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17

架空│作家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關注前請先看

煩啊都轉圖了還屏我!!怒外連!!!!發個文怎麼這麼心累QAQ

 

 

 

 

為期八天的諾貝爾週自然是天天都安排了相關活動,可葉修和許博遠依舊是天天找時間出遊,恨不能在斯德哥爾摩每個角落留下他們的足跡,在這城市中或許葉修偶會被關注著諾貝爾獎的市民或遊客認出,但即使和許博遠牽手走在街上也不會受到異樣注目,他們就同其他情侶無二。

葉修和許博遠徒步在老城區中,古色古香的街景──黃褐色調的建築,石頭鋪砌的道路,還有騎警噠噠的馬蹄聲──讓人有穿越到中世紀的錯覺,尤其在人潮未豐的天啟明時,城區安靜得好似連房屋上積雪鬆動的聲音都聽得見。

從道路到裝置藝術到建築,百年的古老痕跡和現代的科技巧妙融合毫無突兀,他們嚐過古井流出的甘甜淡水,搭過馬車環城區,在咖啡店品香看落雪,也在雪中傘下偷來一吻,將手塞在一人的口袋中取暖。

在手工藝品店中買下一座玻璃藝品,健談的店員和他們介紹許多作品的出處或含意,更在他們結帳時替他們多包裝幾層防撞棉,讓他們可以完好的將易碎的藝術品帶回國家。

下午五點半在瑞典學院的演講,葉修著一襲黑色唐裝上頭針著繁多花紋素雅不失莊重,許博遠坐在安排給隨行人員的位置上,和所有人一起等著葉修入場。

侍者替葉修打開會場大門,全場起立熱烈鼓掌一分多鐘,用掌聲伴送葉修走大門到席上這段路,震耳欲聾的鼓掌是葉修受到的敬重,無論國內外。

葉修的演講題目是《玩文字的人》,短短三十分鐘的演講他無法闡述更多,所以他將想和讀過他的書、正在讀他的書還有未來可能讀他的人說的話留在這裡。

「語言是我們人生中無可或缺的一部分,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語言那就擁有創作的能力,而我,不過是比其他人更會玩文字一點。拿君莫笑三個字來說,我可以變成爾勿笑,你不要笑,閣下莫言笑等等,充其量就是換個文字,是拿著文字在紙上嬉戲的結果,而我藏在文字裡的心思更是幼稚的像小孩子在玩著捉迷藏,你們找到了那就無所遁逃,找不到他就一直躲藏在那不會變動也不會影響原本的文字。」

許博遠在台下聽葉修一席演講,看到的是立於文學界頂端的人,聽到的是像個小孩子一般,只因為喜歡就緊抓著不放對外界不管不顧的人。

「我和其他人相比更愛玩,玩的是中華文化五千年的文字,甘願為文字綁架一生做一名玩文字的人。」

演講結束台下的掌聲足足撐滿三分鐘,直到葉修離場還意猶未盡的感覺,報名參加此場演講的外國人大多都知曉一些中文,但在沒有即時翻譯的存在下不足以讓他們完整聽懂全場演講,可一個個人的表情都是對演講內容的投入,網路上直播的影像也讓演講內容一時間成為熱搜話題。

 

八日上午葉修和許博遠走進聖尼古拉教堂前廣場,和幾個知名大教堂相比座落於斯德哥爾摩老城區的它規模並不算大,就是在它悠久的歷史和是瑞典國王加冕典禮所在之處著名,而近期多了個曾見證王女婚禮的意義,更讓人爭相前往這個教堂在神父的禱詞下牽起下半輩子的攜手。

進入教堂內,沉重的暗金色調莊嚴肅穆讓人不禁肅然起敬,張眼所見的壁柱雕飾都是精刻細琢的木雕。教堂內三兩成群的遊客,還有坐在椅上低頭閉眼禱告的虔誠信徒,零星細語讓教堂不會因為莊重氣氛而顯得死板。

「要不要禱告一下?」葉修問。

「你信教?」

「沒什麼信不信,入境隨俗。」

兩個人找著一排全空的長椅坐下,雙手交疊握拳置於心口處,虔誠如受洗的教徒,在心中默念禱詞。

【神啊,請您守護我的父母讓他們能夠活的健健康康長長久久,不受病痛折磨。請您守護我身邊的人,守護葉修,我愛的人。然後,我想和他一直走下去。】

【神啊,我知道你們的教義中不承認同性戀,可既然你是天上的神應該不會為世俗所禁錮,您愛世人而我只愛他,請守護我們只因愛而愛的愛情。還有,請守護我的家人,因為我也愛他們。】

張開眼睛,他們沒有問對方許了什麼,不言而喻。

「我們的祈禱肯定都能實現。」葉修凝視著教堂最前方的十字架上的耶穌如是說,「因為我們會一起努力。」

許博遠笑道:「是啊。」

休息一會兒,許博遠想也差不多該去其他地方,正準備站起來臉頰卻被葉修無預警一捏。

「葉修你幹嘛?」許博遠捂著被捏的臉,轉頭瞪視葉修。

被瞪的葉修豪無悔意,是故意的卻不是在打鬧。他說:「你很累吧,可以睡一下啊,我們又不趕著玩。」

「你怎麼……」覺得自己應該沒有露出疲態的許博遠摸摸臉,不知道葉修從哪兒看出來的。

「昨晚你很晚才睡著吧,不敢亂動一直僵著身體以為我就不知道啊,今天又是七八點就醒,是有時差問題?你第一天也這樣嗎?」

「差不多,大概真有一點倒時差的問題吧。」

都被識破了許博遠也不再強撐,連兩天三四個小時而已的睡眠再加上出門在外的疲倦感,說不累都是騙人的。

「可是這在外面的不好吧。」

「你就稍微瞇一下,睡多了晚上又會睡不著。」

「謝謝,借我靠一下吧。」

「靠吧靠吧,你還跟我道什麼謝,你累心疼的也是我,快睡吧。」

葉修換換姿勢喬到一個他和許博遠都不會辛苦的狀態,大概真的是很累,就算不是很舒服的方式許博遠閉眼沒個多久就睡著,輕打着呼嚕。

期間葉修被兩名結伴的當地人認出,原本熱情的想要上前和葉修搭話,結果在他噤聲的手勢和指指許博遠的動作下,貼心地只和他揮揮手點個頭就離開。

坐靠在一個人身上睡覺總歸是不舒服的,許博遠睡過三十幾分鐘後就自己醒來,清醒第一件事情就問:「我睡了多久?」

「沒很久,有休息到一點嗎?還是要再睡一下下?」

「不用啦這樣就行了。」

看過聖尼古拉教堂的「教堂七寶」,下午他們站到教堂鐘樓的下方,仰望而上。

「唉,爬上去真是要了我一條老命。」葉修心裡暗搓搓計算這樓究竟是幾層樓高,再算算自己的體力,還是只能先給自己點一排蠟。

「不行的話我們就別上去了?」想想葉修那宅男體質,許博遠也不勉強。

「是個男人怎麼可以說不行,小藍我們走!」

付錢上樓,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大概還在樓的一半葉修就已經粗喘著氣扶牆兩步一階的走,從後面追趕而上的白髮人都健步如飛就像狠狠抽了他一巴掌。

「這沒道理……」葉修望塵莫及,可是被刺激了一把,突然又打雞血一樣來了力氣再次衝刺。

登上鐘樓頂,葉修已經掛在許博遠身上累成一條狗,運動後整個人都熱呼呼的,熱氣不停從大衣內湧出,寒冬裡流汗再吹上一陣冷風,葉修毫不優雅地打了個噴嚏。

許博遠趕緊從背包拿出衛生紙,滑過葉修的額頭額角耳鬢一點一點給他拭汗。

「不准把外套脫掉,先站到旁邊休息一下不要吹到風。」兩個人走到一邊牆腳躲過鐘樓的窗口,許博遠又遞幾張衛生紙讓葉修自己擦一擦汗,然後一邊調侃他:「葉大大你這樣的體力不行喔。」

一邊抹汗一邊喘著氣葉修非常沒有說服力地說:「我到底行不行小藍你可以自己來試試啊?」

「誰跟你講那個了!而且就憑你乖乖躺下吧!」許博遠咬牙,這個人的的臉皮可以不要向長城牆看齊嗎?大白天大庭廣眾下講這種事情。

「行啊我躺下小藍辛苦一點自己動唄,可是聽說第一次從背後來會比較輕鬆喔。」葉修就這麼莫名談起床事問題,說的那麼輕鬆那麼自然,好像在聊著今晚要吃什麼一樣,可他們在這之前可是連一次都沒有說過這事。而且似乎不知不覺中已經決定好了上下問題。

「葉不羞!要點臉啊!」許博遠的毛就像被電過一樣炸開來,臉上是像熟透的蘋果般的紅。

一直掛在許博遠身上的葉修頭又靠近一些,他們講話的聲音一直都不大,這時又小的只剩勉強能辨別的氣音,「認真的,小藍不要嗎?」聲音若游絲竄進耳底,搔癢著他的心智。

「都這麼辛苦爬上來了,我們拍幾張照片吧。」

從包中拿出相機,許博遠找上一對在他們之前上來的中年女性,用英語請她們幫忙拍照,兩位健朗女性看兩個人一眼,用瑞典語交談幾句,然後笑著接下相機。

她們還推薦葉修和許博遠站到一處平常人不會選擇的拍照地點,兩個人雖然疑惑但他們對照片也沒什麼要求就跟著人說的走,站到一塊兒葉修攬過許博遠的另一邊肩膀,兩個人的頭歪向對方輕觸在一起,許博遠淡淡地笑嘴角微微眼神很是溫柔,葉修一慣的從容姿態甚至比以前更要放鬆的樣子,因為現在他肩膀上的擔子有人可以分享,有人懂。

將相機還給許博遠時,個較高的那名女性用英文問:「你們是情侶嗎?」

他呆愣了幾秒,第一次直接被人這樣問,就算在瑞典一直沒有隱藏的意思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小小聲地說YES。

「我果然沒有猜錯,這個角度正好可以拍見波羅的海一小塊因建築和水道蜿蜒行成的藍色心型,我們都稱它是『鐘樓之心』,因為只有在這個角度取景可以恰好拍出來。」

聽完解說他們倆立刻開回剛才拍好的照片一窺,果不其然在遠方的市政廳鐘樓旁有一塊藍色愛心,還正好落在葉修的頭旁,而太陽照射出的光圈正好打在心型上點綴那片藍,好不浪漫。

「傳言和這顆心合照過的情侶都會長相廝守,我們十年前也在這裡拍過照呢。」兩名女性牽著彼此的手舉起,讓他們看見無名指上那對銀戒,精緻華美。

葉修笑著和許博遠十指相扣,說:「謝謝妳們。」

「上帝祝福你們。」她們異口同聲,誠心的祝福。

在兩位女性離開後,他們站到鐘樓的窗邊,眺望整個斯德哥爾摩藍與白交織的古城景緻,什麼話都沒有說,兩人的手交疊在石子窗沿上,安靜享受這刻寧靜。

寒冬都無法驅趕的,是人心的溫暖。

「她們真幸福。」許博遠說。

「嗯,很幸福。」葉修回答,還補上一句:「我們會和她們一樣一直幸福下去。」

「回去我就回家和我爸媽說我們的事情。」

「是我們,說好了陪你一起回去。」葉修糾正。

兩個人同時轉過頭,四目相接。許博遠說:「對,我們。」

葉修的臉孔一點一點在許博遠眼前放大,眸子中映照出的他也越來越清晰,他閉上眼用全身的感覺去迎接葉修飽含情意的吻。

在教堂的鐘樓上,兩三點人的見證下,互訴我愛你。

 

後續點下去

 

 

 

ღ許博遠,我愛你ღ


T.B.C.

下一章要刷刷刷進度過渡章啊~~~

拖延症末期的我又把自己的存稿弄到沒有半份了真怕明日更不出來

评论
热度(22)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