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08

架空│作家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關注前請先看

 

 

 

 

沐雨橙風:在嗎在嗎?

君莫笑:怎麼了?

沐雨橙風:酒會去嗎?

君莫笑:哪次沒去了?

沐雨橙風:你明明知道我問什麼 /嘟嘴

君莫笑:呵呵,這次去吧。

沐雨橙風:那我三十一號去找你一起跨年,然後再去Q市!

君莫笑:嗯,我就幫妳一起訂機票了。

沐雨橙風:好。

 

蘇沐橙出發前沒有事先跟葉修講抵達時間,葉修一忙也忘記問,結果人家女生十一點下飛機後就直接拿著葉修之前告訴她的地址打車到租屋處突擊。

拖著箱行李,蘇沐橙按下公寓門口的對講機,幾秒後就被接通:「誰?」

「你猜?」

「唉,也不跟我說一下飛機時間我好去接妳。」

蘇沐橙突然興起的玩心被葉修不下一秒就識破,嘿嘿笑著,「反正都來了就別計較啦。」

「嗯,要我下去幫妳拿行李嗎?」

「不用不用,你開門我自己上去就行。」

「好。」

鐵門解鎖彈開,蘇沐橙心情愉快地推門走入,將鐵門帶上後抬起行李箱爬著樓梯上樓,走到二樓半的平台往上一看就見到抽著菸開門等她的葉修,她空出隻手笑著朝他揮舞,然後蹦跳著上樓站到葉修跟前。

「看來過得還不錯。」蘇沐橙推一把葉修的肩,然後在肩頭輕拍幾下。

「那當然,哥什麼人啊?」

接過蘇沐橙手中的行李箱拉進屋內,見蘇沐橙站在玄關沒要入內的樣子,葉修回頭問:「要出去吃午餐?」

「那當然,我可是查了好多資料呢。」雙手插腰而立,蘇沐橙眼中盡是得意光芒,和葉修當初到G市的倉促相比,她的準備那是媲美旅行社的資料量。

一放好行李葉修就被蘇沐橙勾著手拉走,在G市的街道小巷中穿梭,看起來比已經在這生活快一年的葉修還要熟悉,雖然常吃外食但葉修不特別要求的飲食品質的性格讓他頂多嚐遍住家周圍百米左右,再遠就幾乎是觀光客的程度了。

因為蘇沐橙又想嚐鮮又怕發胖,所以買了許多種美食都是嚐過幾口吃了味道後就全給葉修處理去,各式糕點吃得葉修趕緊在她又準備下手時拉住人,不然等會受罪又是他的胃。

「大姐行行好,你這是要一餐就把G市美食給吃光的節奏啊?」

「啊呀你吃不下了喔。」

「那是……您大小姐把三分之二的食物都扔進我的胃裡,我能撐到現在此處應有掌聲。」

葉修倚在牆邊休息,肚子脹得不行,每走一步路都能感受到食物在胃袋中翻滾,走路帶來的上下震動也讓整個胃處於不適狀態。

看葉修不太舒服的樣子蘇沐橙停下腳步,返身走回葉修旁邊,帶著歉意說:「抱歉我沒注意,我們休息一下?」

葉修擺擺手讓她不用太介意,不過休息是需要的,他們就靠著騎樓的柱子休息,葉修剛才不舒服的狀態更是在他愜意地抽起飯後菸後煙消雲散,深深體會「飯後一根菸,快活似神仙」的真諦。

陪著葉修在一邊休息時蘇沐橙還不停注意路上行人,不時指著某個人跟葉修討論起他的衣著,有吐槽有驚艷,還會看衣服猜價位,雖然也沒辦法知道正確答案,就是討論討論。路上行人看膩了她就開始問起葉修最近的生活,可也沒啥好說的,反正葉修不管走哪兒只要給他紙筆或一臺電腦他就可以啪啪啪的創作,周邊是什麼情況對他而言也不大重要。

就是問到了晚上會跟許博遠一起吃飯的事情。

和葉修相處這麼久,加上女人的第六感,蘇沐橙猜測著問:「這就是你這次的題材?」她還記得葉修特地從H市跑到G市是為了蒐集靈感的事。

「啊……是。」食指敲著菸桿將燃盡的煙灰抖落地面,僅僅用手夾著菸放其燃燒,白煙從腿邊上飄直到目不可見。

蘇沐橙嘴角勾著甜美笑容靜默良久,就在葉修覺得差不多休息夠了準備離開前,突然冒出一句:「你就為了一個遊戲懲罰這麼認真?」

一瞬間給蘇沐橙問個語結的葉修表面上沒有任何變化,但一舉一動間的遲疑還是讓她眼尖地看出來。

「我對待文字一直都很認真。」葉修原本站直的身體又靠回牆邊,右腳架到支撐身體重量的左腳前。

「嘻嘻,原本幾個月內你就可以用認真對待的數千字結束的懲罰,可你卻反常的拖延到需要幾萬字的小說解決,而現在你還花上一年的時間蒐集靈感。」蘇沐橙停頓下,轉過頭看著葉修的側臉,而後者的眼神則飄在遠方。她說:「你真只是為了撰寫一本小說?」

葉修輕笑出聲,低沉的笑在嘈雜街道上幾乎被掩蓋,因為跨年而聚集起的人潮正不停湧入。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而笑,或許在笑蘇沐橙的想像力,也或許在笑自己難得的糊塗。

「妳想太多了。」

被葉修馬虎而過,蘇沐橙噘起嘴呿一聲,對沒能從他口中套出什麼感到遺憾,可也不擔心什麼,因為當葉修想說的時候肯定不會忘了她。

就等他自己坦承的那天。

休息過後兩個人也沒有留戀外頭,直接回家。

回到家葉修除了電腦就是書,剛好最近買了幾本新書他還問蘇沐橙要不要看,不過後者乾脆的表示她有帶畫本拒絕了書,搬張椅子坐到葉修房間素描起他工作的樣子。

在蘇沐橙小的時候她也常常坐在哥哥和葉修身旁,就拿著紙筆畫下兩個人工作時的模樣,她喜歡他們討論時意見分歧的爭執模式,也喜歡兩個人電波相合時意氣風發的樣子,在文學路上奔走的時光是他們最耀眼的時刻。

她原本以為自己會一直以旁觀者的角度記錄下他們的榮耀。

久違的畫面,蘇沐橙畫得十分認真,一筆一畫勾勒著葉修的輪廓,深淺色調凸顯著他專注的神情,是那麼迷人。

人專心某事的時候時間總是用光速在奔馳。

他們倆都是認真起來會忘了時間的人,直到聽見門鈴響起,蘇沐橙速速放下手中用具,跑去給許博遠開門。

「你好啊。」

原本應該是男人來應門突然換了個女的把許博遠嚇得倒退半步,在看清來者後他又覺得剛才的舉動太過失禮,恢復冷靜後向蘇沐橙打聲招呼:「老師您好,抱歉沒想到會是您來開門。」

「沒關係啦,你不用那麼拘束,快進來吧。」

許博遠走進屋內沒有看見葉修,問:「葉修不在嗎?」

「他在房間內,你要煮飯嗎我可以幫忙喔。」

因為蘇沐橙堅持要向許博遠學幾道菜,所以兩個人就一起在廚房內搗鼓起,由於還要邊煮邊教學的關係這頓飯煮得特別久,看兩個人在冬日裡都還能弄出身汗就知道戰況有多激烈,好在過程雖然漫長成品還是不錯的。

「葉修吃飯囉。」趁許博遠拿碗筷時蘇沐橙走到房間去叫葉修,人一出來看到桌上五菜一湯一甜點一水果直呼太奢侈。

「你們也太會煮。」

「那是許博遠厲害,我跟他學了好多啊,等回去我也能煮給你吃。」

「老師您謙虛了,您的廚藝也很好。」

活潑外向又有外表加分的蘇沐橙輕鬆融入原本是兩個人的餐桌,說起榮耀上的八卦偶爾討論幾篇連載劇情,還會說著最近楚雲秀推薦她看的偶像劇,當然很多劇情都被葉修犀利地批判掉,要不是已經習慣了的人可能聽一聽就再也看不下去了吧。

談論榮耀上的話題許博遠也很能跟著發言,可說著說著總會讓他有無法和他們交流的感覺,不是無法溝通而是一種外人的感覺,淡淡不適隨時間推移加深。想起網路上從沐雨橙風出道以來就不曾停過的謠言,關於葉修和蘇沐橙的關係,這樣親近的感覺已經超出朋友界線了吧。

或許傳言是真的?

因為飯菜煮得特別多又有甜點和水果,再加上蘇沐橙的健談,這頓飯吃完都已經八點半。原本就是打算來G市跨年又怎能僅僅待在家中,蘇沐橙就要拉著葉修出門,看準備回家的許博遠也順道邀請,還問著能不能讓他帶著玩兒。

「行啊,明天放假也不趕著做事,我就帶你們去只有G市小民才會知道的跨年好地方。」

跨年夜各大廣場附近都是嚴格的交通管制,像他們這個點才出門的人幾乎不用想著要搭車前往幾個熱門點,不過看許博遠帶著坐的車都不壅塞甚至開得還算順暢,葉修也想到他那個地方大概真是秘密景點。

倒映著高樓燈影的水面,微風吹過波光粼粼,人造燈光將Z江水面染成昏黃色調,抖動的倒影就像世界名畫中的景色,好不美麗。這個時段還能看到遊船在流動水面上的隻影,湖畔的人也不少,大多是成群帶著小煙火來玩耍嬉鬧的學生黨,背包和食物堆疊出一座一座小丘代表著不同群體的營地。

三個人走上堤防時正好看見一簇火花自地上濺起,然後是一陣混雜男男女女聲音的歡呼。葉修眼中映著七彩火光,將墨黑色瞳仁染上繽紛色彩,他說:「我們這是來偷看別人放的煙火嗎?」

「才不是,這只是順便,重點當然還是在大煙火身上。」許博遠義正嚴詞地反駁,四顧觀望,眼睛看的方向都是離此處大段距離的夜空,終於發現目標的他舉手高指大喊出:「你們看那邊!」

三團巨型煙火在東邊夜空同時綻放,高低錯落大小有致,從中心點向四處飛散開的光屑讓圓點由小而大,在最絢麗的一刻過後失去光芒,墜落而下。由於今天的風不大,煙火的造型沒有給吹散,圓形的、笑臉的、花朵的……各種樣式煙火甚至因為他們站得較遠更能看清全貌。

「好漂亮!」

「在這邊剛好能看到各處施放的煙火,雖然距離偏遠,可是能看到比其他人更多的煙火,等到十二點三大廣場一起放煙火時,甚至會有被煙火包圍的感覺。」

他們坐在堤防的斜坡上,葉修隨意地一手撐地一手夾菸,看著玩在興頭上的年輕人,明明他也只是個二十多的青年現在卻有著老年人的感慨。突然有一群年輕人中走出兩個女生往葉修他們這邊靠近,小心翼翼地問:「請問是君莫笑和沐雨橙風嗎?」

葉修的視線對上她們,點點頭。

女生激動地相視而叫,用刻意壓低其實還是會被他們聽到的聲音快速交談,好似談完後兩眼發著光問他們:「老師們要和我們一起放煙火嗎?」

蘇沐橙「欸」了一聲,轉頭看葉修,後者當然是興趣缺缺的樣子,而且這樣突然衝來的粉絲也不知道是好是壞,雖然人看起來都還蠻可愛的。看了一下他們原本那圈人,不少人都停下動作看著他們這邊,似乎也不是只有這兩個女生認識沐雨橙風和君莫笑,不過這麼出名的兩個人要有人不知道那都會被笑的。

「我跟他們去玩喔?」難得有這麼多年紀相似的人,在大學期間一直沒有參加團體活動的蘇沐橙好奇心滿滿,躍躍欲試。

「去吧,我就免了。」

「那這位……」一個女生看著在一旁不發一語她們認不出來的許博遠,猜著和大神女神坐在一起的人是不是又是哪位名人。

被注意到的許博遠馬上搖搖手表示自己也不去。

看蘇沐橙蹦跳著跑走,斜坡上只剩葉修和許博遠兩人。

「謝啦,又麻煩你一次。」

葉修手肘杵著膝蓋、手掌托著腮幫子,神情庸庸懶懶,這是許博遠看到他的第一印象,也是一直以來的印象,這人好像就這麼一直對所有事情起不了興趣,卻又將周遭的事物都看在眼底。

「沒什麼,我才要謝謝你們邀請,不然我肯定又是宅在家看電腦跨年。」

「那是,不過跨年這事就圖個新鮮,明年再讓我到同個地方看同個煙火我也沒興趣。」

「你就每年換一個的地方啊,天朝這麼大夠你每年玩一處輪不完的。」

「你一起來嗎?」葉修試探著問一句。

或許是被今晚葉修和蘇沐橙的互動給影響,許博遠沒有答應反而還扔出另一個答案:「你可以和沐雨老師一起。」

「每年都和她一起過了。」

葉修完全沒有將許博遠的問題想到男女情愛上,對他而言這也是誠實的回答,可聽在有意人耳中就是明顯不過的暗示,而且還有膩味的感覺。

這是要分手的節奏嗎?

「那你就找她一起出去,看你這麼懶的樣子就算一起過也是在家裡吧,老師感覺還挺喜歡和人一起出外玩的,真是一點都不體貼。」順手拯救人的感情危機,就算積個陰德也好。奇怪的是他的心中莫名帶著嚐不透的苦澀。

「再說吧。」

葉修將許博遠的提議當成委婉的拒絕,為了不讓場面太難堪就不再追問,直接將話題放冷,直到蘇沐橙回來前,他們都沒有找到下一個話題,連十二點整的跨年煙火也是靜靜享受。

半夜兩點回到家,三個人在對門互道晚安,已經接受了蘇沐橙和葉修是情侶的設定,許博遠對於她睡在葉修那間只有一間房間的屋子也挺能釋懷,就是他心中關於葉修的認知又被修改了一點。

隔天一早葉修就被蘇沐橙拉著出門逛街,說是要為了酒會做準備想要買一套新的小禮服,也要求葉修要買一套正裝,不准他隨便從衣櫃掏件襯衫牛仔褲就好。

平時在家就T恤運動褲的葉修直接將挑衣服的工作交給蘇沐橙解決,他就負責提供架子換衣然後掏錢包買單。

一件白色淺粉線條布料的襯衫搭配一條深藍底色白色斜條紋的領帶,蘇沐橙還自掏腰包買一個領帶夾送給葉修當作新年禮物,最後加上一條藍黑色長褲和頗具質感、店員強推的西裝外套,修身的設計將葉修不差的身體線條完美呈現。雖然本人看著鏡子沒啥意見,蘇沐橙卻在一旁滿意地繞著葉修直看,還說:「你的工作不需要穿西裝真是太可惜了。」

「得了吧妳,天天這樣穿還不憋死我。」光想想葉修就覺得全身彆扭。

 

酒會當日早上葉修、蘇沐橙和許博遠三人一起搭車前往機場,昨天晚上吃飯時發現他們居然訂的是同一台飛機的機票,就約好一起出發也有伴。

到機場後許博遠開始打電話找起藍雨幾個比較好的哥們,他們機票都是一起訂的就是怕機上無聊,在確定好方位後跟葉修他們告知一下離開。

等許博遠帶著四個人回來時,葉修這邊的陣丈也變大了。

「欸!」

「啊呀!這不是編輯部的大家嗎?這麼巧我們都同時間啊,那飛機上就好玩了我們快來討論一下等等要做什麼吧,有三個小時呢乾坐著多浪費時間你們說是不是啊?」除了第一時間發現的許博遠,其他前一刻還低頭聊天的幾個人馬上被這標籤式的語速和話量抓住耳朵,一秒抬頭。

這不,他們藍雨的主打夜雨聲煩正嘴動手動全身動的迎接他們。

「藍橋你不是說就葉神和沐雨橙風嗎?」

剛才已經先被震驚過的眾人現在又看到兩個出乎意料的一線作家,都要懷疑起許博遠這什麼來頭了。

「夜雨聲煩和索克薩爾兩位老師我也是現在才看到啊!」壓低聲音和其他人解釋過,許博遠抬起頭笑容滿面,有誰看到自己偶像會不開心呢?

「老師你們好,這麼巧兩位也同班飛機。」

「是啊是啊,剛剛遠遠看到葉修那欠揍死了得嘴臉還以為自己沒睡醒才會在G市機場見到他,正在罵他不夠義氣來了G市居然沒告訴我們讓我好好坑他一把,快快你快來一起罵他不然他簡直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

「你話那麼多不當耳邊風多占我處理器的空間啊。」葉修一臉嫌棄掏掏耳朵,蘇沐橙則在一邊笑得很開心,喻文州也是笑笑得不打算加入兩人的垃圾話戰局,轉過頭問編輯部一行人:「你們登機辦好了嗎?」

「哦哦還沒。」說完一群人趕緊去辦理手續,再回來時黃少天還在一旁跟葉修鬥嘴,簡直是一道榮耀風景線。

喻文州抬手看眼時間,走到黃少天身邊,人還沒開口黃少天就已經轉移目標:「文州文州怎麼了嗎?啊!是登機時間要到了吧我們快點走不要理這個葉不修了。」然後就拉著喻文州和行李以競走的速度離開,還不忘往後頭拋下一句:「你們也快點啊!」

一群陣仗不小的混搭小團體就這樣鬧轟轟地登機,然後在機上又是好一番折騰硬是將所有人的座位換到一起去,全程所有人都被壟罩在黃少天的高語速攻擊下,無一倖免。

 

 

  

ღ你一起來嗎?兩個人的未來ღ 


T.B.C.

G市的跨年煙火是我扯的沒有考據不要認真......或者有G市人要來跟我聊聊跨年活動

&小藍終於開始慢慢意識到自己的感情了......對......慢慢的【

评论(9)
热度(26)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