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吾與汝【葉藍】19完

架空│作家x編輯│OOC可能│私設有│挑錯歡迎請輕拍│

關注前請先看

 

 

 

 

飛機在P國際機場降落,躲著被葉修眼尖發現的蹲點記者,辦理完出關手續拿回行李的葉修和許博遠站在航廈出口等人來接。在飛機上兩個人達成了你陪我回家面對我陪你回家面對的協議,現在一整個婚前見父母的節奏,即使給自己打了真定心劑許博遠還是不免緊張。

「別擔心,我在你身邊。」

葉修掐了掐許博遠的手,一下機就掏出香菸來不離口的他現在正一次坐擁兩個愛人,許博遠也沒去禁止他,想想這大概是他放鬆的一種方式。

不久一輛高級轎車停在他們眼前,後座車窗搖下就見和葉修一樣臉孔的葉秋,他說:「上車吧。」

葉秋自己坐到後座左側讓葉修從右邊上車,許博遠坐到副駕駛座,先和葉秋打聲招呼得到不冷不熱的回應,也不太在意,要人在知道自己哥哥從異性戀變成個基佬還要同他戀人和顏悅色著實太強人所難。

尤其許博遠自認他給葉秋的第一印象肯定不太好。

「所以現在家裡怎樣?」打仗前當然要先了解敵軍狀態,才能好好制定對策。

「還能怎樣,爸看到報紙的時候都差點把餐桌給掀了,碗盤倒是真的遭殃了幾個,媽也是接親戚的電話接到氣的拔了電話線,不過現在有點像暴風雨前的寧靜,就等你回家。」葉秋冷笑一聲,要不是他在家裡會受到波及不然他肯定樂得看戲,「誰讓你在外面玩脫了還找了個小男友。」意味深長地看著前座的許博遠,想起之前人向他問葉修下落時自己就沒給他答案,沒想到最後兩個人還是見了面還走一塊兒去了。

「都跟你說了是認真的。」葉修冷靜以對,沒因葉秋語裡的諷刺動怒。

「兩個男的交往能認真到哪去。」葉秋嗤之以鼻。

「至少比你和媽安排的那些相親對象交往要認真的多。」

「你!」被葉修堵個無話,葉秋也就不和他鬥嘴,反正等會回家葉修還有得吵呢。「反正這你的事情,我也不多管你開心就好,你好好處理別又把家裡弄得一團糟。」葉秋扯鬆領帶換個輕鬆的姿勢坐,給葉修叮嚀道。

「我盡量,真不行時記得幫把手啊。」

「你好意思叫我幫把手?我可沒認同你和他啊!」葉秋驚訝道,這人臉皮到底可以厚到什麼程度?

葉修搭上葉秋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這是為了我們的家庭和諧找著想。」

「媽蛋!你就淨給我找事做!」氣結的葉秋連形象都不顧了一個髒話就出口,眼神恨不得瞪穿葉修直接把他斃在這裡。

「我有什麼辦法,就是愛上了。」

一直瞪著葉修的葉秋沒看露他眼底露出的幸福,就算家裡有一場戰爭等著他去面對,他還是因為擁有這段感情感到值得。

不想承認,卻意識到葉修是真的愛上那個男的。

愛情本就是盲目,是我們硬用理智去框架住,我們可以用理智限制住愛情的一部份卻不能完全綁架,就像葉修說的,他有什麼辦法,就是愛上了。

葉秋嘆一口氣,對這種不在世俗接受範圍的感情他不想管,反正人不要在他眼前膩歪犯著他就隨便了,畢竟總不能因為這樣就否認葉修是他哥的事實。

在車上許博遠一句話都沒有說,安靜聽著葉修和葉秋的對話,雖然很想插上幾句可又覺得自己沒什麼身分,最後就是一路無語直到抵達葉家門前。

三個人下車,葉秋開了門兩個拉著行李的人跟在後頭一起進門,脫鞋進到客廳就見葉父葉母坐在沙發上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就等著人。

「爸,媽,我回來了。」葉修立好行李箱先向兩老行禮。葉父點頭表示聽見,瞥了一眼他就注意到跟在後面的許博遠,老沉的聲音說:「這是直接把人帶回家了,有經過我們同意嗎?」

許博遠連忙放下行李,跟著葉修彎腰,說:「伯父伯母你們好,我是許博遠。」心裡緊張得不得了,好險聲音沒有出賣他十分平靜。

葉母抬手把傭人喚來,讓她將葉修的行李拿回房間,像是無視許博遠一樣也沒同他應聲,倒是一旁葉父還說了聲你好。

「你打算待在這嗎?我們要處理家務事你一個外人待這大概不方便。」葉父說。

「爸,如果你是要談報紙那件事,他是和我一起回來解釋的。」葉修握住許博遠的手腕,將人拉到自己身旁。

葉父睨了一眼他們的手,對於這樣的動作表現出嫌惡的表情,但在一張老臉上也看不出太大變化,他喚葉秋說:「秋,上樓回房或是過來坐下。」

「是。」葉秋看了一眼葉修,還是惦記著他剛才說的幫把手,坐到葉母身邊。

葉父開口:「談什麼?我有說我要和你談了嗎?我是要叫你跟他分手是命令不是勸告。」

「他是我看上的人,我不會離開他。」

「不離開他,所以你是要離開我們?」葉父冷哼一聲,看著葉母,婦人臉上出現焦急的表情,說:「小修你這是又要離開家裡?為了這個男人?你們之間的感情根本一點保障也沒有!你這是一時鬼迷心竅,讓媽媽給你介紹幾個好女孩你馬上就會知道他根本沒你想像那麼好。」

「媽,你冷靜一點,我沒有要為了他離家除非你們要我走,我和許博遠都是認真的並不是玩玩的心態,我們兩個本來都不是喜歡男人的人,我愛上他是愛上他這個人不因為其他。」

許博遠也跟上,看著葉母的眼睛說:「雖然國內沒有承認同性婚姻,可是我會一直陪在葉修身邊,我從和葉修開始交往時就沒想過要離開他,這條路不好走我是已經想好了才和葉修在一起的。」

「小修你跟他不會長久的!你也說了他以前不是喜歡男人,那他以後更有可能為了成家拋棄你跟其他女人在一起,到時候受傷的是你啊!」葉母激動地要站起,一旁的葉秋拍拍她的背安撫她放輕鬆一點不要那麼生氣,然後對葉修搖搖頭,表示這樣下去沒用的。

葉修點頭,牽起許博遠的手,緊緊握住,「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是空口無憑,不到最後我們都無法知道結果如何,所以我想要的只是在我愛著他的時候能夠一直在他身邊,而那,就是現在。」葉修語氣決絕,大有慷慨就義的感覺,他或許能就這樣踏出家門,可他並不想如此,「我離家這麼多年,後來你們接納了我走文學這條路,我甚至還因為沐橙最終是離家十四年才回家,我也想在這之後好好孝順你們盡力去彌補以前,可如果你們不願看到一個和男人在一起的兒子,我也只能等到有一天我和他真的分手了再回家。」

「爸、媽,我是真的想好好盡一個兒子的本分。」葉修屈膝跪地,給兩個人嗑了個響頭,聲音大的許博遠聽得膽顫心驚,直接想扶起葉修看看他有沒有受傷,可又知道葉修這是在以他的方法努力想將兩邊都守護住。

然而對於這畫面葉父還是不以為然,只說:「以前為了寫你那幾個字乾脆地離家出走,現在又帶個男的回來氣我們,這就是你說的盡孝?我看這一切是盡笑吧,給別人看笑的。」

「小秋,你也快勸勸你哥啊!」

對著葉修說話無用,葉母轉向一邊葉秋求助,在公司如何呼風喚雨的女強人回到了家也就是兩個孩子的媽,孩子是從她身上的一塊肉又怎能忍受他成天成年在外生離。

葉秋畢竟也是希望葉修待在家裡的,看兩邊互不相讓的樣子,以葉修的個性能離家一次就可能有第二次,雖然那應該是他最不希望見到的結果。

「媽,哥想要和他在一起你就放他去嘛,反正等他們維持不下去了自然會散,你現在不放他去他不只是硬要和許博遠在一起還會離家,你又要為哥傷心傷身。」葉秋一邊安撫葉母,一邊也算沒背棄葉修還是幫了他一把。

「怎麼連你也幫著你哥?」葉母甩掉葉秋的手很是憤怒,沒想到兩個兒子一起忤逆她。

「我是不想看您又心情不好還要強撐著,這樣對身體也不好。」葉秋坐靠近葉母,摟著她的肩輕拍,「反正以哥的個性就算沒和人交往也不會乖乖聽話去相親。」

葉母真的思考起這個方法,不得不說為了留住兒子她的讓步不謂不大,倒是一旁一直沒有什麼表示的葉父率先開口說:「隨便你了,你要在這個家待或不待都行,公司你也可以不用去,反正一個沒什麼學歷又是個老菜鳥的傢伙,付你這份薪水還不如去找其他人更有用,你想寫東西就繼續去吧。」說罷葉父起身就走,踏上旋轉樓梯上樓。

葉母趕緊道:「怎麼可以待不待都行!小修必須要待在家裡!」咬著唇極不想講接下去的話,看著抬起頭的葉修,額頭上因為剛才一撞現在正浮著紅腫,怎麼可能說不心疼。

「……我可以不管你們交往怎樣,可是小修必須住在家裡。」葉母瞪視著許博遠說,像是許博遠將他的寶貝兒子給搶走了一樣。

雖然被狠辣的視線盯住,許博遠還是很感動,至少葉家這是暫時不反對他和葉修的交往。

對於剛接收這個消息的他們而言,能有這樣的結果已經是求之不得。

「謝謝伯母。」「謝謝媽。」兩個人異口同聲,然後相視而笑,許博遠扶著葉修站起來輕揉幾下他的額頭,顧忌著他家人還在不敢有太多動作。

看著許博遠的行李還在一旁,今天又不太可能再趕回G市,葉修和葉母說一聲:「我陪許博遠去找間酒店。」得到允諾還叮嚀著要回家吃飯,回到和以前無異的對話模式。

離開前許博遠還吩咐葉修去拿個塑膠袋包上冰塊再包幾層衛生紙帶上,走在路上還能冰敷消腫,雖然不太好看。

「這樣算是還可以吧?」沒有直接得到首肯還是讓人有些不放心。

不過葉修和許博遠保證說:「放心,他們說了不會管就真的不會管,雖然不是真正接納你可是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來。」

「嗯。」許博遠重重點頭。

沒錯,只要還在一起,他們就還有許多時間。

最後許博遠找了間離葉修家不遠的小旅館,因為葉母交代葉修要回家吃飯,所以兩人也沒辦法一起用晚餐,在送許博遠進旅館時兩個人又在房內稍微膩歪一會,葉修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還被許博遠笑說明天就見面了幹嘛搞得十八相送的樣子。

即使媒體還在因為葉修的八卦鬧哄哄的,但他哪是那種會去在意媒體的人,自然是直接開無視,反正現在他是沒有出版社綁約的狀態也不需要因為上頭的交代去應付,樂得輕鬆。

葉修本來隔天就打算陪許博遠回G市見他父母,可因為葉母阻撓又拖了一天,直到回國第三天才真正回到G市,在這之前許博遠都已經和許父許母通過幾次電話,對於他和葉修的事情也是交待了一番,讓葉修抗議這是背著他偷偷行動,許博遠也是笑著打馬虎,跟葉修說:「這是親子溝通。」直接塞住人的嘴。

葉修和許博遠回家時家裡沒見半個人,許博遠喊一聲:「媽,我回來了。」

一名卷髮束著馬尾戴著個無框眼鏡,看起來就有學者氣質的女人走出,「博遠回來啦,你爸爸還在學校晚上才回家,旁邊這位就是葉修吧?」

「阿姨您好,我是葉修,這是H市買的一些伴手禮,希望您笑納。」雙手將袋子遞上,許母笑著收下說:「謝謝,葉修嘴真甜還叫我阿姨,都是五十的老女人了。」

「怎麼說自己是老女人,阿姨看起來很年輕的。」

許母拉著葉修到沙發坐下,許博遠將行李箱放回房間,琢磨著也差不多快到午餐時間,就放葉修和許母兩個人在客廳聊天,自己一個人縮進廚房搗鼓飯菜。

「葉修最近剛得獎吧,恭喜你,年紀輕輕不簡單啊。」許母很隨意地開啟話題。

「謝謝,我是幸運了一點而已。」

「你成就這麼大,應該不少女生搶著追求吧?博遠在電話裡對你也是讚許有加啊。」

「那是他過獎了,我就是個文章寫的好一點的人,在其他方面和其他人沒有不同甚至有些還比不上別人,之前在G市租屋時也受了許博遠不少幫助。」

「博遠就是因為我們常待在學校裡面做研究,家裡很多事情都是他在弄所以也特別會照顧人,讓我真不知道該哭還該笑了。」

後來許母好奇起他們的交往,葉修就從兩個人相遇開始講起,一名小說家說起故事來自然是有聲有色,許母就像是聽著一位說書人在給她講故事,興致勃勃,當得一名好聽眾。

葉修才講到許博遠罵他晚睡不顧身體的地方,許博遠就喊著開飯,飯桌上還問兩人聊了些什麼,他們默契地絕口不提說故事的事情,因為在開始時許母就同葉修說她問許博遠這些事情人總是不同她說,她又不是沒談過戀愛就是好奇一下自己兒子的感情路也不行。

下午時許博遠就沒再給許母和葉修兩人相處的機會,晚一些時許母也進房說是處理資料去了,放葉修和許博遠兩個人無事,便也是進了許博遠的房間開電腦一起看。

自從被報紙報導出來後,許博遠的QQ也是被同事們好好的轟炸了一番,回國甫上線就被人輪到電腦險些當機,最後一群哥們直接被他拉了個討論組一次解決,好在他們都是好奇他和葉修怎就走到一塊而不是對他和葉修交往的事情有所歧視,竟還能和他說:「老藍你個好樣的,葉神也能被你收服還有什麼是你不行的。」

下午五點多許父回家,許博遠和葉修一起出房門迎接他並打招呼,看起來嚴肅的許父聊起天來也是和許母一樣開朗得很,表情也因為笑容變得看起來和藹可親,給人完全不同的觀感。

晚飯是許父準備,許博遠和葉修說家裡平時都是許父在做飯,許母的廚藝和葉修是不分上下的狀態,不過如果他回家都是他下廚,今天大概是因為葉修來家裡作客許父興致來著想露一手。

飯桌上許父和許母該說真不愧是夫妻嗎?一搭一唱對著許博遠和葉修不停拿問題攻擊,讓葉修都覺得吐出去的口水快比吃下去的米飯還重,兩個人合起來的話量足以抵上一個黃少天。

晚餐後許父許母讓許博遠先回家去,他不敢置信地看著兩個人,指著葉修說:「爸媽你們居然為了他趕我這個兒子出門?」

「怎麼說得這麼難聽,我們這是要對葉修視察一下,有你在有些事情我們怎麼好意思說。」許父說,「而且我才剛回家還沒和葉修好好聊聊,你就先回租屋去,明天也該恢復上班了吧?」

許博遠又咕噥幾句,看了葉修一眼,其實雖然他父母看起來對葉修還不錯,可如果放葉修一個人他又怕他們會為難他,但葉修看上去一臉不擔憂,面對許父許母也已經自在的像跟朋友一樣,許博遠只好摸摸鼻子乖乖走人。

其實許父許母真沒要對葉修做什麼,他們更想的是從葉修口中聽聽他眼中的許博遠,聽聽許博遠在他們之外的樣子,還有繼續聽葉修說完他和許博遠的故事。

直到葉修離開前,許父許母才認真和葉修說起關於他們對葉修和許博遠交往這件事的看法。

「其實一開始聽到博遠說他和一個男人在交往時我也有震驚過,在國外看這事也看了不少,沒想到最後竟然自己兒子也走上這條路,但我們一直以來的教育方針就不是要讓他照著我們鋪好的路走,而是要他走出他許博遠自己的路,所以既然這是他的選擇我們就會尊重他給他支持,我們只有一個願望,就是能看著博遠幸福。」許母語重心長地和葉修說,許父雖然沒有說話但顯然也是和她一個想法。

「博遠不常回家,在外時就希望你能多看著他一些,雖然他很會照顧人但也不是就不需要人照顧,如果你願意也能多和他一起回來,我們都很歡迎。」

葉修心懷感激地和許父許母深深一鞠躬,說:「謝謝你們,願意支持許博遠。」

「傻瓜,他是我們兒子哪有道理不支持他,不過我們支持的是你們兩個,加油啊。」許父跟著附和加油,葉修對他們除了說謝謝已經沒有其他言語可以表達,第一次深感自己的詞彙是如此貧乏。

離開許家,葉修也不知道該怎麼坐公車回許博遠的租屋處,只好打一輛車直接報上地址。

按下對講機的對應號數,公寓大門啪的解鎖彈開,葉修一階一階走上樓,許博遠已經敞開大門站在門外迎接他。

在這之後他們將繼續兩個人的旅程,這趟只有你和我,純粹的愛情旅程。

許博遠帶著滿溢的笑容說:「歡迎回來。」

  

 

 

ღ故事已經完結,生活還在繼續ღ


【全文完】


嗷嗷嗷嗷終於打上這三個字惹。

我放下了一個擔子,但葉修和許博遠還是會繼續扛著他們的擔子往下走。

對於他們的家庭我沒有描寫太多,因為我想寫的只是他們兩個的故事,就像我的標題一樣。

婚姻是兩個家庭的事情,而愛情,只是你和我。

他們不談婚姻只談愛,沒有婚姻的束縛或許少了一點保障,卻多了一點純粹。

沒有湊上20章有點小小的痛苦,只好安慰自己加上番外剛好20哼哼。

不過番外收錄在書內,如果本子完售再考慮要不要釋出。

總之之後大概要沉寂一段時間不會更文啦~~~~~現在正打算去睡一覺醒來好跟修搞拼命QAQ

下次大概又會在另一個CP見到我(?)

謝謝一路看到這邊的各位!!!!!!!謝謝你們!!!!!!!!

评论(13)
热度(28)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