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葉蘇】離情 二

葉修x蘇沐秋|哨嚮|進度緩慢|前排 @金魚島 🐠 

 

---------------------------------

次日一早天還未明葉修就已經在生理時鐘下自然清醒,從被窩中翻起身還有一種恍如夢境的感覺,在幾個月的掙扎下他居然真的活著走回人類生活的地方,還有一個遮風避雨的屋子和一份餬口的工作,在失去精神圖景成為普通人後第一次感受到活著的希望。

雖然天還沒亮,但住著一群專業獵戶的旅館顯然已經有不少人清醒在準備物品。葉修的五感在事故之後降低不少卻還是在平均值以上,不必仰仗嚮導的疏導或白噪音的器具讓他既可以適應旅外生活又足以自保,算是值得慶幸的一件大事。

此時的旅館尚未營業也沒有提供早餐屋內還昏暗不明,葉修在強大的夜視力下即便還不熟悉環境依然不妨礙他一番梳洗的動作,打開旅店的大門看去外頭,雪雨已停僅剩地上積著薄雪和水灘,清涼的空氣給人振奮心神的力量。

葉修坐在旅店外的階梯上仰靠在牆壁上望天而看,天空被即將升起的朝陽染上淺淡色彩,散去的烏雲後出現的點點星光很快也被陽光遮掩而過。

劫後餘生的葉修知道了太多事情又有太多尚且不明,魯莽的行動只會給他自己和認識的人招來禍害,但從這旅館開始的下一步他必須要走出去,如何走成為他目前最重要的問題。

想著,思考著,望著天空漸明的過程葉修不小心就開起小差,直到被起床的老闆娘喚回神。

「發什麼呆?工作了。」

收回神遊的意識葉修立馬起身擺出端正的工作態度,問:「我要做什麼?」

陳果雙手叉腰站在葉修身前,原本還俯視的角度在葉修起身後馬上變成仰視,「我們旅館從下午開始營業,早上你把店內的桌椅擦過地板掃過,偶爾廚房那邊如果有需要去打個下手大概也就搬些東西的工作,中午有休息時間下午到晚上就都是招呼客人的工作,大致上是這樣詳細的你就跟著方仔做。」陳果帶葉修找到已經在擦桌子的方仔,一個個子略小看來精明樣的男子,葉修率先和他打個招呼:「你好,我叫葉秋。」

方仔直起腰板點頭回應,簡單報上名字:「秦方。」

「方仔這個新人就交給你了,好好帶。」陳果拍拍方仔的肩膀看了一眼葉修轉身就走,進屋拿了個袋子就往外去。

方仔放下手中的抹布讓葉修接過,叫他擦完整個一樓剩下的桌椅,他則去樓上整理空房間等一下再下來檢查看狀況如何。

一個早上光擦桌椅檢查桌椅再掃個地時間如白駒過隙倏忽即逝,雖然做的是許久未親自動手的事情,但小時候和蘇家兄妹共同生活養起來的手法讓他做起事來速度並不算慢,頗得方仔的青睞。

下午時分一些剛到小鎮的獵人漸漸湧入旅館,方仔開始讓葉修在身邊看他接待客人的作業程序,從帶客入座到分配房間還有打包外食等花樣繁多的工作內容顯示了方仔熟練的應對手腕,不愧是陳果分配來帶新人的老手。

「你好這是你們剛才點的茶水和瓜子。」葉修端上茶水迅速離開不打擾客人談天,但其實是這愈加嘈雜的環境讓他開始負荷不了,失去能力而降低的五感並沒有讓他比正常哨兵輕鬆多少,葉修的耳朵仍然盡責的替他接收整個旅館內的聲音,就算他想忽略那些談話聲都無法依靠精神力來屏蔽,失去能力的利弊顯露無遺。

揉了揉太陽穴打起精神,但越精神接收的聲音反而越多葉修滿腹的無奈無法訴說,倒是被方仔注意到了他的不適。

「怎麼了,不舒服嗎?」方仔剛帶完一組客人上樓挑房後走過來,觀察著葉修的臉色。

「第一天上工很多要學比較累一點,沒事。」

「也是,第一天還不習慣吧,那你今天就先做到這邊去休息老闆娘回來我再跟她報備就好。」

「那就謝了,我明天會調整好狀態。」

「不會你好好休息,今天辛苦了。」方仔拍拍葉修的肩膀轉身又繼續接待客人,遠遠看去彷彿有三頭六臂一般無所不能包辦整個旅館的工作。

下了班葉修走進櫃檯混到負責結帳收銀的小妹身邊,「我坐這裡可以吧?」指著櫃檯後的一張椅子得到同意後葉修整個人都縮進了櫃檯後頭,從外面看來依然只有小妹一個人的樣子。

「我叫黃婷,你叫什麼名字啊?」剛好沒有客人小妹也閒著沒事正好和初次見面的葉修搭話。

「葉秋。」

「葉秋……」低聲複誦了一次名字,黃婷笑嘻嘻得說:「真是好聽的名字,挺有詩意的感覺。」

「是嗎?我怎麼從沒這麼覺得,而且感覺還挺蠢的。」

「怎麼會有人說自己的名字蠢。」

黃婷被葉修逗得輕聲笑起,葉修馬上給她下了個笑點低的標籤,不過愛笑的女生比較可愛也得人疼,像蘇沐澄的笑臉他看了心情也會跟著好,可惜近年除了私底下聊天否則是越來越少見到。

一桌客人過來結帳黃婷轉頭馬上忙起來,葉修背靠木板抱胸低頭閉上眼睛減少五感的負荷,腦袋卻沒有進入休眠狀態而是運轉起思考早上被打斷的思緒。

『礫石原周邊的異生物有增多的跡象,而且活動範圍感覺越來越大了。』

『我也有發現,是不是應該向上呈報?但你不覺得嘉世對礫石原這邊越來越放任了嗎,那邊三不五時就有事故傳出卻一直沒有動作,是在等什麼?』

『誰知道,官方不出手也就只能靠我們這些散戶,他們可以忍受人民無故死亡我們可不行,簡直殘忍冷血。』

『就是說嘛身為哨兵嚮導不出來保護人民還只會在都城內辦宴會,說什麼促進哨兵嚮導的結合提升國家競爭力根本就只是政客們的把戲,結果就是異生物的領域越加擴張侵略我們的家園。』

『我們要不要找更多人或者看看有沒有野哨兵可以加入去清掃一波。』

『我同意,明天就到鎮上發傳單招人,這裡不少獵人應該可以找到幾個願意跟我們走的。』

一聽到礫石原葉修便忍不住注意起那邊傳來的談話內容,那裡正是紀錄上葉修死亡的地點也是他們那次深入清掃的地方,想不到在那次損失慘重的掃蕩下異生物不減反增還擴大了活動範圍,對於這樣的情況葉修也無法想像,然而就算他想要去報名加入獵人團又對陳果過意不去,今天才第一天開始工作就馬上要離職。

葉修對自己的戰鬥能力還是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即使少了哨兵的能力應付普通異生物長年累積的經驗讓他依舊能游刃有餘,但礫石原的異生物一直都不僅僅是普通等級,既然他們想找的都是野哨兵了自己也已經不符合要求,還是待在這個旅館繼續他的服務生生活比較恰當。

「小婷我帶小唐回來啦!」外出一個早上的陳果回到旅館就往櫃台過來,拉著一名衣著精美的女生擠進櫃台,四個人塞在一起瞬間有了擁擠的感覺。

「嗯?葉秋怎麼在這?」

「老闆娘辛苦了歡迎回來,剛才方仔讓我下班我就來這邊休息。」葉修睜開眼睛和陳果解釋,順便看了一眼後方的女生眼神交會打了個招呼。

「喔喔既然是方仔讓你下班就這樣吧,剛好跟你介紹這是我們旅館的會計負責所有收益支出的帳目,她叫唐柔。」

把唐柔推到身前,陳果補上一句:「他叫葉秋,新來的。」

「你好我是唐柔。」唐柔伸出手正式和葉修打招呼,後者也回握答了句請多指教。

「做會計的哨兵,挺少見的。」看到唐柔身後的豺狼葉修訝異了下,這樣一個妹子居然有這麼兇猛的精神體,人不可貌相看來她可不像外表看起來那麼柔弱。

「幹嘛幹嘛歧視啊,誰規定哨兵不能做會計的小唐她算的帳整個鎮上沒人比得過她,從來沒出過錯的。」

看陳果跳出來指著葉修罵,唐柔笑著拉過陳果的手小聲地說注意氣質,和葉修解釋:「家父覺得一個女孩不適合打殺讓我從小跟著老師學習會計管理等知識,戰鬥技巧我是缺乏但要是比會計我相信我不會輸給其他人。」從容中帶著自信完全沒有因為葉修的話感到不適,更讓葉修肯定這個妹子的意志。

「不管什麼樣的形式學到的都是屬於你的能力,但我想既然你身為一個哨兵這個與生俱來的能力就是為你所用,端看你願不願意使用。」

「看起來你很清楚。」

「還好,看多了而已。」

看兩個人似乎達成了某種共識陳果雖然不太了解但她也沒有理由再替唐柔出頭,和黃婷聊一下今天的帳況就帶著唐柔又出門了,說是出去餐館吃晚餐。

葉修連晚餐都窩在櫃台後吃完幾乎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窩,黃婷對於有人可以陪她聊天也樂意把位子分葉修一個,直到熄燈他才終於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

 

-未完待續。

评论(4)
热度(14)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