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葉蘇】離情 一

葉修x蘇沐秋|哨嚮|進度緩慢| 前排@金魚島 🐠 

---------------------------------

星曆386年,在夏末由嘉世戰勝百花奪得第三次哨嚮大賽冠軍後不久,鬥神殞落的消息便從嘉世傳出震驚全大陸,從哨嚮大賽開打以來一直以單兵作戰之姿縱橫沙場的鬥神葉修毫無預警在一次稀鬆平常的異生物掃蕩活動中因精神領域崩潰而死亡,就連剛在最後總冠軍賽和葉修有直面對戰的雙花哨嚮都無法相信,不相信前幾個月還以強大精神力抵禦嚮導攻擊的精神領域會在一次小作戰中崩潰,進而導致葉修的死亡。

隔日嘉世哨塔就發布了官方消息,將葉修生平做成年表並制式地對他的貢獻訴以萬千感謝之情,身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哨兵奇才葉修對大陸的貢獻不可謂不多,無論是應對異生物的作戰方式還是哨兵的體能進化和精神體的聯合戰鬥,許多獨特的見解都仍為現在各大哨塔所用。

然而這份消息特殊之處正在上面一條一行帶過的紀錄。

星曆384年春,失去終身綁定嚮導。

風雲全大陸的哨兵鬥神葉修竟然是一名失去終身綁定嚮導的哨兵,除了對於一直以來認為葉修是強大的未綁定哨兵的人來說投下一枚強力震撼彈,更重要的是──任何人都知道哨兵嚮導一旦終身綁定就是連生命一起綁定,無論是失去哨兵的嚮導還是失去嚮導的哨兵,另一方終將因為精神領域崩潰而死亡,時間不超過一天。

葉修,卻活了三年。

豈止是活了三年,還帶領嘉世橫掃全大陸各哨塔拿了三屆哨嚮大賽冠軍,這哪是一名失去嚮導的哨兵能擁有的戰鬥力!

不過再傳奇,如今也只剩一紙紀錄。

身為一代傳奇葉修的喪禮自然不會寒酸,幾乎全大陸有頭有臉無論哨兵嚮導政客都一致到場致意,無法到場的也都透過其他方式對葉修表達敬重之情。當天密密麻麻的黑衣客幾乎將H區染成墨海,可見人潮之多。

「現在,讓我們為葉修默哀三分鐘。」司儀令下,全場來賓皆低下頭不發一語,連大自然似乎都為了葉修靜默,蟲鳴鳥叫在這一刻不再響亮只剩一片寂靜。

儀式過後,葉修的棺木下葬,時間依然繼續轉動。

 

  

晴日裡深藍色的夜空被雨雲遮蔽的一絲不漏,雨水夾雜丁點雪花下在H區的東南小鎮。

天空飄著雨雪,一間間民房內燈火通明,路上的行人因為天氣大大減少,反倒是旅店的大廳談天聲震耳欲聾,遠道而來的遊客此時都聚集在此。

進入夜晚些許城鎮會禁止外人再進入鎮內,葉修看著門口閒聊的兩名護衛迎過去和他們打了個招呼:「兩位兄弟,請問還可以進城嗎?」兩個人聞聲對葉修上下端詳,在冬夜裡連件毛大衣都沒穿就算了還衣褲破爛,手腳可見多道傷疤大部分都已結痂,挺直的腰桿和即使疲憊依舊炯炯有神的雙眼,雖然只是兩名普通人也能感受到葉修身上的戰士氣息,或許是對於上過沙場的人本能地敬畏,兩名護衛都沒想刁難葉修,對他點頭示意他進城。

「感謝。」

進到城鎮內葉修也沒有其他打算,應該說對於一個身無分文的人來說就算有什麼打算也沒用,在外頭一路上吃果實野肉果腹,走到溪流就多補充水分,找到大樹冠就翻躍而上跟鳥巢比鄰而居。從他恢復意識後就一直過著野人般的生活,這個東南小鎮還是葉修見到第一座機能齊全的城鎮,也不知道有哪裡可以收留他一個流浪者。

一路上雨水雪水融化在充滿破洞的洞洞衣上把薄衫浸濕成剛從水裡出來似,走在空曠的主幹道上冷冽寒風襲捲而來也不見葉修身體顫抖過,左看右看不是較乾淨的宅邸就是大旅社,此時都是門戶緊閉的狀態。

判斷了一下有錢人收留破爛戶和旅店收留破爛戶的可能性,葉修找準一間特別歡樂偏向於供獵人居住的旅店開門進入。

店門上的風鈴叮噹響起,吸引來服務生的招呼。一般旅店約莫黃昏時刻便會迎來大批旅客潮,像葉修這種入夜才進來的客人顯得更為特殊,尤其他一身行頭讓人不得不注意。

「客人是要住宿的嗎?」

來的是一名穿著棉襖長裙的女性,黑色長髮被她俐落地繫在腦後,聲音在吵雜的大廳中依舊清晰響亮。

「不是,我是來問你們有沒有缺工作的?」

「啊?來應徵的噢。」服務生聽到來的是一門無酬生意臉上不免失望,看了看外面的風雪再對葉修品頭論足一番,於心不忍但也不能隨便收人做賠本生意,從應對客人的方式瞬間轉換成招人的態度,問道:「你可以做什麼?」

「洗碗掃地砍柴粗工都可以。」葉修想想旅店工作應該就這些了,末了又補充:「招呼客人我沒做過但教一下我就會。」

「喔,好像還挺萬能的,你先跟我到後面去吧站在這裡擋路擋財。」

馬上葉修便知道了眼前這名女性不單是旅館的服務生根本直接是老闆娘,是對他住處擁有生殺大權的人。

老闆娘領葉修進到櫃檯旁一間雜物間內,此時旅館正忙這裡沒有員工出入,也方便他們談話。

「坐吧。」看著葉修在自己對面坐下,老闆娘才開始基本的問答,接下來幾乎是你一句我一句的來回答辯。

「就算真要雇用你我好歹也要先了解你的來歷,這種小鎮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麻煩人士倒不少,尤其你又一身破爛還身無分文來歷不明的,我多疑些對你我都好。」

「沒關係,老闆娘我懂,你問啥我答啥。」

「嗯不錯,那你從哪裡來,原本幹啥的?」

「職業打獵的,幾個月前和同伴一起到附近狩獵遭到變故被丟下放生,命大活了下來剛才才找到這個鎮上,身上的東西在逃命過程幾乎都丟光了就變現在這樣身無分文又一身破爛。」

葉修雲淡風輕地道過,隱瞞了故事背後巨大的事實卻又不算說謊,既回答到老闆娘的問題又不會因為自己的身分引來麻煩和更多問題,圓潤的回話。反倒是老闆娘在聽完他的來由後動了惻隱之心,心防一下子卸了大半慶幸他找到了自己不然還要在外面挨餓受凍多久,而且她開的這家旅館又正好來來去去不少向葉修這樣打獵的人,對於他們這種職業的危險性和報酬有所領略,自然對職業獵人也比較友善。

「好,你說你洗碗掃地砍柴粗工都可以?」

「嗯在外面討生活這種事情常做。」

「那就決定了,我從今天起雇用你工作,正職員工包食宿,如何?」

「包食宿啊,謝謝老闆娘。」待遇比想像中的好,葉修原本都做好準備自己可能要繼續露宿野外的生活了,幸福來的如此突然。

「今天你就先把自己弄乾淨明天再上工吧,對了還沒問你名字,我叫陳果不過你既然在這邊工作了叫我老闆娘也行。」

「哦,我叫葉秋。」

「葉秋噢,不錯的名字跟鬥神名字還有那麼一丁點像,算了說多又難過,我先帶你去洗把臉換件衣服然後帶你去房間,你今天就先休息吧。」

等葉修換好衣服把自己弄乾淨從洗手間出來,陳果一瞬間以為見到了傳說中的鬥神只在新聞和傳單上見過樣貌的傳奇哨兵而愣住,「你跟葉修有關係嗎?」想到嘉世發布的消息還有已經結束多個月的喪禮,陳果心底泛起悲傷也只想的到這種問題。

「很多人這麼問,說不定真是什麼失散多年的兄弟也不一定。」葉秋不以為意,表現出對於這個問題見怪不怪的樣子。

「是喔,就算真的是也沒機會相認了,還是當作沒關係比較好。」

「怎麼這麼說?」

「你不知道?噢我都忘了你說你幾個月都在外面逃命沒有消息也是正常,大概四個月前嘉世發佈了葉修的死訊,連喪禮都辦完了。」陳果說著聲音中有了意絲哽咽,沒有落淚眼眶卻已經帶著血絲而泛紅,「我一直把他當男神一般的存在看待,到現在還是無法接受他突然的死亡啊。」

在哨塔三年風光無限,對於自己擁有不少粉絲葉修也算有自知之明,不過第一次直面這麼真實的粉絲還是有點新鮮,要是對方知道自己男神不僅沒死還為他工作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可惜,在事情還不明瞭之前,他不能隨便曝光自己活著的事實。

況且他現在也不再是一名哨兵。

「人死不能復生,老闆娘看開點。」

「說的簡單,你這種人怎麼可能懂我對葉修的愛。」陳果擺擺手打發葉修,讓他早點休息明天天亮前就要起來工作,不準遲到。

「好,老闆娘晚安。」

葉修轉身進入員工的房間,一張床一張桌連椅子都沒有,床上一件大抵保暖的被子還不算虐待員工,桌上倒是擺滿了雜物看來也不是供員工使用,不過除了床之外葉修都不大在意應該說就算只有地板他也是妥妥沒問題。

躺上木板床蓋上粗糙的被子,在久違的舒適環境下葉修很快便睡著,一夜無夢無擾。


-未完待續。

评论(3)
热度(20)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