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09

架空│作家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關注前請先看

 

 

 

 

一到飯店葉修便走進浴室沖一回舒服的熱水澡,將一身寒意洗退。踏出浴室毛巾蓋著頭髮雙手恣意擦拭,訂的一間單人房也沒有其他室友,他就套著一件飯店提供的浴袍,沒繫緊的腰帶讓衣襟微敞露出胸膛。

吹乾頭髮,從行李箱翻出一整套用衣架子掛好、裝在衣袋內的衣服褲子換上,打好網上查過教學的領帶,別上領帶夾,最後套上外套扣好扣子,在口袋內塞好手巾。雖然葉修沒參加過新年酒會,但基本禮貌還是具備的,最後在化妝鏡前確認一次沒有邋遢的地方後,葉修手肘掛上羽絨外套和大衣還有一條圍巾抽走房卡,出門。

「啊唷,人模人樣的啊。」一打開門就見到站在對門的楚雲秀,一套藍黑色斜肩半袖小禮服,袖子側邊開口露出一小片白嫩肌膚帶著性感,恰好蓋過臀的裙長露出修長美腿,她撐著半掩的房門似乎正好在等蘇沐澄出門。楚雲秀又再上下打量葉修幾眼,幾乎肯定地說:「沐橙挑的吧。」

「是啊,就她逼著買的。」

「那當然,不讓你買幾件下來你肯定隨便套件襯衫就去了。」整裝好的蘇沐橙從門後冒出頭替自己辯解,她穿一件勾著多層次緞綢的清新無肩禮服,淡橘色為底搭著橘紅漸層的設計,漾著年輕活力,腳下踩一雙五公分高線條設計的涼鞋。

「妳好啦。」

「嗯,走吧。」

 

這次酒會會場在一樓大宴會廳,一入門就見到一排出版社的招待桌。

三位一線作家一同出現,不用等他們走到自家出版社桌前就已經有人圍上,尤其其中還有一位先前從來沒有露面過的葉修,此次再出道不只在雜誌上露相還參加了他從來沒有到場過的酒會。

好在門口人來來去去大多都是編輯,不像合作廠商們一樣會撲向作家,伍晨也很快發現葉修,就將他連著蘇沐澄一起帶到興欣的簽到桌。

「兩位老師請在這簽名。」顧桌的是一名小妹,聲音聽起來甜美動人。

「唉呀!你們也是興欣的作家嗎?一家子的人來打個招呼認識認識,我是包榮興筆名包子入侵,叫我包子就可以了。你們什麼星座啊?」

簽完名的葉修聽這令人不禁汗顏的邏輯,轉頭要看看是哪位高人,然後就看到一個宛如小混混一樣的人,長劉海遮住半邊臉,頭髮還帶著挑染,露出的耳朵一排耳釘看得葉修耳疼。

但他還是不忘打招呼:「你好,我是葉修,君莫笑。」葉修還是照著自己的邏輯來,對方要問的應該是你叫什麼吧。

「啊你就是那個排行第一吧!老大你好,多多關照。」包榮興握住葉修的雙手上下直晃。

「你好。」就算滿頭頂的問號,葉修卻表現的完全理解的樣子,在一旁看著這一幕的人都不禁讚嘆:不愧是大神,連這樣都能溝通起來。

「這位是葉修大神嗎?您好,我是昧光,本名羅輯。」從包榮興後頭走來一位戴著眼鏡個不高的男生,還很有禮貌地跟葉修敬禮,然後再和一旁蘇沐澄打招呼:「沐雨老師您好。」

「你好啊,我有看過你寫的程式書非常好懂呢。」蘇沐澄和葉修分別跟羅輯握手點頭致意。

「謝謝,只是一些所學而已,最近正打算和這位包子入侵老師合作畫成更淺顯易懂的教學書。」他將手抬起托指包榮興,後者卻直接略過那隻手將人攬過,得意地說:「怎樣我小弟厲害吧!」

「誰是你小弟了!」羅輯右手拐著包榮興的肋骨,無奈體格差距人無動於衷,或者該說反而摟得更緊些,還理所當然的回答:「你的銷售排行在我後面不就是小弟嗎?不用擔心這次有老大我在肯定可以向前衝的。」

「我這種技術類書刊跟你的漫畫能比嗎?」

兩個人鬥嘴到進入旁若無人的境界,葉修和蘇沐橙相顧聳肩,默默從一旁離開走進會場內。

人未到聲先到就是形容這種狀態吧?

「葉修葉修葉修速速過來,我還沒找你算到G市卻沒來找我的賬呢!」

葉修雙腳幾乎本能的要背著聲音來源走,無奈人早就已經鎖定他哪還會讓他跑走,蘇沐橙倒也溜得快,在一聽到聲音那一刻就和葉修說聲保重跑去找她們一群女作家圍小圈子去。

逃跑計劃已經失敗,葉修乾脆站在原地等他們一群人過來,看著每個人眼中幾乎都閃過一絲不可思議的光芒,不明就裡,幸好很快就有人給他說明。

「看葉神穿這個樣子還真不習慣。」王杰希第一個道破。

「是。」周澤楷附和。

「一看就是衣冠禽獸。」方銳依舊他的猥瑣。

「喂喂猥瑣方你不要把你那套猥瑣放到我身上來,現在我們可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孰可忍孰不可忍,衣冠禽獸什麼的是可以大庭廣眾下講出來的嗎?

「啊唷我看到老魏了,黃少天你不去找你老前輩玩耍嗎?」指著遠方正在夾菜的人,葉修看那猥瑣沒下限的樣子光背影就夠他肯定是魏琛了。

順著葉修手指方向看去,人還真沒騙他,黃少天也一眼就認出來,可哪能這麼輕易放過葉修:「我去你是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不要以為我去找魏老大你就可以輕易逃過啊!這次回去G市你肯定要跟我出去吃一回不然我跟你沒完沒了,來我大G市怎麼可以沒有土生土長的當地人帶著吃?」雖然不想放過葉修,可魏琛也不是那麼容易遇到,黃少天決擇一下還是選擇了後者,「文州我們快去找魏老大敘舊吧。」

「感謝葉神救耳之恩。」也在群體內的李軒拍拍耳朵,甩甩頭似乎想把那不絕於耳的噪音給甩掉,一旁吳羽策推他一把才變回正經貌。

「不謝,順手而已。」葉修一派輕鬆。

一群人平時在QQ上瞎鬧,到了酒會上還是一樣歡脫,就是顧及形象稍微收斂一點,可當二貨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自然該二的還是二。

組成小圈子的人來來去去,有去拿食物的、去別處溜噠的、也有被編輯帶走的,最後終於輪到葉修身上,伍晨走到他身邊小聲說:「老師,那邊有幾位合作廠商想和您打個招呼。」

被伍晨帶離的葉修還不忘順手摸一杯雞尾酒。

要見葉修的人不外乎就是幾大書店負責人,還有想要洽談周邊製作的公司,意外的是連電影製片公司都已經打上君莫笑未完結的小說《傘人》的主意,事先過來談個交情。不過若以葉修的身分看來就算拍攝電影也不算太過出乎意料的事情。

手下的作家都各自離開去聊天,難得偷一下閒的許博遠正好看見被各廠商一個個輪番碰杯的葉修,和廠商在一起的葉修沒了平常的慵懶和嘲諷,正經的表情和恰到好處的笑容,再搭上一身正裝,若不是和葉修相處近一年時間,光靠雜誌上的照片他大概也無法確信這個人真是葉修。

一時間,覺得他和他的距離是這麼遙遠。

住在他家隔壁的鄰居,時常熬夜早餐中餐混著吃甚至沒吃的人,平常總靠一張嘴就能撩起他滿腹怒火又算準時刻堵上他的嘴,這樣活生生的葉修此時卻像是一場夢,而現在的葉修才是他原有的樣子。

但掐準了一切的葉修卻讓他感覺隔著一道冰冷的牆。

是身分上的距離嗎?雖然一直對葉修有大神的認知,但被平常的他給影響這種觀念反而漸漸淡去,而現在的葉修就像是為了提醒他:他是一名文學界的大神,是一介文豪,不是你能輕易碰上邊的人。

「小藍?」

許博遠陷入自己的思緒輪迴中,一時沒有注意到靠近的葉修,被突然在耳邊響起的聲音震驚地抖了一下,抬頭正好撞進葉修深邃的眼神中,無法自拔。

「你怎麼了?不舒服嗎?」見許博遠一直沒有回應,葉修擔憂地關切起。

「啊?不、沒、沒事,大神你聊完天啦?」

葉修輕輕皺一下眉,微小到不細看完全不會發現的地步,可許博遠看到了,而且也知道對方為何皺眉。

兩人都沒有點出真相。

「嗯,也不算聊天,就像上班族的應酬,無趣。」

「你這話被外人聽到就不怕又上版被裱嗎?」

「沒關係這裡只有小藍聽到。」

這是什麼意思,我不算外人嗎?

這是信任還是可以有更深的含意。

「我還要去找負責作家,我先走了。」許博遠匆忙逃開,對自己剛才的想法感到不解,他還想要什麼更深的含意?他想從葉修的話中讀出什麼?莫名的感覺,從今晚見到葉修起他的腦子就不聽使換,脫韁野馬似的。

突然被扔下的葉修從方才被人群圍住到現在隻身一人還不到幾分鐘時間,不過沒人來騷擾他也樂得輕鬆,摸著口袋長方形物體躲過有可能找他的人的視線,一路暗行繞出門外。

「啊唷這誰!這位是不行了出來混根菸啊?」

「哥哪能像你一樣年老色衰那兒都不行了。」

「不錯不錯看來寶刀未老,還能跟爺我貧嘴。」

「那是,哥什麼人,除了不敢跟您大老比開黃腔。」

「不不不就算比黃暴我也必須請您高抬貴手讓一分的。」

十年前結下的損友情誼,一個起頭兩人就能互噴上幾分鐘,若人不說又有誰能猜出他們有足足八年沒有聯繫。

兩個老傢伙談天配菸,都是曾經在文藝界中淡出過的人,談起那段時光卻發現其實誰也沒離開過,即使沒有出現在最光彩耀眼的地方,他們也一直不停的創作,不為他人,就為自己。

他們,一直為自己心中的熱情動筆。

正經不了多久,兩個人又一句不合地噴起沒下限的垃圾話,讓後來到處找著葉修的服務生在聽到他們談話內容時都被震驚一把,而兩位當事人臉皮厚到可以糊牆的物種還非常自在地問:「有什麼事情嗎?」

「我們酒會的遊戲要開始了,請兩位老師回到會場內。」不得不說服務生的素質就是好,還能一臉平靜帶笑地完成工作。

「嘖嘖,霸圖酒會的遊戲感覺就不安好心,我這進去是不是羊入虎口啊?要不先逃好了。」

服務生嘴角一抽,身在霸圖還敢這麼嘲諷真的僅此一人,老師您收斂點啊!我都怕有人丟瓶子砸歪我站著中槍啊!他內心的顫抖有誰見到了!

「就你還敢自稱羊,去狐假虎威還差不多勒。」

葉修不以為然,「那也得老韓讓我假一下啊。」

嘴上說著要逃跑葉修還是乖乖跟著服務生進場,而且一進場就被主持人銳利地眼神給抓住,大喊:「好的,我們君莫笑大神已經回來,請快上來台上,我們將統一解說遊戲規則。」

稍微看一下場內就能發現所有擺飾已經被變動過,最明顯的是不知為何場周圍繞了個ㄇ字型的水道,看來就是遊戲的設備了。

站上台的葉修並列在韓文清身旁,一個臉黑配上一個嘲諷,場下的人紛紛覺得這畫面太美好我們不敢看。

「好的,我現在開始宣布今晚的遊戲內容,各位老師們也看到我們現在場周圍繞著水道,這就是今日遊戲的場地。相信各位都知道古代的流觴曲水,眾所周知的蘭亭集正是這個遊戲所留下的作品,今晚將由我們霸圖十年的大漠孤煙老師和大家玩煮酒作詩。」

「喂喂那為何也把我叫上台了?我又不是霸圖的也不寫詩,我先走啦。」葉修說著就要下台,台上主持人趕緊將人給拉住,好聲勸說:「有誰不知道君莫笑老師是文學全能呢?正好趁這機會讓我們見識一下老師的詩作才能啊!」

「我是那麼輕易能讓你們看清嗎?」

「我去老葉你這不要臉的,你以為誰沒看過你的詩啊?」

「那你們都看過了我還在這幹嘛?」一秒堵上場下人的嘴。

「呵呵,葉神您第一次參加酒會就賣我們一個面子吧?」最後還是要靠主持人不怕低聲下氣只怕遊戲冷場的解圍。

葉修也不是不識趣的人,就是稍微逗一下霸圖人也不錯,當然如果恰好可以逃過一劫更是一石二鳥。

「好吧,那妳快點解說怎麼玩吧。」

是你一直在拖時間怎麼現在聽起來像我的錯!主持人無語問蒼天還只能繼續賣笑臉,說:「那我們就來說明此次遊戲玩法,首先我們會有五名老師一起參與遊戲,將由我們工作人員帶到定點,然後在我左手邊水道頭將會有人在那放下酒杯順流而下。」主持人手伸向左手邊,一名工作人員一手端酒一手高舉示意,「在酒杯進入水道上紅色線的部分就請老師開始念出四行詩,如酒杯到達老師面前還未創作完成就請老師拿起酒杯飲盡,而我們則會在開頭重新來過,已經過關的老師就可略過直到最後一位老師完成創作,一輪遊戲到此結束。」

「哦哦所以我就是最後一個對吧。」

「等等葉神!您是第一位,最後一位將由我們大漠孤煙老師壓軸。」

「霸圖你們這是偏心!這遊戲聽起來明明最後一個人最容易,我要抗議。」葉修駁以言詞,被韓文清冷哼一聲回應,投訴無門又不能拆了人家的台,他只好乖乖遵從指示。

「考量了各位老師的狀況,請不需要將四行詩思考的太困難,只要照著我們給出的題目說出四句創作就行,那我們現在就抽出三位老師來參與遊戲。」

一旁服務生推出推車,上頭擺著一個噴著榮耀LOGO的黑色大箱子,然後主持人退到一旁,伸手邀請韓文清,「有請大漠孤煙老師替我們抽出第一輪的三名參與老師。」

第一輪抽出寒煙柔、風景殺、飛刀劍三位作家參與遊戲,除了風景殺外其餘四位都是文字創作者,即使對詩文沒有鑽研的人,光是文字美感和細緻度就更勝一籌,所以第一輪結束總結的二十行詩成為此次酒會最高品質的詩作。

原本結束一輪就要跟著下台的葉修卻又被主持人攔住,他就知道霸圖對他果然不會友善。

「不會要我跟老韓一樣一直站台吧,你們霸圖為免太坑我,多大仇啊?」

「大神您不要這樣講嘛,我們只是希望多見見您的作品,而且您都難得露面了就好好玩一下啊。」主持人為了她的薪酬努力著。

「要作品行啊,稿費。」葉修臉不紅氣不喘,神色自若地說。

結果全場的人狂汗,台上韓文清臉黑到走出去可以搜刮一街人錢包的地步,台下馮主席差點一口氣喘不過來,好在一旁秘書眼明手快,倒藥遞水杯動作一氣呵成,果然訓練有素。

連一直努力保持笑容的主持人小姐都有些快撐不下,顏面神經無法控制一樣,微微抽著,「大神你這……」都想不出台詞來接話,這對經過訓練的主持而言是一件多麼丟臉面的事情,硬生生因為這位大神辦到了。

「隨口說說而已,你們一個個臉歪扭成什麼樣子啊,要就繼續啊,不過題目太爛我就隨便來了。」

「好好沒問題,那我們繼續下一組。」再拖下去又不知道這尊神要搞出什麼么子,主持人趕緊應下,她相信霸圖出題勝過這位大神的臉皮厚度。

又經過三輪遊戲,葉修一直水準發揮,讓主辦方原本懸著的心終於有些落地,卻沒想到這一落地不小心摔到地獄去。

第五題題目「自然」,第一個的葉修說完差點沒讓人衝上去用酒糊他一臉。

狂風暴雨的颱風天,

人行道上行走的夜雨聲煩,

攔腰彎折的樹幹,

不幸砸中他脆弱的腰桿。

阻止了他衝上前的動作卻阻擋不及他的嘴。

「臥槽臥槽我去葉修你這個不要臉的!你這樣拿別人的名字來玩還能有點下限嗎?誰會在颱風天還沒事跑出去作死啊你給我說清楚講明白不然我跟你沒完沒了──」黃少天聲調偏高的怒吼響徹會場內,當他還想繼續罵下去時就已經被喻文州給掩上嘴,只能手腳扭動地發出悶聲。

即使葉修給大家帶來大喜包,流動的水也不會因此停止,酒杯繼續向下前行,遊戲繼續進行,還愣在葉修驚人創作下的李迅當場成了犧牲者,幾秒恍神酒杯就已經漂流到他眼前,錯失時間受到罰酒一杯。

已經沒事的葉修還能悠閒的回答黃少天:「就夜雨聲煩剛好押韻就拿來湊一下。」

「那你怎麼不用大漠孤煙!也押韻啊?」又掙脫了喻文州控制,黃少天乖乖沒有鬧事,但不代表他不回嘴。

「這裡霸圖主場要給點面子。」

一堆子人內心吶喊:給面子就好好玩遊戲啊你!

好不容易結束這輪驚天動地的遊戲,主持人擦著汗向前問葉修:「君莫笑老師您這是等會也打算這樣嗎?」

「還不是你們逼我,短時間內這麼多題目這是要腦抽的節奏啊,不過這個的確我鬧鬧的為了避免兩方人馬掐起來,我看這局還是別發佈了吧。」酒會遊戲中的創作都是會被榮耀官方整理上傳的,所以這種明顯的抹黑如果讓粉絲們知道了肯定一場腥風血雨,雖然葉修私下和黃少天是可以隨意鬥嘴的交情,但在這場合上也算是有失風範。

可這麼一想又覺得這傢伙說不定是算準了官方也不會發出去才敢玩脫。

通常都希望別被抽到的黃少天此時恨不得下一場就抽中自己,拼命拜天拜地拜眾神諸鬼。

「那大神您不會再來一次了吧?」已經無法信任葉修的主持人又再確認一次。

「啊,大概吧。」

「什麼大概?」她覺得她要精神耗弱了。

「喔,不會了,妳這麼緊張放我下去不就好了?」葉修無奈地看著主持人,何苦這樣逼著兩邊人馬呢?

可今天霸圖似乎就是打算和葉修死剋上了。

最後兩局遊戲有驚無險的度過,葉修沒有再鬧騰,黃少天也沒有被抽中,今天酒會大致上接近尾聲,就剩一些出版社負責人講講話,第十年榮耀新年酒會順利落幕。

 

 

 

ღ想你看著真正的我,愛上真正的我ღ


T.B.C.

我要聲明我是黃少天粉!!!!我真的是粉不是黑!!!!

你們要信我【

评论(5)
热度(25)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