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葉蘇】離情 四

葉修x蘇沐秋|哨嚮|進度緩慢|前排 @金魚島 🐠 
 

---------------------------------

陳果終於得出一個看起來最接近真相的結論,但一種特殊型從來沒見過的異生物出現在礫石原離他們這麼近的地方,難道最近的領域擴張也跟那種異生物有關,那臨時組成的獵人隊真的有辦法對付嗎不上報嘉世或者嘉世不願處理,那還要有多少獵人葬送進去。

光是想想就不寒而慄,無論是哨兵嚮導還是普通人都是人類,每一次失蹤代表的不僅僅是找不到這麼簡單的事情,幾乎就是死亡的代名詞。

「老闆娘怎麼突然問我礫石原的事情?」

「剛剛小唐和我說到最近有一起獵人隊失蹤事件,她覺得不太尋常所以來找我討論。」

最近一次聽到要去礫石原的獵人隊正是他上次聽到對話的那桌人,從他們的對話得知的配置也差異不大,而且聽他們的對話就極有可能私自深入,至於有沒有那個膽量他就無從得知。雖然他連他們的大名都不知道,但同為和異生物作戰的人哪能眼睜睜放著同行不救。

礫石原的情況葉修略有所知,如果真的遇上了和他們之前同種的異生物對於普通人反而沒有太大威脅,那個哨兵的狀況就比較危險了。

要進礫石原搜救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說無法得知獵人隊的位置,就算真的清楚從現在開始組織搜救隊進去也已經來不及,真正能否活下來還是得靠他們自己的造化。

人,還是要救。

「沒打算上報嘉世嗎?和異生物有關的失蹤事件還是交給專業的處理比較好。」

「家父有這個打算。」

「每次發生這種事情都只能等上面派人,特別無力。」

陳果也知道葉修是對的,但只能靜靜等待救援的感覺特別差,可是他們的確沒有力量可以拯救他人。當初繼承這間旅館為的也是能讓那些和異生物搏命的獵人有個舒適安全的休息地,可以養足精力面對下一次作戰。

唐柔輕輕拍了拍陳果的手背,安慰她:「果果別擔心,你不是最相信嘉世的嗎,他們一定會派人處理好的。」

陳果一聽大力地點頭,展開唇露出潔白的齒列笑著說:「對啊!嘉世肯定會處理好的!」一掃愁雲慘霧的心情,陳果馬上打發葉修讓他趕緊回去工作,否則要扣他工資云云。

葉修摸摸鼻子趕緊閃人,薪水已經夠慘淡再被扣下去可要做白工了。

中午時間葉修趁著唐柔經過他身邊時叫住了人,麻煩她在給嘉世的報告上加上一句話。

「沐秋,誰啊?」

「我一個朋友。」一個非常,無可取代的朋友。葉修的嘴角在無意識下揚起柔和的角度,一反往常戲弄人的笑容,唐柔無法理解這個笑容卻曾經看過——在父親談起母親的時候。

  

 

嘉世塔內,蘇沐橙穿著黃底黑裙的連身洋裝,頭髮盤起插著兩支髮簪垂掛著寶石刻出的無名花,坐在昏暗的房間內一口一口抿著從宴會廳拿出來的水果酒,不適應酒精的灼烈卻喝得很開心。

下午收到上層轉交的消息,到現在她都還覺得無法置信,但又因為太相信那個人所以清楚一切都是真實的,只是這個方式勾起人太多回憶。

「從斜柳鎮傳來的報告中有要轉達給妳的話,一個叫沐秋的人說他的哨兵活下來了,謝謝妳的幫助。」

又抿下一口酒,蘇沐澄輕聲笑了出來,「也只有那個人會用這種方式傳話了。」

將酒杯放在桌上的照片旁——小時候留下的唯一一張合照,他們都還只是小孩子的合照,蘇沐秋和葉修搭著肩將蘇沐橙圍在他們之間保護著,小女孩抱著一大束雜亂的野花如同抱著世上最高價的花束,破舊的茅草屋和小菜園搭上朝陽是最無價的背景——蘇沐橙離開房間踏上往嚮導管理處的走道,帶著歡喜的心情去迎接她的長假。

  

 

葉修回想過在礫石原的狀況,往深處前進到和異生物交手時的記憶明明都歷歷在目,但見到隊裡哨兵開始失控後的記憶卻絲毫記不起細節,朦朧的畫面紛沓的腳步聲和如同吵架的怒吼,爆炸般的聲音在哨兵的五感下被放大讓人直逼崩潰,如果那就是被異生物攻擊的狀況那他自己又喊了些什麼做了什麼,除了當初在場的人已經沒有人能告訴葉修答案。

蘇沐橙是他唯一靠近真相的機會,所以他必須見到蘇沐橙。

朦朧的記憶裡讓葉修感到熟悉的只有讓他的精神圖景不再漫天黃沙翻飛的狀態,那種熟悉的感覺就像第一次讓蘇沐秋觸碰的情景,像嬰兒回到母親懷抱中般不再哭鬧不再無助,三年來不曾體會到的安撫讓他無法判斷是真是假。理性告訴他那是異生物造成的幻覺,感性卻一再提醒他每一點不容錯過的相同之處。

哨兵都是追求嚮導的,無論生理還是心理,葉修即使在失去蘇沐秋的狀態中活了下來也不代表他對嚮導的依賴不比其他哨兵,照教科書上的解釋哨兵對響導的依賴和其能力成正比,葉修這種等級的哨兵是不可能不需要嚮導的。

連葉修都不清楚為什麼自己可以在狂暴中活下來,確切的說法是他對於狂暴中的記憶也是一無所有,反覆確認到蘇沐秋的死亡讓他一直在生死邊緣徘徊,到最後許是連狂暴的力氣和精神都失去了好一段時間的無力感讓葉修終於直面了事實。

在失去精神圖景後葉修甚至慶幸過,至少他可以毫無顧忌的回憶過去,想念和蘇沐秋練習對打的時候,想念和蘇沐秋一起狩獵的時候,想念和蘇沐秋爭食的時候,還有想念著他的眼睛、唇齒、肌膚和聲音。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無論失去什麼,還擁有的就必須帶著向前走,還活著的就必須站起往前進,葉修依舊笑著迎接每一天的朝陽,就算笑得令人想打。

包子入住的第六天還是一早就在旅館一樓插科打諢,跟在葉修的屁股後面看著他工作也沒打算幫忙,就是一直纏著葉修聊天。沒人聽得懂葉修和包子的聊天內容,似乎聊了很多又好像什麼都沒講清楚,不禁對葉修的能力又增加了迷的技能點。

唯一能解救葉修的就只有包子從礫石原邊的村莊帶回來的羅輯,是一名剛覺醒還不熟悉力量的嚮導。一開始入房時兩個人一間房羅輯也沒有出現在外面都是包子一個人在到處聊天,誰會想到和哨兵同房的居然是一個未結合嚮導,大概也只有包子這種腦迴路脫節的人能辦到這種事情。

一知道的時候陳果本來還打算馬上給羅輯另外一間房,但包子卻馬上跳出來說一間房他才能保護羅輯,而且也可以誤導其他人的想法,比起讓羅輯一間房更安全。

陳果想想自己原本先入為主的想法,倒也覺得包子這辦法頗有道理,後來也讓羅輯可以在人少的時候偶爾出來透透氣和其他人聊天,免得一直待在房間裡把自己悶壞了,至於他跟包子到底什麼關係也沒人打算多問。

「果果我來了。」唐柔開門進來,身後跟著一位戴上雪衣大帽的人,低掩的帽簷看不清容貌但特別的樣子讓人不得不一眼注意到。

「小唐妳帶來的是誰啊?」

陳果第一個迎上來,歪頭由下往上看到來人的面貌後反而支吾著說不出話:「蘇……蘇………」

「應該是果果知道的人,收到信之後趕來的。」

「妳好,方便借個房間說話嗎?」蘇沐橙伸手又將帽子拉低了些,卻遮掩不住他帽子下的笑容和女神範兒,聲音壓得小小的如鈴鐺般輕響,瞬間讓第一次見到真人得陳果沉淪於她的氣質下。

領著蘇沐橙進到一間空房,陳果馬上喊人送來茶水和點心,「蘇小姐從H市過來想必累了,需要先休息一下嗎?還是肚子餓了我讓人馬上做點吃的送來?」

蘇沐橙拉過陳果的手示意她坐下,也請唐柔一同坐下,拿起桌上的茶壺倒好三杯茶分給彼此。「這位是老闆娘嗎?」

「啊是,我是這間旅館的老闆娘,我叫陳果。」

陳果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沒敢拿起桌上的茶恭敬地回答蘇沐橙的問題,這可是國家級的嚮導堪稱嚮導中女神一般的存在,除了不可怠慢陳果更怕在她面前失了形象。

「老闆娘不用這麼拘謹,我是休假過來這邊的請把我當一般遊客就好,我是要找給我帶消息的那個人唐小姐就把我帶過來這邊了。」

「給蘇小姐帶消息的人?」陳果疑惑地看向唐柔,她解釋道:「是葉秋。」

蘇沐橙眼神微微一低,馬上又看向陳果只讓人以為是一個眨眼,暗搓搓記下葉修在這裡的名字,好險先知道了他的化名沒有誤事,一面又為了他死裡逃生卻要用著化名過活感到難過。

「葉秋他出去辦事應該中午就會回來,請蘇小姐在這邊稍後一下,有任何需要都可以開口不用客氣。」

「好的謝謝,妳們有事要忙的話可以先忙,我在這邊等會就好,不好意思麻煩妳們了。」

身為高高在上的女神講話還這麼客氣,陳果對蘇沐澄的好感度刷刷上升,據說有些有名的哨兵嚮導看來上相又人善,真正相處起來個性差又沒禮貌,還有人傳葉修本人講話是氣死人不償命的,陳果果斷黑了那個亂說話的傢伙怎麼可以亂傳她家男神壞話呢?

「如果蘇小姐無聊我們可以陪妳聊天,現在旅館也還沒開業沒事情忙。」

「是嗎?妳們人真好。那可以跟我說說那位葉秋的事情嗎?他怎麼到這邊來工作?」

陳果從雪夜遇到葉修開始說起,還有葉修和他講的事情也鉅細靡遺的告訴蘇沐橙,難得有機會和女神聊天當然多講一些,末了才想起來問:「蘇小姐和葉秋怎麼認識的?」

一個是國家嚮導一個是「普通」獵人,就算有集獵行動葉修看起來也不像會跟蘇沐橙接觸的人。

「以前在路上救他時認識的。」

十年前,蘇沐秋在狩獵的山上遇到餓倒在路邊的葉修,一路揹著人回到山下的家裡讓蘇沐橙準備了一大桌食物豐盛如過節似的,從那之後他們就住在一起相依為命。看著哥哥再也不用一個人出去打獵蘇沐橙安心的多,她知道哥哥也因為多了葉修這個實力相當的朋友而開心。

那不是最美麗的開始,卻開啟了對他們而言最美好的生活。

「是啊,感謝沐橙的救命之恩,我才能活到現在。」葉修開門後才意思意思敲兩下房門,看著依然健康漂亮的蘇沐橙總算放下心裡一顆石頭。

 

-未完待續。

评论(3)
热度(9)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