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06

架空│作家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關注前請先看

 

 

 

 

基本上葉修和許博遠的交集並不多,畢竟一個上班族一個家裡蹲,而許博遠回家時間特不固定,葉修又是只有吃飯時間會出門的傢伙,要讓兩人相遇談何容易?

但再不容易,只要上蒼願意,偶遇可以多到當飯吃。

週五下午葉修休息時拿起白先勇的《孽子》精讀,直到近八點將書頁給闔上看眼時間才發覺自己又不小心錯過晚餐時間,而沒了精神上的充實,生理上的飢餓感隨之而來,這才趕緊帶上錢包出門找糧。

一打開家門正好對上走上樓的許博遠。

「下班了啊?」

「嗯,你現在出門?」

「對啊吃飯去。」

「現在?你都這時間吃晚餐?」許博遠抬手看眼手錶,驚訝道。

「剛剛看書不小心忘了時間而已。」

葉修弄了弄後腦勺的髮絲,嘴上叼著菸還是那人看人想打的笑容,眼眶下一抹淡青色一看就知是熬夜慣犯。而現在看來還是個外食族。

許博遠問:「來我家吃嗎?我也還沒吃晚餐,常吃外食對身體不好。」

「你要煮飯啊?」

「雖然比不上外面館子但至少健康些,可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許博遠從公事包拿出鑰匙,開門,將鐵門壓著牆問:「來嗎?」

看許博遠開門邀請的姿勢,葉修捻熄菸尾,暗思機會就在眼前,錯過何止對不起自己簡直該天誅地滅,道:「小藍盛情邀請我怎麼能拒絕呢,就讓我蹭一頓啦。」

「你妹!誰盛情邀請!」走葉修後關門的許博遠還不忘罵上一句。

葉修呵呵一笑,連腰都懶得彎就用腳蹭掉鞋子,踩進許博遠家的木地板。

許博遠的家被他整理得乾淨,雖然有些紙箱堆疊在牆角,卻也堆疊得整整齊齊,不顯髒亂。客廳一張雙人沙發跟小桌,旁邊廚房外擺著張餐桌兩張椅子,再進去就是廁所和臥室,許博遠招呼葉修坐一下,他就炒幾樣小菜,白飯是早上就提前煮的所以很快。

可葉修也嫌坐著無聊,他就跟著許博遠走到廚房,看人繫上圍裙捲起衣袖,一副大廚的架式看就知道是個常下廚的貨。許博遠在冰箱挑著菜也沒個準兒,就問葉修:「大神你比較有喜歡吃包心菜還是空心菜嗎?」

聽著兩種菜的名字葉修愣了一下,然後動了點小心思,「包心菜吧。」

許博遠喔一聲又挑了樣肉,幾個配菜,開始清洗。

「有我可以幫忙的嗎?」

「欸,大神你會嗎?」

「我雖然外食族但好歹在外生活十幾年了只是懶得煮飯,一些簡單的還行,小藍你這麼看不起我行嗎。」

葉修這麼一說,許博遠緊張地回頭想要解釋,但在看到他十年如一日的笑容時,話頭立刻改成:「怎麼不行?」

「我很受傷啊!」

「你要騙人好歹認真做的樣子……」

「這是大人的沉穩。」這時再配根菸就更好了,可惜沒有。葉修暗嘆。

「大神要點臉!」

「看看你就這麼容易撩撥。」

葉修嘖嘖幾聲,然後被許博遠推出廚房,「我很快就弄好,大神你繼續待在這我怕等會刀子就往你身上招呼過去,你還是去外面等著吧,無聊可以開我筆記型電腦用。」

被趕出廚房葉修也無奈,許博遠家沒有電視大概是平時用電腦看網路電視就沒買了,所以就算葉修想隨意轉轉電視也沒門。只好乖乖摸向他的電腦,開機。

雖然葉修筆下一名名為夏弦的角色被譽為小說界最沒下限的角色沒有之一,但他本人不是沒下限,只是沒下限起來不是人,開許博遠電腦時沒有亂瞄,直接戳著瀏覽器打開榮耀網頁。

今天一起床就開始嗑書的葉修雖然開了電腦卻還沒逛版,打開榮耀自然是許博遠的登錄狀態,反正葉修也沒要留言只是隨便逛逛就沒把帳號給登出。

在幾大論壇中遊蕩,年節剛過出版社那是專注紅包一萬年的存在,大批新書攻入市場,一個個公告晃的人睜不開眼,稍微看過幾個出版社葉修都不禁為廣大人民群眾的荷包點個蠟,當然他也是其中之一。

一點進霸圖論壇葉修立刻被一個熟悉的名字給吸引目光,新書公告上大大的「冷暗雷再開新連載《窮途陌路》,新手法新劇情還有從未嘗試過的主角設定,人性的黑暗社會的殘酷,你知曉多少?」

「唷,老林這還挺認真的,入霸圖不到兩個月就開新連載啊。」看著試閱葉修一邊唸叨,剛好被端著菜走出廚房的許博遠聽見,「大神說誰呢?」

「冷暗雷。」滑鼠滾輪轉動頁面繼續向下,「新連載《窮途陌路》,我看了下試閱這次是學偵吶。」

「啊?學偵?我記得冷暗雷之前的作品都是警方的私偵吧?」許博遠放下一盤家常小炒,拿出湯墊為等會熱好的湯做預備。

「是啊,換了出版社連角色都作新的嘗試,看來新作會有一番改變,真令人期待。」

除了冷暗雷的新作,微草小孩高英杰也開了他的第一部連載,看來是在《春》中收穫不少好評,讓出版社打足了信心。

「大神可以吃飯了。」終於端出最後一道湯品的許博遠招呼著葉修上桌,他立刻將網頁給關掉,滑鼠移到右上角紅色小叉叉時剛好看見登陸帳號的名字──絕色。

葉修動作不停,一點也看不出他又意外扒了許博遠的一個馬甲,將電腦關機收回袋子,然後暗自記下名字,咚咚地奔到餐桌邊。

兩菜一湯,樣式少了點可分量已經夠兩個大男人配飯吃飽,看著桌上色相俱全的菜色,葉修手上的筷子都有些按耐不住要品嚐味兒了,但還是等著許博遠從廚房脫下圍裙走過來坐下。

「大神怎不動筷?」許博遠看一眼桌上的菜,跟平常一樣還算可以啊,不至於看了就沒胃口吧?

「等你啊,我看得都口水直流了。」

「那還不快吃。」許博遠幾不可見地臉紅了。

主人都下令了葉修自然不會客氣,一口白飯一口菜,吃得滿嘴油光嘴巴還要擠出空閒來稱讚幾句。

「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新一代好男人啊!」

「不過是幾道家常菜,葉神你太誇張了。」

「我一直想說……」葉修停頓一會又夾了口菜配飯,完全嚥下後才說:「你一直葉神大神的叫,聽起來生分又有點逆耳啊。」葉修握著筷子的右手握拳架在桌上支著臉頰,歪著頭難得面無表情地看向許博遠,或許不叫面無表情而是太過認真,認真得連常帶的嘲諷笑容都沒了。

「欸、這,和同事之間講話都這樣稱習慣了,如果讓你不舒服我道歉,我會盡量改的。」對待任何人都謙和有禮的他對於別人的觀感更加重視,平常也算是擅長察言觀色了,可葉修這個人臉上根本看不出喜怒哀樂,許博遠才這麼沿用稱呼也沒有改的意思。

無法輕易摸著的想法,深不見底的心思,時不時給他帶來無力感。

葉修的認真沒有維持幾秒鐘,表情轉換之快彷彿剛才都是一場錯覺,「你不用那麼緊張,我沒有生氣,除非你的稱呼中真的帶著諷刺意味嗎?」

「才沒有!我是真的尊敬大神!」一個緊張又脫口而出。

「看看,又叫大神了。」像是教導小孩話一樣,葉修特意放慢語速,一字一字咬字清晰,口型標準的說:「叫我葉修。」尤其強調最後兩個字。

「……葉修。」總覺得拗口。

畢竟之前就算稱到名字也是葉秋大神的叫,真正知道葉修這名還是幾個月的事情而已,為了改口許博遠又在心中默念數次葉修、葉修、葉修……

「這麼叫不是很好嗎?你就別把我當作文學家而是當成你的鄰居或者你願意的話朋友也行,反正我們現在又沒有工作關係。」葉修臉上浮上笑意,很淡很簡單的笑,不是一慣一邊嘴角微勾的嘲諷笑容。

許博遠心想:他也能正常的笑啊,還挺好看的,為什麼平常就那副想讓人砸他的臉呢?

吃完晚餐葉修表示洗碗讓他來,名義上是蹭了一頓飯總要有點回報,將碗盤洗淨放在籃子晾乾將手給擦乾,葉修差不多也準備離開。

「今晚謝啦,手藝真好不輸外賣。」

「那是你不挑,不過能自己煮就盡量別吃外食了,外面餐廳有些用油都不知道回鍋幾次,菜也不清楚有沒有洗乾淨,還有衛生之類的,總之少吃點。」天性使然,許博遠不知不覺又多嘮叨幾句。

「一個人總覺得隨便吃吃填飽肚子就好,而且飯菜量也不好抓,不然下次小藍賞個臉讓我獻獻手藝?」

「大、葉修你要下廚?」差點又大神脫口的許博遠緊急踩了煞車,雖然剛才葉修也提議過要幫忙,可他猜想那也只是些簡單的洗菜,沒想到這尊大神還真能做飯。

「在外生活多年總要稍微點一下生活技能,不過肯定沒你那麼熟練就是。」在這方面葉修是少有的謙虛,在專業的地方他是有實力所以敢說話,雖然總會把人氣成啞巴可句句都是實話實說,對於自己的弱項他還是很有自知之明,也不會浮誇。

「那就承蒙你邀請。」

在這之後,葉修和許博遠開始了互相到對方家中吃晚飯的習慣,有時許博遠晚回家也會和葉修報備一聲,除非是他在公司吃飽飯,不然葉修都是一致回答等他回來一起吃。

自從許博遠吃了葉修三次煮的一模一樣的菜色後,終於發現他其實也只會這幾樣而已,最後還是把下廚的事攬上身自己來,而葉修就是負責把自家冰箱給填滿讓許博遠不會為無米之炊。

 

四月葉修回一次H市,正式和興欣簽約,還有掃墓。

新書的稿子在三月就已經交出,可因為葉修表示四月會到H市就把簽約時間後延了,所以簽約的時候已經敲定出書時間,就在學生黨放假的八月份。

因為一開始是陳果發現葉修,而且又是難得簽到如此有名氣的作家,她本人堅持著要親臨簽約現場,其實也就只是興欣出版社的會客室。

由於這次再出道葉修直接使用本名而不是先前的葉秋,再之後肯定也會被發現,所以在真正和興欣簽約前他就自己將所有事情秉實以報。他和興欣講的事情跟和許博遠說的相去無幾,對於不重要的部分就省略不談。

身為葉秋死忠粉的陳果在知道葉修就是葉秋的瞬間激動得不能言語,在葉修的言語中暗自猜著他封筆的苦衷,雖然本人沒有言明陳果卻已經相信著自己的推論一秒變身嘉世一生黑。

先是葉修就是葉秋的勁爆消息,再反應過來現在葉修是在他們興欣名下的簽約作家,陳果被一而再再而三的驚喜衝的整個人都昏了頭,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

坦承時間結束,而興欣方面也接受了葉修,陳果更保證他會盡力幫葉修處理後續相關問題,葉修只要專心創作就行,兩方愉快的開始簽約。

「還能再看到葉神的作品,而且有幸擔當責任編輯沒有比這更令人感動的了。」身為興欣派給葉修的責任編輯,伍晨在看見葉修簽下合約時內心還是不住感慨。

「有一個如此認真的責編才是我的榮幸。」

葉修瀟灑幾筆落下名字,將合同各自收下,又和伍晨對於此次收錄的散文內容多番討論一會,才道別離去。

這次在H待上三天,葉修自然要回到家中,許久不見他的蘇沐橙開心地自己下廚煮出一大桌菜餚,最後葉修吃到飽嗝不止還是沒能將菜盤清空,苦笑著說:「真是的,就兩個月不見妳也太誇張了。」

「兩個月很久的。」蘇沐橙嘟起嘴抗議,這畫面要放上網去肯定分分鐘轉發百萬,可能還會有人怒吼著要揪出讓她露出這個表情的傢伙。

「妳要是想找我也可以來G市,前提是別帶著一身稿子奔跑。」

「真的嗎?不會打擾到你?」

「妳來怎麼會打擾我?但切記先把稿子解決了再來啊。」

葉修伸手輕敲一下蘇沐橙的額頭,就怕這丫頭光想著找他把工作放一邊去,最後還要壓著死線熬夜趕稿。

蘇沐橙笑嘻嘻地吐了個舌頭,對葉修行個禮,說:「報告長官,屬下遵命。」

隔天一早兩個人著裝正式,搭車前往南山公墓。

下車後蘇沐橙在附近花店買了一束花語是自由的天堂鳥,葉修看著她抱在手中和其他人不一樣的花束笑而不語,有時總覺得這樣的創意也就她們兄妹倆會想的出來。

對著蘇沐秋的墓碑,上頭黑白相片上的笑容是他們所熟悉的,想用相機留下瞬間奈何最後時間就這麼停留在這一刻,在這場事故之後葉修的作品有了極大變化,那是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書寫的出的深刻。

這事只有從他未出道前還在網上博客發文的那個年代就追著他的書迷會知道,而且還僅限觀察力足夠的人,至於其他在一葉之秋於榮耀風靡後才追隨他的人所知道的,只有立於文學界巔峰的神。

葉修總認為如果蘇沐秋還在這世上,文學界之神這種稱呼也不會落到他身上來,不只因為他的才能,還因為葉修會有這樣的成就,裡面是包含了蘇沐秋的存在,是蘇沐秋造就了現在的葉修。

而現在,他要讓世人知道這麼一個人。

葉修低喃:「讓我來寫你的故事吧。」這故事不會有完善的一天,因為他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寫出蘇沐秋的故事,可他想要讓全世界知道,曾經有這麼一位天才的存在,而現在的葉修也是依靠這位天才構築而成的。

聽到葉修的低喃蘇沐橙回過頭,好一晌才反應過來,輕聲說:「你打算寫出那個嗎?」

葉修點頭,摸摸沒有熟悉的菸存在的嘴唇,「可能會被沐秋笑吧。」

「怎麼會,你肯定可以的。」

「是嗎?」葉修也不敢給出肯定的答案,因為這事已經沒有人可以說準。

兩個人對蘇沐秋道聲再見,離開公墓返家。

葉修在家裡又住了一晚,第三天早上才飛回G市,離開前蘇沐澄還興致勃勃叫他等著她去G市找他玩耍。

短短三天,葉修卻覺得好似無比漫長,回到住屋門前他甚至有恍若隔世的感覺。

打開鐵門,輕脆喀噠一聲,昭示著主人的回歸。 

 

 

 

ღ一日三秋不是誇飾ღ


T.B.C.

我也要吃小藍煮的飯!!!(敲碗

评论(5)
热度(24)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