後很快就看到人從超商走出來,手上也沒有看見水瓶。

開門上車,許博遠伸出手遞給葉修一條薄荷味無糖口香糖,「吶,嚼嚼口香糖吧,對抑制菸癮應該有一點用。」

「啊?其實你不用這麼麻煩,你說一下我忍忍就過去了。」這麼說著葉修還是接過口香糖,人家都買來了而他也確實需要點東西轉移注意力,「還是謝啦。」

「看你菸癮不小硬要忍會不舒服吧,還是嚼點東西比較好,要戒菸的時候也可以試試挺有用的。」
「看不出來你經驗挺豐富的感覺啊。」

「只是身邊也有習慣抽煙的人而已,對了,去酒樓吃行嗎?你有去過嗎?」

「其他地方吃過,G市的倒還沒機會嚐嚐。」

「怎麼可以沒吃過G市的酒樓!等等我推薦你幾樣經典的,吃了保證再也吃不下別處的。」

看許博遠得瑟得尾巴都要翹起來的樣子,葉修噗嗤一聲笑出來。

「笑什麼啊你。」許博遠微微嘟起嘴,不似網上那些賣萌的女生照片,放在男生的他身上一點也不違和,甚至讓葉修的心跳漏了拍。

「沒、你聽錯了。」

輕哼一聲,許博遠沒打算跟葉修進入無止盡幼稚園小孩般的對話。

許博遠選定的酒樓離葉修住的酒店不遠,很快便到。三層樓的建築不高,古色古香的,紅色為主體的色調不顯得過度艷麗反而帶著貴族的氣息,出入的人還不少,看起來就是一間頗有名氣的店。

將車子停在附設停車場,兩個人進入酒樓內等待帶位,葉修四處看了下還有幾個位置。

「沒想到沒訂位還能有位置啊?」

「我們已經偏離正餐時間了嘛。」

葉修打電話給許博遠的時候就已經過了正午的點,這樣四處折騰一下都已經一點半了,不少只賣中餐的店家有些都準備收拾了,也就這種大餐廳還在營業著。

「我已經吃過了,葉神呢?」

「喔,還沒。」本來就是找著人要準備蹭美食的,葉修就沒有吃午餐了。

「那等會多拿點東西吃,隨便拿,每樣都很好的包你不會被雷。」說著說著又得意起來。

其實當推車過來時葉修都還沒伸手,許博遠就已經快狠準要了四籠蒸物,蝦餃、鳳爪、干蒸、清蒸排骨,小桌立刻豐富起來,各具色澤的食物擺出來光是看著就讓人垂涎欲滴。

半透明的澄麵皮透著一整隻蝦的橘,一口咬下軟嫩的皮和扎實的內餡充滿口腔,不多的湯汁也不會讓餃子太過乾硬,每一點都恰到好處。排骨鮮美的肉質,咬下立刻骨肉分離的軟肉更是極品。

珍餚加上空腹,葉修覺得自己此刻品嚐的就是人間美味,一點也不為過。

酒樓中的食物一籠四個,不多不少,而此刻葉修更是一人獨吞三個,還一個接一個手口不停,動作流暢。

吃完大推的四樣經典,喝幾口普洱茶潤潤喉,葉修又再點了幾樣特色,已經吃過的許博遠都是意思吃一個幫葉修消化點,不然一人一籠很快就飽了也吃不了太多。

把胃給塞滿的葉修一臉滿足,就算是外食族的他平常也都是隨便吃吃,很少這樣正經找美食,要不是許博遠帶他來大概就算他在G市待上一個月也會懶得過來吃。

「別說雷了,一頓吃下來沒一樣覺得稍差,個個美味。」連普洱茶都清爽得他恨不得把胃部每個空隙填滿。

「怎樣,羨慕吧,住在G市可是時不時就能吃呢。」

看葉修吃得滿足許博遠也開心,就像與有榮焉的感覺。

「是是,看來我以後可有口福了。」

「嗯?大神這是要久待的意思?」

「不是說了我來工作的嗎?在工作結束前大概都會待在這邊。」又喝完一杯茶,葉修拿起茶壺再給自己添上一杯。

「是指定工作喔?」

就像范仲淹的岳陽樓記一樣,現在文人也偶會有被邀請書寫地方景色的工作,像Q市不少特色都是借大漠孤煙筆下文案讓全國知曉,H市的景色一葉之秋自然也貢獻不少墨水,不過這都只是剛好出版社在當地的地利之便。像B市邀請一葉之秋的例子也不是沒有。

「不太算,就只是來這找找靈感。」

許博遠靈機一動,想起葉修某部荒漠作品,「啊!《丹青征途》網上有傳你為了情節描寫特地到大漠去,而且有在沙中船留下物件是真的嗎?」

「大漠是真去了,但在沙中船留下物件就只是故事而已,真這麼做豈不是亂丟垃圾了。」

葉修表面一派輕鬆,還能跟許博遠逗著,卻暗自因為對方記得自己的文字而開心,從事創作這麼多年,不少次因為讀者記得幾年前自己曾經書寫過的片段而獲得動力,有感謝有感動,卻是第一次慶幸自己從事創作。

「那你這段時間都住酒店?」

「不會吧,大概還是要租個屋子,可真來得太匆忙連租屋都還沒找,暫時要跟酒店為伍了。」

「……這是家裡有怪獸趕著離開躲避嗎?你就不能好好查資料好好找個房子再出發?大神你錢多也不是這樣花的。」許博遠深感身分差異,人家酒店是隨便住,他連出遊挑酒店都是怎麼便宜怎麼來,累愛。

「我平常在家也不怎麼花錢,偶爾為之。不然小藍給我建議個好租屋讓我早日脫離酒店寄居生活?」

「這麼突然得哪裡找租……」許博遠一開始還中氣十足,中途氣越來越弱,到最後噤了聲。

「嗯?」葉修疑惑一聲。

「好吧……我還真有頭緒……」一秒打臉,許博遠都覺得自己臉有些熱熱疼疼的了,「我在公司旁的租屋處對門好像剛退租,房東也來問過我有沒有朋友要租。」

「哇!小藍實在太萬能!編輯兼導遊兼租屋員,快全職了讓我跟著你吧。」葉修真沒想到隨口說說,不只有了屋子還在許博遠對門,這不是地利就輕鬆得到了?

「我是編輯!不要隨便給我加職業!」許博遠怒道。

「好好不亂加,我還要靠小藍才有棲身之處呢,可憐可憐我吧。」

「你可以繼續住酒店,錢又不是花我的。」

「別──中國人要有勤儉持家的美德,能省則省。」

看葉修一臉嚴肅,雖然知道對方還是在跟他打哈哈,許博遠也無法繼續假裝生氣,只好回歸正題:「那我再和房東連絡,有人搶先租了也說不定,不要抱太大期待啊,價錢跟詳細我之後再跟你說?」

「哦那些沒差,如果沒人你就直接幫我跟房東說我租了,順便跟他約時間簽合約就好。」葉修對價錢還有房子細項不在意,在許博遠對門這事可是可遇不可求,只要房子別住一住垮了都好。

「大神……說好的中國人勤儉持家的美德呢?貨比三家啊。」

「你看我多住酒店一天就花了比租屋多幾倍的錢,這樣來回算來有便宜到哪去嗎?不過我是玩文字不是玩數字的人,叫我算我也不會算。」葉修兩手一攤,擺爛。

許博遠輕地搖搖頭,看葉修的雙眼都發直了,他已經不相信這尊大神會有靠譜的一天了。

聊天消化食物的期間葉修又多拿了一籠干蒸,他表示這東西好吃的就算他平時不忌口也沒特別喜歡的食物還是直想再吃。

吃飽喝足葉修刷卡結帳,本來許博遠還想要盡份地主之誼請客,但葉修強硬表示他只要帶他趴趴走就好,花錢事他自己來。

在酒樓吃飽喝足葉修的胃也沒有其他空間可以塞食物,許博遠就沒有再帶他去找美食,只開著車隨處晃經過些特色古厝葉修有興趣就下車逛逛,最後傍晚葉修表示要買些食物回酒店當晚餐,兩人才又開車往一些特色小吃跑,滿載而歸。

下車時葉修認真和許博遠道了謝:「今天占你一下午的時間抱歉,下次讓我請你吃頓飯吧,來H市玩也可以找我當導遊,住了這麼多年我有把握可以當個好導遊的。」一手架在車門上身體朝車內前彎,不知道的人看到還以為搭訕什麼的,葉修完全沒有意識到。

「有機會的話就麻煩了。」許博遠很客氣的回答。

兩個人道別,一個開車反向離去,一個踱步進酒店。

 

幾天後許博遠結束年假從家中回到租屋處,和葉修說好那天他就已經打電話跟房東提過,確認還沒有找到租屋人選趕緊先和他預定下來,直到回屋才和房東詳談。

因為都是長時間的租賃關係了,兩個人談起來也頗輕鬆,葉修的意思就是全給許博遠處理了他就負責出現、簽合同、搬家。而許博遠認真的個性又怎會隨便弄弄,又是參觀房子四處檢查又是確認物品是否損壞,照著自己要租的規格下去走流程。

直到一星期都快過了他才終於和葉修連絡,後者表示自己搭車過去就好,拿了地址就直接和房東約了簽約,速度快得房東都覺得之前那些繁複的檢查簡直是錯覺,不過如果真讓葉修來肯定是今天談今天簽的節奏。

好在葉修快歸快,合約還是有認真看過,也和房東有些討論,不然許博遠都要檢討自己怎麼沒先看過了。

最後葉修和房東簽了一年的短約。

這是他給故事設定的時間,也是給自己設定的時間。

「明天就可以搬進來了吧。」拿著簽好字的合約,葉修離開前再確認一次。

「可以,如果你急的話今天也可以搬了,就是東西沒有齊。」房東說。

「那我明天再來吧,今天酒店都已經續住了。」

葉修拎著租屋鑰匙打車回酒店,工作一會就洗洗睡了。隔天一早把房給退掉,帶著他到G市買的幾套換洗衣物和工作用具筆記型電腦一臺抵達租屋處,看著對門許博遠的家淡淡一笑,打開他未來一年的家門,正式入住。

在屋子內大致清點一下,一些大型家具都備著,就是床單小配備等還需要自行添加,葉修把清單列好椅子都還沒坐熱就趕緊出門,準備在中午前把所有事情處理完,並不打算把一天時間都耗在這。

其實葉修對生活上的要求真不高,需要補充的東西也不多,反正只是短短一年,他又是個生活某種意義上很規律的人,很多東西現在買了也不知道用不用的上乾脆需要再說,所以其實四個小時還是綽綽有餘的。

葉修將家裡稍微整理完東西擺放好,中午時在租屋附近閒逛,算是熟悉環境讓他這外食族可以存活下去,看到幾樣賣相不錯的食物撒手就坐,輕鬆解決一日午餐。

一切事情都處理完葉修自然又宅回家裡,繼續工作,一個下午說快不快在他敲下稿子最後一字時,悄然而逝。

叮咚──叮咚──

租屋自帶的電鈴響起,葉修放下手邊還是初稿的文件叼著菸絲懶散走去開門。

上班剛回家一身風塵僕僕的許博遠站在門外,跟葉修打聲招呼。

葉修對他點頭,將嘴中的菸夾在手上,「怎麼一下班就來按門鈴,先說我可沒飯給你蹭喔。」

「……大神要點臉,我這不是來跟新鄰居打聲招呼嗎。」

「哦哦,失禮失禮,容我重來一次。」葉修打直腰桿,雙手貼腿,敬禮,「許博遠先生,接下來一年請多關照。」

 

 

  

ღ未來的日子,請多關照ღ


T.B.C.

葉神第一次叫小藍的真名了。

评论(10)
热度(26)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