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07

架空│作家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關注前請先看

 

 

 

 

在這個電子書日漸風行的年代,出版社就算沒有在榮耀上架設論壇,也會自開網站作為電子平台,而已經成為興欣簽約作家的葉修自然創了個帳號在自家出版社網站,關於連載作品那都是必須用出版社帳號刊出的。

至於榮耀上君莫笑突然的消失,有人很快發現,開始四處搜索,不下一天就馬上被人扒出君莫笑註冊在興欣出版社的網站內,正式成為簽約作家。

正式出道的第一本書還沒有發行,而君莫笑也還沒有開始在網站上發文,可關注人數卻馬上逼破興欣內的連載作家,不得不說君莫笑在榮耀掀起的浪潮還是不容小覷。

從榮耀創站以來,出版社開始一種會員制的觀看制度,每位作家的版塊想要觀看發文都必須是繳費的會員,對有些不想觀看作家平時小作的人而言也有購買章節閱讀的制度,方法還算多元。

當然除了電子書,還是有大眾喜歡實體書籍,不過實體書籍的出版就會比電子書要慢,畢竟排版繪圖印刷等作業都是一番功夫,也正是實體書吸引人的地方。

葉修和伍晨經過一個多月的商討,終於定下新一部連載小說的內容走向和劇情大綱,又經過兩個月的架構和設定,直到君莫笑終於開始連載時,關於八月即將出書的散文集都已經開始在網站內發出文篇。

 

《傘人》

「吾一江湖散人,手中之傘但求聚人不為殺人。」

被迫出山的隱世高手莫言,在風雨飄搖人心徨徨國家動盪的時代中行走江湖,看一把傘一個人,如何轟動武林。

 

從H市回來後葉修就忙得神龍見首不見尾,偶爾要不是許博遠過來敲他家門,他都還會忘記晚餐時間。

幾次過後許博遠就乾脆每天都到葉修家煮飯,順便盯著人吃飯,一瞬間讓葉修覺得太過幸福也是種困擾,因為某天通宵到早上十點才爬去睡覺的葉修一路睡到晚上,許博遠下班來按門鈴半天沒有回應,猜想葉修有沒有可能是出門了可又覺得人應該會先跟他說一聲,抱著嘗試的想法打了幾通葉修家裡電話還真把人給炸醒了。

那含糊的口齒和暗啞的聲音一聽就知道是剛醒,而依照葉修的尿性肯定是熬夜到不知道幾點才睡,這樣糟蹋身體的作息讓許博遠簡直不能忍。

可僅僅是葉修鄰居的他,有那個資格管嗎?

私下也追蹤著葉修在興欣的版塊,許博遠知道他最近的日更甚至二更三更,勤勞的作者總是會受到讀者的喜愛,尤其葉修就算如此頻繁地更新品質還具有一定保證,堪稱業界良心。大概可以猜出葉修如此勤奮是為了累積起人氣,在他還是一葉之秋的時候更新速度也都讓人望塵莫及,但至少沒有像現在這樣不要命的熬夜,他也不再是二十歲的年輕小夥子,生氣之餘許博遠感受到的更多情緒是不捨和心疼。

但最後還是忍住沒有一番訓話。

『葉修我在你家門外。』

『……等我一下。』

一分鐘後葉修打開門,頭髮亂糟糟的一手還在努力壓整齊,下巴帶著剛冒出頭的青色鬍渣,衣服倒是沒有扣錯鈕扣之類的事情,克制住哈欠聲音卻有點走調地說:「抱歉你先進來吧,我去洗把臉。」

替許博遠開門後葉修就自己盥洗去,後者也是輕車熟路的關門鎖門往廚房摸去,一邊分神處理菜葉。

等葉修再次出現在許博遠眼前時已經換回平時那副慵懶的皮囊,只是眼中帶著的深紅血絲,昭示著主人不甚良好的狀態。

「你在門外等很久嗎?」問完葉修又小小打了個哈欠。

許博遠搖頭,說:「我按門鈴看沒人來開門我就打電話了。」

「哦,下次再這樣你可以自己吃不用管我。」

精神不濟讓葉修更無法忍受菸癮,剛回房間就帶著包菸出來,動作熟練地從菸盒敲出細菸,咬上,打火機蓋子啪噠一聲掀開,唰地點火。

以往只要許博遠來他家葉修都會盡量避免抽菸,有時甚至提前一個小時就會停菸讓菸味散去,不過他大部分也都窩在房裡抽所以狀況不大,今天就是個突發狀況特殊案例。

再不抽菸他連能不能站在這都是個問題。

「看你這樣早餐午餐更不可能有吃吧。」許博遠手持鍋鏟翻攪菜葉,將鹽巴蒜頭的味道充分混和進蔬菜中,暗下神色還努力保持平穩的語調,不讓自己的語句有過度起伏地說:「雖然我或許不該管這麼多,就當我一個編輯鄰居說幾句,我是不知道興欣給你的工作量,但照常來說應該是可以讓作家維持正常生活節奏的分配,只要不是過度荒廢日子都不至於要通宵成這個樣子吧。

「大神你也不再是十幾歲的小朋友,熬夜對身體造成的影響會日漸顯現,身為一名簽約連載作家照顧好自己的身體狀況也是一種職業素養吧。」還是有些動怒的他連說好的不叫大神都打破了,可再不說出來那他就成了只壓力鍋只會不停加壓,除非有效減壓不然就直到爆炸。

葉修吸了一大口菸,菸捲一次下去一大段,從白色紙張變成灰黑的餘燼,脆弱的一抖就掉。

自嘴角吐出的煙圈將葉修的臉朦朧了,藏在煙霧瀰漫後頭的神情讓人摸不透,「嗯,我知道。」停頓一下,「可我的時間不多了。」似乎能聽到葉修語氣中的嘆息。

「時間不多……?」許博遠茫然。

「沒什麼,可以吃飯了嗎?」葉修拿好兩套碗筷,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一手跨在桌上愜意地抽菸,手穩得不掉一絲煙灰。

「哦再等一下,快好了。」

雖然被葉修釣了胃口,許博遠也沒有多問什麼,該有的分寸他還是有,既然葉修不想講他也不去問,在兩人之間隔著恰當的距離。

一飯無話。

送許博遠離開時,葉修說:「今天抱歉,下次我會注意。」是錯覺嗎?總覺得自己最近時常道歉,而且對象還都是面前這人。

「不用道歉我也沒等很久,晚安。」

待許博遠關上家門,葉修又從胸前口袋拿出菸盒掏菸,靠著樓梯間的牆壁抽起,盯著一明一暗的紅色火光,心亂如麻,思緒盤根錯節的綜橫交錯在意識之海,最後他走回家摸了把鑰匙出門,走下樓到公寓外的小公園。

晚餐時間剛過,除了葉修之外也有一些個人在公園中散步或坐在石椅上聊天,他獨自一人走到木製獨木橋坐下,兩腿交疊、手撐在木頭上,抬頭望見滿天星斗,閃動的星光讓人感受到虛幻不實。

上一次抬頭看星空已經是數年前的事情,荒漠中的天空因為缺乏水氣一片清明,連薄雲的存在都找不到,讓星光毫無阻礙打落在黃沙上,葉修曾稱那片沙塵為星沙,但其實即使再多的星光也只照得亮墨藍夜空,怎可能點亮滿地黃沙。

熾亮到會將肉眼燃燒的光芒,經過億萬光年後也會成為微弱星光。

又有什麼事物不會被時間空間所磨滅。

即使被當作一代文豪,葉修也會害怕自己的文字有天終會消失在漫長時光中,所以他幾乎一刻不停的創作,想用文字記錄下每分每秒,直到化為一缽灰燼。

可能這樣的時間對他而言已經快到盡頭。

說不遺憾是騙人的,他能做到的就是將遺憾降到最低。

一位壯年散步到葉修身邊,看他望著天空發呆就朝他搭話,兩個癮君子從聊星星到吐苦水,是對方單方面向葉修抱怨著公司上司,雖然葉修是一名居家工作者但因為家庭所以對於公司的瞭解也不少,還能一邊聽他抱怨一邊開導。

男子看來也是跟葉修一樣煩心而出來逛逛,找到個人談心話匣子就停不下來,一聊就從七點多聊到九點,男子看了眼時間唉呦一聲,說自己太晚回家老婆又會嘮叨就趕緊離開了。

雖然沒有說什麼自己的事情,但和人聊天聊著葉修的心情也平復不少,比起自己壓抑下情緒這種方式顯得更高明,可也要有人陪聊就是。捻熄從菸盒掏出的最後一根菸,葉修將空紙盒丟進垃圾桶,咚一聲,直抵桶底。

 

君莫笑第一本散文集《闇道》發行第一週空降全國各大書店銷售排行第一名,蟬聯第一名寶座高達十三週的時間,之後更是坐擁前三有三十七週之久,打破一葉之秋創造過的三十週記錄。

隨著《闇道》暢銷而來的是接連不斷的採訪,有電訪QQ訪談也有會面訪談,第一次陳果還自己打電話給葉修問是否接受訪談,因為知道之前一葉之秋從不接受訪談也不露面所以她也特別謹慎,在他說可以接受訪談時還前後確認了五次才真的接下邀請。

在君莫笑的幾篇文字訪談過後隨之爆出的是來自嘉世的報導,內容是君莫笑就是宣佈封筆的一葉之秋也就是葉秋,這樣憑空出現的一位天才型作家比起說是隱逸多年的人反倒是原本就是文豪的葉秋來得科學,嘉世更宣稱他們的人已經和葉秋接洽過消息絕對可信,可原本說要封筆的葉秋又突然以君莫笑之名再出道,這是在戲弄人呢還是戲弄人呢?

對於嘉世出版社的爆料興欣沒有太多表示,或者該說是葉修讓陳果不用做太多,只有放出君莫笑本名是葉修而不是葉秋的消息,還有簽約合同的簽名剪影。

可身為榮耀聯盟主席的馮憲君就沒有那麼輕鬆了,在看到嘉世的報導後他就讓秘書去連絡興欣的人了,而後又看到興欣說君莫笑是葉修不是葉秋,他又讓祕書和嘉世的人連絡,來回幾次被弄得原本已經禿了的頂上髮線又更加後退。

最後馮憲君乾脆讓秘書給興欣打去電話約到和葉修的面談,然後他立刻從B市飛到G市和葉修約在餐廳包廂見面。

看到葉修拖著步伐一把軟骨頭走進包廂的樣子,馮憲君一秒肯定:眼前這人絕對就是葉秋!

那葉修又是怎麼回事?

打開門走進包廂時葉修的腳步在門口頓了下,然後熟稔地打起招呼:「唷,這不是陶軒嗎,怎麼你也來了?」

馮憲君和陶軒的額角不約而同抽動一下,被點到名的陶軒掛上和善的笑容說:「我和馮主席表示也想來見見我們嘉世以前的大作家,突然來訪葉秋你會不介意吧。」他將咬字刻意加重在葉秋二字。

葉修立刻糾正:「我是葉修。」

「這是怎麼回事?」

「說起來可能有點玄,我有個雙胞胎弟弟叫葉秋,而之前要跟嘉世簽約時我還沒有身份證件,所以拿了他的來用,就這樣。」

聽完馮憲君捂著胸口慌亂地從西裝口袋拿出藥瓶,倒出幾粒藥混著水趕緊吞下,陶軒則破口罵勒:「開什麼玩笑?葉秋你當你在寫小說嗎?」

「我是認真的,而且說了我叫葉修。」相比起陶軒的激動,葉修的表情甚至比平常還要平靜。

三人陷入沉默,服務生開門送進來兩道菜葉修自在的拿起筷子用餐,陶軒低著頭皺眉思索,而馮憲君更是抓著他那所剩無幾的煩惱絲糾結著。

「嘉世已經爆出君莫笑就是葉秋的消息,記者也都在扒問相關資訊了,這事是不可能隨便混過去,所以我們還是要想出個說詞圓過去,而且要在記者們發現你盜用身分之前。」最後還是在場算是身分最高的馮憲君先開口。

「嗯有道理,那我們就來串說詞吧。」葉修說:「葉秋是假名,而我打算用葉修的名字出道所以就說了封筆,這樣?」

「……還行。」「……可以。」

「很好事情就這樣解決,你們也快吃吧菜都要涼了。」

明明是馮憲君邀的飯局現在看來卻有種葉修是主人的感覺,努力活絡氣氛的馮憲君和雖然不悅卻擺著笑臉的陶軒對上應該是最緊張卻怡然自得的葉修,一場滑稽的聚餐勉強落幕。

聚餐過後嘉世發出聲明稿,內容和葉修表達的大同小異,不過身分曝光後讓君莫笑的人氣更上一層,舊雨新知紛紛報倒,當然連著以前的黑粉也一起來了,和君莫笑的黑粉很快混為一塊,相處愉快。

看到葉修名字的事情安然過去,至少沒有引起太大風波許博遠也感到高興,之前擔心過的事情至少沒有發生,那就是最好的結果。

而一切好運現在才剛開始。

興欣出版社在有了君莫笑的加入後,不久又多了寒煙柔、包子入侵等人氣不錯的新人,還有原本已經淡出的骨灰級人物魏琛,用迎風佈陣的筆名加入興欣,替出版界再添一陣沒下限的黃風。

由於各方面銷售量的提升,還有作家的總評鑑等級大幅上升,在年底的榮耀換血中興欣終於被通知加入前二十,也就是可以在榮耀上架設論壇的出版社之一,而讓人震驚的是創站大老之一的嘉世,曾經的王朝居然意外摔出二十名外,被從榮耀平台拔除。

一場新舊交替看的人不勝唏噓,尤其又搭上葉修這名大神。

而在公佈新一年的二十名後,緊接著就是每年的榮耀新年酒會,這次一群新人作家將首次進入藝文界的高層交流。

 

 

  

ღ讓時空沉澱無名情愫ღ


T.B.C.

到底能不能在七月底前碼完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评论(5)
热度(17)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