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11

架空│作家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關注前請先看

 

 

 

 

許博遠的電腦螢幕停在《吾與汝》的結尾,藍白光芒在黑暗中顯得特別刺眼,可房內的人一點也不在乎,即使少掉這片電子光他的大腦也早就熱得像恆星一樣自帶光芒,過度思考的後果就是給他帶來像發燒一樣的不適,還有無法入眠的焦躁。

心似是被倏然打開一扇門,讓他直面自己一直沒有意識到的真心。

他努力切割小說中的人物和自己,卻一次又一次發現兩人的想法不謀而合,簡直就是自己也不明白的心情而葉修卻是看得一清二楚一樣,不寒而慄。

一開始他就只是一葉之秋的千萬書迷之一,對葉修抱著崇拜和敬仰的心情,期待著他每一次的新作品,和普通書迷相去無幾,還稱不上瘋狂。當上編輯後也只會偶爾幻想和一葉之秋在工作上的交集,畢竟對一個初入社會的小編輯而言,像葉修這樣大神的作家也只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更別說他是個連遠觀都觀不得的人。

諒許博遠的思維跳脫到堪比包榮興,也想不到有一天他居然會對葉修抱有想和他在一起的想法。

對葉修不自主的關心究竟是天性還是另有心思,在新年酒會上不願當個外人的一瞬情感,是錯覺還是提醒。一點一滴在相處中如春筍冒頭的感覺被挖掘而出,血淋淋的攤在眼前逼迫他直視。

故事裡男主的告白在許博遠腦海中縈繞不去,糾纏他一夜不眠,明明只是短短四字,只是故事的劇情,還是男男的告白,究竟為何可以抓住他的真心不放。

他不禁懷疑,葉修在故事前的鋪墊,記錄下他們一年生活的鋪陳,都是為了將他的情緒帶入,帶入那個以他為原形的角色。

讓他為此輾轉反側。

不敢去細思為什麼他不能平淡看過,當成一篇普通的稿子,帶著品味的心情去看,或者是,這篇故事的劇情已經動人到可以讓他因此產生錯覺。

產生葉修就坐在他身旁,在煙火絢爛之際回頭一顧,輕道出深情邀請。

甚至想要脫口而出,和他重疊的那聲好。

無法置信。

用枕頭緊掩口鼻,似是想要借此讓自己清醒,徒然無功。

 

「天!老藍你是發生什麼事情?一夜變身為國寶。」和許博遠恰巧同時進公司的筆言飛湊過來一番端詳,臉上盡是不可思議。「你失戀了?」

痛快地給筆言飛一個白眼,許博遠在心中自嘲,還有誰會像自己一樣把戀愛搞成像失戀?不過實在是這個真相太過驚人,讓他翻來覆去腦海盡是無法驅趕的思緒,徹夜未眠,直到被朝陽喚回神。

「也是,就沒看過你談戀愛哪來失戀,所以是告白失敗?沒關係這種事情習慣就好,今晚讓哥們陪你澆澆愁就過去了。」

筆言飛豪爽搭過許博遠的肩,帶著人走進電梯,還好一番安慰,似乎已經接受這個自己想出來的設定。

雖然被誤解了,許博遠也不想解釋,難不成他要和他說:你哥們是因為發現自己喜歡上個男的才變成現在這樣。

不過即使思考了一個晚上,他也不敢確信這樣的感情是不是一時錯覺,畢竟或多或少都有些受到小說的影響吧,那是葉修的小說,是文學界祭酒的文字。

「那今天晚餐就你請客了,感謝你啊!」既然有落在眼前的好康,不好好珍惜可是會天打雷劈,許博遠乾脆就順勢蹭頓飯,也好交流交流感情。

順便讓自己轉移下注意力。

熬了一夜精神都有些恍惚,一天工作下來幾個小失誤累積起來也都讓同處散文部門的各個人發現他的異狀,紛紛慰問幾句,而筆言飛更是像要替他解危說出他自己信以為真的解釋,實際上卻讓許博遠收到更多憐憫的眼神,他也疲憊地放任事情發展。

等到晚上一起吃飯時,幾乎各編輯部都已經知道許博遠告白失敗的事情,他走在路上都能收獲不少安慰,還有人問要不要給他介紹下一個對象,說是這樣比較快走出陰影。

「藍橋是看上哪家妹子啊,她這麼沒眼光?」曙光旋冰夾下架上的燒肉放進口中,口齒不清地問。

「就是啊,像老藍這麼好的男人我都想帶回家了,她居然還拒絕簡直沒眼光。」筆言飛點頭如搗蒜地附和。

話題沈寂,其餘四人帶著詫異目光凝視筆言飛,坐在許博遠一邊的入夜寒更是將他拉近自己,遠離他。

發現大家異狀的筆言飛思考一下才恍然,「我去!你們想哪去了,我只是想表示老藍實在是中國好男人啊!我們明明就一起做過那檔事情,你們還懷疑我的性向嗎?」

「喂喂老筆你講話講明白啊,什麼那檔事多難聽。」

「不過還真想不出好聽點的說法。」

「真是年少輕狂。」

「大春你不會說你大學時在宿舍沒有做過這檔事吧!」

一開始的聚會緣由很快被眾人拋在腦後,天南地北地聊起來,只要有人開話題就不怕沒人接下去,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兄弟也不過如此。

許博遠跟著一起胡鬧,很快心中的煩悶就被消除不少,反倒是剛才一句帶過的性向問題讓他深思起來。雖然沒有真的交往經歷,但靠著五指姑娘度日的許博遠對蒼井空這類人物也不陌生,至少可以肯定自己對女生的慾望,現在雖然沒對葉修產生性慾,可是想和他在一起的心情卻是一點一滴在鞏固。

「喂喂你怎麼突然不說話了?就別再難過了你還有我們這群好哥們啊,不好好珍惜可是會遭天打雷劈的,快我給你夾肉多吃點啊!」筆言飛手肘跨在許博遠肩上,將人身體壓著向一邊傾斜,一手持箸一次從烤肉架上掃下四五片肉片夾入他碗裡,拍拍他的肩頭讓他快點享用。

有人將飲料推到許博遠面前,有人夾菜給他,有人還作勢要端起碗好生伺奉,好在他眼明手快先一步搶下自己飯碗,被一連串舉動給逗樂的他帶著笑意說:「放肆!都給朕退下。」

「微臣遵旨。」四人異口同聲道,過一秒後全部噴笑而出。

「老藍你個好樣的居然自稱朕了,那我必須是太上皇。」

正經不到兩分鐘,話提又瞬間被歪走,不過許博遠也沒有心思去煩惱其他事情,至少現在他只想要跟這群人發瘋玩樂。

一生能遇上幾個可以在第一時間發現你的異狀,又為了你花時間花心力的朋友,就只為了讓你能夠開開心心。許博遠慶幸著他能夠遇上這群朋友,也不希望自己讓他們擔心太多。

「你個太監不是差不多嗎?」心情好起來的他也加入吐槽行列。

「你大爺!居然敢這樣損我,看我不把你整死我就跟你姓!」

 

不久後,許博遠輾轉拿到蘇沐橙的QQ號,在驗證訊息打上:我是許博遠,有私事想問。明白的告知,卻也有可能因此被拒絕加入,如果蘇沐橙不想多說或回答問題的話。

幸好這種事情沒有發生,她接受邀請的速度還很快,而且也直接自己彈窗過來。

沐雨橙風:你要問葉修的事情?

許博遠沒想到蘇沐橙會這麼直接,或者該說她怎麼會知道?登時愣了,話題比自己想像中進展的還快讓他原本該說什麼都被震得忘卻。

最後只短短輸入一個是,明明該由他引導的話題被蘇沐橙奪走主導權。不過沒差,只要結果一樣就好。

沐雨橙風:為什麼?如果你是想要找君莫笑的話,我知道的都已經說了,沒什麼好問的哦。

藍橋春雪:我是想找葉修,我有話要跟他說。可是在找他之前,可否冒昧問一句,妳和他在交往嗎?

沐雨橙風:你問得真直接。

沐雨橙風:我和葉修只是朋友關係,雖然看起來比一般朋友親近,但我們不是那種關係。

沐雨橙風:你這麼問是想幹嘛?

藍橋春雪:我只是想確認一下而已。

電腦前的許博遠緊張地直冒汗,放在鍵盤上的手心也濕得差點手滑,他還沒有準備被問及他對葉修的感情,可又必須弄清楚他和蘇沐橙的關係,危險的發言一不小心就會讓他自己暴露。

沒想到的是,蘇沐橙比他想的還要大膽直接。

沐雨橙風:你喜歡葉修?

許博遠爆汗,他有這麼明顯嗎?

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或許該坦白承認,但這種事情又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本來就因為這段時間心煩到腦子混亂的許博遠根本沒發現,如果不能接受蘇沐橙又哪裡會猜到這個結論。

QQ視窗沉寂好幾分鐘。

沐雨橙風:是我猜錯了嗎?

藍橋春雪:你怎麼會這麼認為?

沐雨橙風:你想和葉修說的話如果是工作方面已經沒必要了,又問我和葉修的關係,不過我也就是大膽假設罷了。

蘇沐橙沒說的是因為她也這麼期待。

許博遠深思一會還是決定承認,如果他連這種勇氣都沒有,又談何要和葉修在一起。

藍橋春雪:對,我喜歡葉修,所以我要找到他。

沐雨橙風:抱歉,現在我也不知道葉修在哪,他只說一切弄好會再跟我聯絡。

藍橋春雪:……妳不會覺得這種事情很奇怪嗎?

沐雨橙風:哪種事情?你是說你喜歡葉修這件事嗎?《吾與汝》你也看了吧,我早就被洗禮過了。

藍橋春雪:那只是小說啊。

沐雨橙風:葉修是認真的,他沒把那本書當成是普通的小說。

看完書後才意識到自己感情的。許博遠一直以為那是他遲來的情愫,以為他要去追尋一段不知道有沒有結果的愛情,沒想到,這場愛情竟在在不知不覺中已是兩情相悅。

那葉修又是為什麼不開口,如果他像小說裡一樣說出口,他們或許早就在一起,而不是像現在一樣,連想要知道對方在哪都無從找起。

許博遠有點失落,他知道葉修肯定是有他的打算,他從來不會讓自己陷入不利,可有時這種精明會給人帶來無力。

既然已經錯過一次,他只能靠自己來追回,葉修沒有說出口的話,就由他來開口。

藍橋春雪:如果葉修有跟妳說他在哪的話可以告訴我嗎?

沐雨橙風:沒問題,既然確認了你的感情,我就會站在你們這邊,因為我也希望葉修幸福。

藍橋春雪:謝謝。

謝謝妳,能夠在一開始站出來支持,支持這段世界上少數人的愛情。

許博遠在未來想起時,還是會慶幸,慶幸在一開始遇上的是無條件接受並支持他們的蘇沐橙,如果換一個阻止他想抹殺他這段感情的人,許博遠和葉修或許就不會有開始。

因為他在這路上還是如此茫然,一個人前行,只知道要走到他身邊。

 

日子一天天過,該做的工作一樣不少,許博遠甚至還增加了一名負責作家,一名活潑有潛力的孩子,從不害羞於求問,常常掛著和藍橋春雪的小窗畫面,一有問題就立刻發言,編輯部的人都在笑他現在就像個保母一樣,幾乎一刻不離潛力新人。

可是許博遠也不覺累,對於每個問題都細心解答,自己能告訴他的知無不言,因為他相信這孩子未來肯定會成為散文界的一顆亮眼新星。

工作上的順遂卻沒有帶到感情上,葉修還是無消無息,要從中國十三億人口中找一個人,那真的是海底撈針,無從找起。

除了每天都期待著蘇沐橙的消息,他還看著各式各樣報紙希望哪一天可以在上頭看見葉修的名字,畢竟媒體記者的網絡能力不可小看。

無可奈何的是,時間正在消磨著他的希冀,一天過去,一個月過去,一年過去,先是迎來又一年一個人的西洋跨年,再迎來奔車回家的團圓飯,陪著親戚家的小孩玩耍,應付著家裡開始談起的婚姻問題,一點一滴沒有葉修的日子讓他越加疲憊,可又讓他越加肯定對葉修的感情,他不想放棄,只要還有一絲機會。

一年又過去一半,G市的天氣已經熱得讓人走在路上汗水直流,出趟門像是泡進水中再被拎出來,泡的還是溫水不是冷水。

某日偷得浮生半日閒的許博遠趁著朝陽尚溫和,踩著騎樓下的陰影出門去吃早茶,穿著一件短袖格子衫和牛仔褲出門入了酒樓,來得早讓他給帶了個靠窗的位置。

一個人用餐,沒有人陪著聊天,卻可以安靜地欣賞各桌風景。有一家四口兩大兩小和樂融融的景象,小孩邊吃邊玩耍的模樣看得人心情跟著愉悅,童心似是跟著一起被帶動;有白領階級一邊喝茶還一邊刷著ipad,眉間微靠,下一秒就拿出手機劈哩啪啦交談。當然也有和他一樣偷閒來吃個早茶的人,看著每個人不同的神情總會去猜想別人帶著的故事,就像他現在心中永遠掛念著一個人。

茶水喝多了,許博遠離開座位去洗手間,洗手時抬眼竟在鏡中看見那張睽違一年的臉孔。

「葉……」許博遠迅即轉身,葉修的名字就要脫口而出,最後在陌生的感覺下生生吞下到口的字。

「請問你認識葉修嗎?」

和葉修神似的男子轉過頭,看著從未見過得許博遠雖然疑惑卻沒有任何失禮的表現,彬彬有禮地帶著紳士笑容,與葉修有點差別的聲音說:「請問你是哪位?」

「抱歉,你好,我是許博遠,曾經是葉修的鄰居。」許博遠猶豫一下,端詳著對方一會後開口:「你是葉秋嗎?」

聽到許博遠這麼說,男子突然笑出來,讓他不禁擔心自己是不是猜錯了,可是葉修的確跟他說過他是借自己雙胞胎弟弟的證件簽約,那原本那個名字應該就是弟弟的名字沒錯啊。

「居然連我的名字都知道,看來葉修跟你講過的事情還不少?」葉秋側身讓過洗手臺給其他人,想起他們還在廁所內便邀請許博遠到外續談。

兩個人站在廁所外被稍加裝飾過,亮著昏黃燈光的廊道,許博遠看著葉秋和葉修一樣卻又不一樣的外表,讚歎一個人的氣質還真能改變外貌,筆直的站姿拘謹的動作,還有臉上謙和又正經的商場笑容,如果葉修不是一名作家而是商人肯定就長這個樣子吧。

「那個,我會知道你的事情是因為之前和葉修簽約時他說的,希望不會讓你感到不快。」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他居然會將這種事情隨便告訴一個鄰居。那你叫住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我想要見葉修。」單刀直入,好不容易逮到一個最接近葉修的機會,許博遠可不能讓他白白溜走。

「為什麼?你是個編輯吧?葉修已經退出文壇了你找他又能幹嘛?」葉秋道,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可語氣中卻已經是明白的拒絕回答。

許博遠不明白他不過是想要跟葉修見一面,他的家人卻連這樣也要阻擋?

「我是有私事想要找他。」

「既然他沒有給你連絡方式就是不想再跟你有交流吧,他好不容易回家我們家裡的人也不希望他再跟文學界的人有糾葛。」葉秋抬手看了一眼他手上的銀色勞斯丹頓錶,略帶歉意地向許博遠道別:「抱歉,我等會還要開會先離開了。」

看葉秋的表情許博遠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藉口離開,但他沒辦法要求人留下,人家的態度已經很明顯。

點頭和葉秋致意,許博遠後腳也跟著離開,看著葉秋回到自己座位用餐他實在沒有那個厚臉皮再貼上去,卻又不甘這難得一次最接近葉修的機會居然要眼睜睜放走。

等到回過神時,他已經站到葉秋桌旁。

「可以告訴我葉修在哪或者告訴我他的連絡方式嗎?」許博遠微彎下腰,擺低姿態只希望可以找到葉修告訴他自己的心意,可葉秋僅僅看他一眼,不再像一開始一樣對他和顏悅色,語氣更是冷得像寒原一般,道:「抱歉,我無可奉告。」

然後丟下一桌未食完的餐點,拿走帳單,離開。

許博遠乾站在一旁許久沒有回神,直到服務生過來收桌子,他還愣愣地退到一邊沒有離開。

大概是第一次遭到這種對待,許博遠有些無法理解,他的世界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突如其來的洗禮太過澎湃。

許博遠不太清楚他怎麼回到家的,只是冷靜下來後也覺得自己或許也有過錯,但應該不至於被這樣對待吧?

沒有找到葉修,也沒留下人的連絡方式,或許還在葉秋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許博遠煩躁地胡亂抓著頭髮,眉頭緊蹙將頭埋進燈光下的陰影。

 

 

 

ღ迎面而來的是連時間都無法沖淡的感情ღ


T.B.C.

這章卡成狗……刪稿刪到腦子都混亂了不知道自己寫過什麼

最後還是不太滿意…………我還會努力修改…………

希望小藍還沒有OOC到連他爹娘都認不得了嗚嗚嗚嗚嗚(沒自信

對不起最近一直出門沒啥時間更新,我還是先以關窗為目標

這次廢話有點多,就醬。

评论(7)
热度(23)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