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14

架空│作家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關注前請先看

 

 

 

 

由於現在的葉修沒有和任何出版社簽約,自然沒有責編的存在,一切事情幾乎都是直接由總部的人負責通知和處理。他一抵達十九層剛出電梯就被這段時間負責和他接洽事情的小陳捕捉,拽著人到處奔波,許博遠就一直默默跟在一旁。

一直以來在稿件方面從來不需要責編擔心,又沒有參加幾場活動的葉修哪裡會體驗過這般對待,第一次感受到「最好不要試圖把自家責編給逼急」這句話的深刻含意。

在一旁的許博遠反而比葉修要熟悉這個場面,在出版社也晃蕩幾年了他怎會沒看過其他人化身為恐怖編輯的樣子,而他唯一一次接近恐怖編輯狀態就是找君莫笑邀稿的那一次。

不禁感嘆葉修真是給他帶來許多不同體驗。

繞完許多不同地方,葉修都快懷疑小陳是帶著他來認識榮耀總部的,才終於在五點半超出一點時間時被帶回宴會廳門口,簽到入場。

簽到桌的負責人盡責地向許博遠收取邀請函,葉修趕緊跳出來解釋說:「他是我邀請的人,可以帶進場吧?」

「好的沒問題,兩位請中間大門入場。」行禮恭送葉修離開,服務員又著手處理下一位賓客的事情。

葉修進場時場內還只有零星幾個閒來早到的人士,可這不妨礙他在這場宴會中的重要性,幾個人立刻圍上來對葉修好生祝賀,舉著酒要同他敬一杯才發現他手中還沒有雞尾酒,趕緊招呼服務生過來遞上。

隨著時間越來越晚場內漸漸擁擠,還沒到真正開場的六點葉修就已經兩杯雞尾酒下肚,幸好雞尾酒一直都不是為了灌醉人的存在,葉修還能在上台致詞前保持著不臉紅的狀態。

在致詞前終於偷得一小段休息時間的葉修立馬抓著許博遠躲到一邊,離那些政商名流越遠越好,臉上一直掛著的和顏悅色也被他拋到太平洋去。

「這酒會到底是為了祝賀我還是來殘害我的。」

不在人群的眼皮下,葉修握上許博遠的手補充能量,他也只是笑著鼓勵葉修繼續努力。

「你不是應付得挺得心應手的嗎?」

「哪來的話,這只是在社會上生活的必備技能。」

「不忍說看你在家裡那種樣子完全想像不出你還有點這種技能。」

「寒葉飄逸,灑滿我的臉,吾藍叛逆,傷痛我的心,你講的話就像是冰錐刺入我心底,哥哥真得很受傷。」葉修忽然高歌一曲,音調還怪異地像是每個字都在走音,許博遠顧著場合趕緊摀住葉修的嘴不讓他繼續唱下去,可是葉修講話雖然含糊還是硬唱完一曲。

「我去,你哪學來這奇怪的東西?」都快連音樂都稱不上了。

「廣告啊,小藍你沒跟上流行這樣不行。」

「我怎麼聽不出來這會跟什麼東西的廣告扯上關係。」許博遠一臉嫌棄,就是怕葉修又是隨意作詞編曲來糊弄他。

「沙茶醬廣告,哈哈哈厲害吧,我第一次看到時也是嘖嘖稱奇,真想認識一下那廣告的發想人。」

「……我回家再來百度一下。」

偷閒的時間沒有多長就換葉修上台致詞,同樣的話他也不想再說第二次,酒會這場合也不像記者會那麼認真,葉修就是簡單幾句致意,然後感謝到場的各位還有希望大家用餐愉快等。

說是祝大家用餐愉快,葉修自己反而沒碰上幾口食物,要不是許博遠一直四處夾些主食來給他,他可能一個晚上就喝酒喝飽的。

一名晚到的政界中高層人士一進場就直接找上葉修,熟稔的打上招呼。

「好久不見葉少爺。」

「劉處長您好,沒想到您也會來這酒會。」

「哈哈老葉有這麼一個出息的兒子我當然要來恭賀幾句,可是聽說你今年回家裡做事沒再從事創作啦?」

顯然來者大忙人一個,還沒有時間關注葉修剛發表的記者會談話,葉修也只好再複述:「不是沒有創作只是沒發表罷了。」

「那太可惜啦,我回頭再跟老葉勸勸讓他鬆鬆手,不然我大中華文學可不平白喪失了一名才子。」

「劉處長過獎,不過這種事情就不好意思勞煩您了,相信家父自然有他的打算。」

「我就打個電話和他敘舊聊個天順口帶下,不會麻煩。」劉處長舉起手中一進門就從服務生盤中拿過的雞尾酒,邀葉修碰杯,道:「恭喜你獲獎。」

「謝謝。」

又送走一名商界名流,許博遠給葉修遞上一盤正餐,讓他多吃點,一邊問著剛才劉處長提的事。

「你家裡是不同意你走文學?」

喝了一堆酒水總歸不能止饞的,葉修恨不得扒著食物一頓狼吞虎嚥,表面上還是努力維持著形象,一口嚥下趁著空檔回答問題,「一開始是,不過現在好點了,只是我本來就是打算照著自己想法瘋狂一把後就回家當他們的乖兒子,所以也沒再提出想要重回文學界的事情。」

「不會後悔嗎?」

「當然不會,不過是換個地點換個工作,只要我的腦子還供應我靈感我就會繼續寫下去,發不發表對我而言真沒那麼重要。」雖然葉修一直笑著,許博遠還是在他的眼中看到丁點落寞,或許他真得不後悔,但要說沒有遺憾肯定是騙人的吧。葉修又說:「至少我最後還拿了這個獎,也算離開得挺風光啊。」

「……那我還可以繼續當你的讀者嗎?」

「當然,只要你想要,你就永遠是我的頭號讀者。」葉修現在就想緊緊抱住許博遠,告訴他我在這裡我不會離開,只要你想要的我都會為你排除萬難給你留下最好的位置。無奈場合卡在那,無辜的酒會又再次遭到葉修的怨念攻擊。

原本長達三個小時的酒會最後被葉修以醉了為由提前離開,就算一杯雞尾酒的酒精含量都不高,但一場敬酒下來葉修只是普通人還偏差一點的酒量也不堪負荷,雖然走路還能直著前行可腦袋早就不像平常一樣順暢運轉。

酒店離榮耀總部不遠,但量著葉修的狀況小陳還是貼心的給他打了輛車直接載人回去,還麻煩一同前來的許博遠好好照顧並在抵達時給他打通電話報平安。

葉修算是酒品不錯,醉了後只是想睡覺也沒有其他劇烈反應,撐著眼皮進到房間還能跟許博遠說晚安才噗通倒床,晚安是說了,可鞋子卻忘了脫。侍奉著他脫鞋褪去外衣替他蓋好被子,許博遠洗好澡才滾進被窩。

早早入睡,準備明天一早趕火車回G市。

 

有著酒精的助眠,葉修這一覺睡得安穩無比,高質量的睡眠時間不必長就可以消除疲勞,大清早六點也沒有宿醉症狀的葉修就從被窩中翻滾著醒來。

他轉過身曲肘支頭欣賞許博遠的睡顏,人睡得正熟沒有夢囈卻輕輕打著呼嚕,許博遠早已是成人的骨架和外型,臉上意外還帶著脫俗的清秀,睡著時看起來比同齡的人顯得更年幼。葉修耐不住用指腹輕按他的臉頰,第一下還沒有任何反應,待他玩到第三下時許博遠黏膩的嗯一聲,稍嫌不安穩地微蹙起眉,葉修心中警鈴大作暗叫不妙,男性早晨的生理現象正在葉修睡皺的西褲下叫囂。

正所謂不作死就不會死,無奈情人就在眼前的葉修儼然忘了這個真理,落荒逃進浴室裡解決自己作死的後果,然後又順便沖一次澡,在沒有攜帶衣服入內的情況下圍一條浴巾遮掩下體就出浴室。

在葉修開始沖澡後沒多久就醒來的許博遠看一旁沒有人的床位,再聽見隔牆悶悶的磅礡水聲就沒有馬上下床,裹著被單再閉眼瞇上一會,聽著水聲停止然後開門的聲音,撐起身體轉向浴室門口,成功捕獲一隻半裸葉修。

看著葉修平日不見光的肌膚上涎下幾滴水珠,濕漉漉的髮絲沒了平時蓬鬆感服貼在臉側和耳後,髮尾不時滴答落下承受不住引力的水滴,打在他的肩骨滑進鎖骨在窩裡打轉。

許博遠的喉嚨乾啞的好似要燃燒起來,幾乎覺得一開口說話就會聽見自己慘烈的聲音,努力嚥著口水試圖要潤濕那片乾涸地帶。

「小藍啊……這是看哥的身體看到入迷了嗎?」一開始只是意識到許博遠醒來,但再過一會卻在他眼中看見深黯火光,還有喉嚨那上下滾動的喉結,葉修自己都沒想到他一具宅男皮囊居然也能勾人慾望。

恍然發現自己看著一個男人的身體發愣,許博遠臉上浮上一層緋紅,耳根子更是燙傷般紅艷,支吾著說:「你、你少臭美。」然後還是將頭稍微撇開,等葉修穿好衣服。

葉修呵呵一笑不予置評,只圍一條浴巾他也覺得冷,手腳俐落換裝又是T恤牛仔褲的簡單搭配。

又是一天飯店早餐,在用餐時許博遠就和葉修說自己等一下就準備要回G市的事情,昨天一整天在一起都快忘了兩個人其實還是異地戀這件事。

「那我跟你一起去火車站吧。」

「哦哦,你也要回去了?」只知道葉修來B市是為了新聞發布會,關於他之後是否還有安排許博遠一概不知。

「可不是,我現在也算一名公司員工,哪能不趕著回去上班呢?」

一個獎項是一件殊榮,在有些人眼中它珍貴不凡,在有些人眼中它一文不值,因為它什麼也無法改變。

收拾好行李葉修和許博遠一起搭公車前往火車站,各自買下往G市和S市的車票坐在候車處等待。

「明明說好不再離開你。」

葉修明目張膽也不稍加掩飾直接握上許博遠的手,一開始還想抽手的許博遠在葉修無法抗拒的力道下也任著他握住,這次過後還不知道下一次感受到這溫度是什麼時候。

「不過是分隔兩地,你不要再毫無音訊我就不會害怕,我相信你。」

「我會每天打電話給你,不可以拒接。」

「那些還不知道你有手機的人怎麼想像的到有一天葉修居然也會巴著手機不放。」許博遠低笑,想到一群人圍觀葉修用手機的畫面,好像參觀動物園一樣。

「我也會開QQ一天二十四小時掛著,跟便利商店一起全年無休,歡迎敲打。」

「QQ……噢不!你還是別開了我們用手機就好!」

「有八卦!」

「才沒有八卦。」只有我一年份每天發給你的消息。

「小藍啊情侶間要坦承相待,說謊隱瞞是不對的行為,這會傷害到我們之間的感情,所以快,現在還算你自首無罪。」

「反正我不說你回家肯定還是會去開,我不要講。」撇頭不理葉修的循循利誘,許博遠現在就恨QQ怎麼沒有像skype一樣有刪除訊息的功能,是不是該去建議一下。

許博遠的車次比葉修的要早來,上車前葉修將頭湊到他耳邊低語:「等我去G市找你。」然後放開一直握住的手。

失去覆蓋的手很快感受到十月下旬的冷,許博遠握緊手,說:「嗯,我等你。」

兩個人揮手道別,短暫一天相處後又是不知盡頭的分離,心中苦澀無法避免,可只要心還在一起他們就不會懼怕。

 

回到各自城市後葉修真的履行他一天一電話功課,每天下班第一件事情就是掏出手機打電話給許博遠,有時他還在忙就等著他忙完回撥,天天熱線你和我,閃瞎單身狗。

幾次瞥見葉修拎著手機笑得好不幸福的樣子葉秋都上門關心一下自家老哥是不交了女朋友,得到葉修高深一笑,頓時不明覺厲。

一個月的新開始,放假日的許博遠起了個大早,心情愉悅地哼歌給自己準備一頓堪稱豐盛的西式早餐,一邊咬著吐司一邊滑手機刷網頁,愜意自在。

如此普通或許美好的有些不平凡的一天,在許博遠聽到電鈴打開門看見本該在S市此時卻出現在他眼前的葉修,不得不懷疑是自己今天起床方式錯誤還是過度想念終於出現幻覺,總之在葉修拉過他一番驚天動地的狂吻後他才肯定,壞掉的不是他而是葉修。

嘴角還殘留著剛才交吻帶出的唾液痕跡,一開門就收到如此措不及防的熱烈招呼,諒身為情人的他也有些反應遲緩,愣愣地問:「你怎麼會在這?」

關上門,葉修熟門熟路的走進客廳坐上沙發,拍拍一旁位置示意許博遠坐下,好似他才是這屋子的主人。等許博遠坐下葉修才回答:「不是說了會來G市找你嗎?」

「這才過一個禮拜,難不成你打算接下來每個禮拜六日都到G市報到嗎?」隨便算算往返車票錢許博遠就覺得果然收入差距不能小看,就算忽略車票錢車程耗時也不可小看,來回幾乎要坐掉一天半的時間啊!

「如果小藍想我這也不是不行。」

看葉修認真思考起的樣子,許博遠趕緊打住他的思緒,「我想你可是不想要你這麼累。」

「呵呵哥也就是說說,一個月我能來一兩次就偷笑了。」葉修側抱住許博遠,聞著他身上沐浴乳與洗髮精混著些許油煙的味道,就知道他早餐又是賢慧的自行下廚,「只聽著小藍的聲音和看影像根本不能滿足,還是能碰到小藍好。」

「葉修……」許博遠雙手被箝住不能回抱,只得輕抓著他的手臂,他又何嘗不想念這溫度,還有那即使不喜歡他抽食卻已經不自覺追尋的氣味。

「去看電影嗎?」葉修提起這曾經被自己吐槽過的活動,不為別的,就是想要和他做遍所有事情,留下兩個人的回憶。不管是什麼樣的事,只要和他一起就是幸福的,他終於能理解那些平時不看電影卻會花大把時間陪女友男友看電影的人的心情,只是因為他在。

為了這葉修還找一堆同事打聽近期有什麼推薦的電影,又是上網刷遍各大評論從好到不好的都一個不缺全部掃過,最後找上一部文藝片,沒錯,文藝片,而不是情侶檔滿座的愛情片。

許博遠自然是應下邀請,帶著葉修去他在網上查過有上映的影院。

兩張票一桶鹹甜摻半的爆米花配上一杯可樂。

這是敘述一名因病從出生就沒有出過醫院的少年的故事,醫院是他外在的框架而他的心卻從來沒被框架住,他敞開心胸在這個僅限的世界盡情體會生離死別悲歡離合愛恨情仇,他從來只接收別人的感情而沒有自己的感情,因為他不能有,直到他在醫院遇見一名和他一樣的女生,他們相談甚歡原本一個人欣賞的世界一時多了一個同伴,某一天少女發病走了,少年目送著她的家人將她接走,在那時他明白少女發病的原因,因為他也動情了。

整部片的著墨處幾乎都在少年眼中所見的情感,導演對於情感特殊的表現手法震撼人心是此片獲得好評的一點,而對於日常平淡的鋪陳更襯出人類情感的瘋狂,少年少女想表達的是我們對於別人常冷眼旁觀,會不帶情感的去嘲笑諷刺,可是當那些感情換到自己身上時,就像少年少女一樣即使知道前方是一條死路,還是會義無反顧地向前。

播映結束出場,葉修就只說兩個字:「好片。」許博遠表示不能同意更多,可又找不到其他詞來描述自己的心情,因為他需要更多的時間去反覆體會。

直到回家時,許博遠突然冒出一句:「如果是我也會跟那個少年做一樣的決定。」

前路漫漫,至少我還知道我喜歡你。

葉修吻上許博遠的唇瓣,僅止於此,四瓣紅唇交錯吸吮,甚至用齒列輕咬而下,還是不願停止交相舔舐。嘴唇、唇下、下顎、頸子,最後葉修在能感受到許博遠快速跳動的脈搏的頸動脈上咬下一口,惹得人吃痛地倒吸一口氣,反射要推開他反而被緊扣在他懷中動彈不得。

「別擔心,我在你身邊。」不管你做出怎樣決定,我都陪你一起走。

吻得太過激烈,兩個人都起了反應,相顧尷尬最後一起衝進浴室互相幫著對方解放,手淫這事只要是個健全男兒誰沒做過,可握著別人熱燙的弱點還是讓許博遠有些羞恥動作也稍加拙劣,但在葉修那兒的感覺光是許博遠在幫他做這檔事的意識就讓他險些秒出,慶幸最後還是保住男人的面子。

弄得一蹋糊塗兩個人乾脆都早早洗澡,一個下午就抱著臺電腦打混,葉修向許博遠提起他十二月五號要去瑞典的事情,問他要不要跟著一起去。雖然心情上一百萬個願意可工作這現實問題擺在眼前,許博遠只說他努力看看能不能請假沒有直接答應。

葉修揉著許博遠的頭髮,說:「真不行沒關係,反正我們還有很多機會可以一起出去玩,不過如果你不能去我可能也沒心情玩就早早打包行囊滾回來了。」

「你就一個字,懶。」笑著肘擊葉修的腰,明明自己的問題怎麼就還怪到他頭上來了。

「呵呵,小藍懂我。」

 

 

  

ღ熱線你和我,閃瞎單身狗ღ


T.B.C.

繼續努力衝刺。

评论(8)
热度(22)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