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10

架空│作家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關注前請先看

 

 

 

 

年節準備返家的許博遠打包好行囊鎖上租屋大門,按下對門的電鈴。

等他按到第三次時葉修才打開家門,身後一片狼藉,像戰場一樣。

「你這是年前掃除?」許博遠疑惑的挑著一邊眉。

「年後租約就到了,我想說剛好趁這次回去過年就直接搬回去了。」葉修瞥一眼屋內很是苦惱,有點想把東西直接扔了走人,可又覺得太過浪費,整理起來又是一件大工程把自己累成條狗。

在大冬天的把自己弄得滿身大汗宛如從水中撈出也是種成就,葉修姑且這樣安慰自己。

而許博遠還呆愣在處理消息的時間中,好一會兒才「嗄」一聲。

「嗯?我和房東簽的是一年約你忘記了?」

當初看許博遠弄得比自己認真葉修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沒想到最後他連自己簽的是多久約都沒記得。

「……對喔,我差點忘記,時間過真快哈哈。」許博遠輕笑幾聲,又探頭看一眼屋內慘狀,然後問葉修:「需要幫忙嗎?」

「不好吧,你不是要回家了嗎?就不怕塞車啊。」

「我家離這裡不遠,就算明天一早再回去也趕得上年夜飯,而且就當我感懷一下和一尊文學大神當鄰居的日子吧,這種機會可能不會再有啊。」許博遠扯開一個笑容,葉修卻看得扎眼。讓開一個身位請他入門,關上門後葉修半身靠在上頭,雙手交岔在胸前,低嗓中聽得出一絲不悅:「說真的,我挺不喜歡你把我當成大神看待,我還以為都要一年過去你應該沒這種感覺了,沒想到一切還是跟原本一樣。」

聽出葉修話中異樣,許博遠轉過身面著他,四目相對,一瞬間許博遠覺得自己像個剛出生的孩子似,一絲不掛從裡到外被看個透徹,比起羞赧更是一種無名恐懼,被摸底的無助。

微微斜開視線,不想也不敢去直視那雙眼睛,他只說了三個字:「對不起。」

「你不需要跟我道歉,你又沒做錯什麼,我只是跟你告知一聲而已。」

不像上次讓他改叫葉修時一樣很快將話題繞過,葉修沒有動作,許博遠也沒有,而一切更像是前者在等後者說出什麼。

葉修的視線沒有離開過,即使沒有正眼看他許博遠也感受得到,感受到那咄咄逼人的目光,幾乎要壓得他喘不過氣,沉重。

「我……」起了個頭,許博遠卻沒有力氣繼續說下去,轉個彎說:「我先幫你整理房子。」然後像個戰敗的野獸,夾著尾巴逃跑。

葉修的生活物品不多,家具除了組合櫃外也沒有需要帶走的,現在整理的都是他在一年內買下的書籍,有雜誌、小說、文集、色彩學書、設計類書……等,種類多到搞不清楚他到底是買開心的還是真有用處,除了乖乖放在架上的書還有散落在屋內四處等著被拾撿的,從小茶几、書桌、床、甚至到廚房和浴室都有。

一場整理搞得像是RPG遊戲,在室內四處敲打蒐集通關物品。

最後葉修光是書籍就裝滿三大箱紙箱,而生活用品只佔一個箱子,組合櫃又一個箱子,全部用膠帶封箱好堆疊在玄關旁,準備寄回H市。

前一天看起來還充滿生活氣息的房子,現在就已經只剩下冰冷的大型家具,還因為四處搬動物品而積上少許落灰。

「走吧,出去吃我請客,就當我謝謝你這一年照顧。」葉修拍幾下紙箱像是測試穩固度又似宣示大功告成的樣子,抓起客廳桌上的鑰匙拽進口袋。「餐廳你決定。」

其實是他也不知道要吃啥吧。許博遠心裡暗猜,這人就是有本事讓人看不出他的短處,還會將他的掩飾當作一件平常的事,不自覺被帶入他的思維。

要是待在他身邊,還能維持住自我嗎?亦或就此迷失。

「嗯,就讓你有始有終,在G市最後一天也要吃我們無與倫比的佳餚。」

許博遠帶葉修去T川菜館,漫長人龍從店內一直向外延伸,將小巷擠得難以通行,喧騰的交談聲與碗筷碰撞聲交織成的音樂,將巷道內的每吋角落塞滿。即使等上小時之久在魚肉落入口腔的那一刻,都會覺得等待不只划算還超值,光招牌的酸菜魚和麻辣蝦就讓葉修吃得嘖嘖作響。

混得一頓溫飽後兩個人回到租屋處,許博遠到葉修家拿上自己的行囊後正式和他道別。

「在這之後又沒多少機會見面了,不過你的版我都有在關注的,別偷懶啊!但也別太拼命作息正常點,還有提前說聲新年快樂。」最後一次還能這樣叮嚀。

「呵呵,謝謝,新年快樂。」

許博遠握緊行李提帶,想了想好像也沒有什麼能說的,最後還是要說出那兩個字:「那……再見,葉修。」

「再見。」

 

三月一日,君莫笑挖下新坑《吾與汝》,在坑前說明寫上是前年聚會的遊戲懲罰,大家立刻想起前年新年酒會後微博上一連串的爆炸消息,沒想到的是那場聚會中居然連葉修也參加了,而且還拿到如此勁爆的懲罰──耽美創作。

紛紛想起同樣是耽美創作懲罰的冷暗雷,那篇堪稱經典的〈犯罪組合〉,讓網上一堆林方一生推的妹紙吼著「官逼同」、「林方黨頭頂青天」整整一個月,之後即使沒有再如此瘋狂吶喊,私下卻還是因此幸福得不要不要。

對於文學大神再開新領域創作大家都樂見其成,即使對於同性愛不帶感覺的人也期待一看君莫笑筆下的耽美會是一番何等風景,更別提是原本就沉迷於此的女性族群,當天都開帖狂歡去了。

許博遠在新坑第一章時就追著進度走,看完第一章時他就隱約感覺這故事給他淡淡的既視感,他猜著或許是設定上採用作者和編輯的關係,在不熟悉的領域將自己熟悉的事情套上算是一種常見的寫作技巧,所以他就用著帳號回下:期待老師在新領域的一番耕耘。

在看第二章時那種熟悉的感覺又浮上心頭,一章章看過感覺也一層疊上一層,直到第五章時許博遠不再回覆文帖。

他想起葉修到G市那天,他曾經問過他到這幹嘛,葉修回:「就只是來這找找靈感。」現在看來對方還真是認真工作,而自己卻成了他的工具,為了這齣故事隨他擺弄操縱的提線玩偶。

葉修曾經和他說過的話,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亦或全部都是為了要引導他的逢場作戲,許博遠就像一腳踩進泥沼中似,越是掙扎越是深陷,直到被完全吞入葉修話語的泥沼中窒息。

這是把我當成傻瓜了嗎?

許博遠茫然,他不禁懷疑起自己真的認識過葉修這個人嗎?他強大卻又深藏不露,他慵懶卻又面面俱到,你別想看清他,卻又得被他看透。

很不舒服,渾身的不對勁。

許博遠自此沒再看過《吾與汝》的更新,直到那一天。

縱使有一個人不再觀看連載,君莫笑的更新也不會因此停止,即使他注意到了。

那天在許博遠電腦中發現絕色這個帳號後,隔幾天葉修閒暇時就把他印象中不再看到藍河回覆後的文帖翻出,一頁頁搜索著,在龐大留言基數下還真讓他找到絕色的留言。

一直以來許博遠都是每看必回的個性,所以當他不再出現後葉修也有感到好奇,雖然猜到他可能換了個馬甲但既然都叫馬甲了哪那麼容易被扒下,於是當他發現絕色這名字時幾乎毫不猶豫地深信他在那之後就是一直用這個帳號留言。

葉修一篇篇文帖看下去,一個個回應讀過,即使沒有回覆也都將回應內容悄悄記下,只有名為絕色的回應。

在看到絕色回應《吾與汝》的時候葉修就知道許博遠也有看這篇故事,這篇以他為原型的故事。他沒有刻意掩飾也沒有刻意凸顯他們的相處,只是盡力用他的方式去描寫這場情,述說這場愛。

在發現絕色不再回應後葉修不待思考地就認定許博遠已經發現真相,雖然對於他沒再繼續看下去感到無可奈何,可故事不會因此停止,他想要告訴許博遠的話也都在這裡面,他必須要完成這本書。

四月,全國各大書店突然上架君莫笑的新書,毫無預警。

 

《千機》 任我,解你一言千機。

「一句話,可以帶來多少變化?」

「一句話,可以有多少種解釋?」

「一句話,可不僅僅是一句話。」

 

沒有任何電子閱讀管道,沒有任何官方宣傳,《千機》靜悄悄地上架,不動聲色地引起文學界波滔洶湧。

《千機》的出版成功證明,人與人的交流才是最有力的宣傳。

另一方面引發熱烈討論的是君莫笑在書末的後記內容。

 

致 天上的你,你肯定會發現《千機》少了一個部份,不是我忘了,而是我希望這本書是由你來完善,所以我將那部份留給你,留給我一生的摯友。

 

因為內涵的意義註定了《千機》不會有衝擊銷售榜的能力,即使這樣它還是在第一週就擠進前五名,對於一本不走大眾胃口的書而言算是可圈可點的成績。

這本沒有迎合大眾的書卻獲得各大文學獎的青睞,一次奪得三個國內獎項。

「一句話帶來九篇故事,它們曾經相同,卻在一句話後走上不同,在君莫笑筆下躍然紙上的文字,讓一本書中擁有九種深刻。」擷取自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小說家獎,評審評論。

除了年度小說獎君莫笑也一舉拿下年度傑出成就獎,更獲頒兩年一次的東方文豪獎,對葉修而言算是實至名歸。

十四年創作生涯,這是葉修第一次出席文學獎頒獎典禮,無一缺席。

在鎂光燈下走上頒獎台的葉修,聚光燈在那一刻只為他而亮,所有人的焦點都在他身上,在創下如此輝煌紀錄的他身上。在家看著轉播的許博遠緊抓住手中抱枕,看著這樣耀眼的葉修他甚至有落淚的衝動,因為他知道這樣的榮耀是多麼得來不易。

在刺眼白光下眼眶下依舊帶著的淡淡青色,是這場光輝榮耀留下的痕跡。

 

十月中旬君莫笑的《傘人》迎來完結,而後興欣官方宣布與君莫笑不再續約。

文藝界一片譁然,這又是怎麼回事?

興欣好不容易搭上這尊大神居然會放手,那君莫笑又要簽到哪個出版社去?可過幾天大家就發現君莫笑的帳號居然連續數天不曾登錄,最後登錄時間赫然停在《傘人》完結那天。

葉修大神這又是鬧哪樣?又玩馬甲去打算再再出道嗎?

各種猜測充斥全國,從網路到現實沒有人不談論這件事情。

在興欣公布消息那天許博遠就迅速點出睽違已久的君莫笑的QQ視窗,他的頭像自然是暗淡灰色,可對這長年隱身的傢伙而言頭像出現色彩才讓人出乎意料,他直接敲上一行字:怎麼回事?

當然沒有得到任何回覆。

接著數天許博遠都每天一問,還常常掛念著QQ深怕錯過任何提示音。

除了廣大人民群眾,身處出版界的編輯們當然也會交換各種消息,不一會就有和伍晨熟識的人套出一個奇妙的答案:葉修回家去了。

這消息傳到許博遠耳中他也是一片茫然,回家?回什麼家?難道他以前不在家裡嗎?那回家了跟不再簽約又有什麼關係?

葉修一時間成了全身謎的男人。

除了出版界和葉修最為相熟的作家們也四處探口風,尤其矛頭第一時間都指向和葉修關係最不淺的蘇沐橙,可套出來的答案也是和伍晨一模一樣的:他回家去了。沒有其他多餘的透露,眾人也不清楚究竟是真不知道還是有不能說的原因。

許博遠思前想後許多天,想起葉修用葉秋之名的事情,那時似乎有說到他和家裡的關係問題,所以這問題嚴重到離家了嗎?

回家後不簽約也是因為同樣的問題嗎?還卡在他們之間的家庭問題。

沒想到才慶幸著葉修回歸文壇不到三年,他又從這片屬於他的天地離開,魚不能離開水,缺了魚的水也將失去生命力。

許博遠打開興欣論壇,點進君莫笑版看到架上三本完結的書,鼠標緩緩移向《吾與汝》的封面,點擊閱讀。

 

 

  

ღ我將一切放在文字中ღ


T.B.C.

接下來要出門停更幾天。

评论(6)
热度(32)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