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葉蘇】離情 五

葉修x蘇沐秋|哨嚮|進度緩慢|前排 @金魚島 🐠 

 

---------------------------------

「太好了……你還活著。」

「傻瓜,這種小事可別哭了,不好看。」

葉修靠近蘇沐橙伸手揉了揉她秀麗的長髮,側身剛好擋住她的臉龐沒讓其他人見到她泫然欲泣的眼睛。蘇沐橙在葉修的手下點著頭,將眼眶中打轉的眼淚努力收回,收到消息和見到平安的本人的心情完全不能相提並論,她自己也沒想到會開心到哭。

「這哪是小事。」蘇沐橙不滿地咕噥了句。

葉修不和蘇沐橙爭論這點「小事」,看她眼睛只剩一點泛著的水光才從她面前稍微離開,換要應付另一邊的兩位女士。

陳果看著葉修和蘇沐橙的動作幾乎是看呆了,自己的員工居然是能直接喊女神名字的人,而且還摸著女神的頭,說是普通被救命的關係抓一百個路人都不會有人相信的!

唐柔臉上倒是一點訝異的表情也沒有,表現的一如往常,看看葉修再看看蘇沐橙一語不發。

既然兩位女士都沒打算發言,葉修只好自己開口:「小唐謝啦,麻煩妳傳話還有帶她過來。」

「小事情。」

「咳,還有老闆娘,沐橙她應該要在這邊待一陣子有空房間可以給她嗎?」

「啊……噢!有!當然有!這間房間蘇小姐還滿意嗎不然我再帶妳去挑選其他房間?」還沒從震驚之中恢復狀態,陳果茫然地反射回答。

「這間就非常好了,謝謝老闆娘。」

「那你們慢聊,我跟果果先出去外面。」唐柔起身拉著還沒反應過來的陳果離開,幫葉修和蘇沐橙關好門留給他們私人的空間。

葉修看著關上的門扉好一會兒才慢慢轉回頭。

「過得還好嗎?」

最簡單的問候,卻是心中最擔心的事情,他們彼此都一樣對方已經成了自己最重要的最在乎的人。

「嘉世對我這尊女神當然好生照顧,到是你在這裡還好嗎?」

「挺好,有吃有住又有錢賺。」

葉修走到窗邊,看著當初自己走進來的那處大門,依舊是不多不少的兩名守衛卻已換了兩個人。道路已經在數日嚴寒下積起一層厚雪,在今日這樣晴朗的日子下融雪反而使氣溫更低。

「和我說說那之後發生的事情吧,我有印象的部分只到讓妳優先保護其他哨兵,再之後好像就昏倒了。」

蘇沐橙溫雅的面色一改,驚訝地看著側過身體的葉修,開口的語氣還有些猶豫遲疑:「你才沒有昏倒……」

「什麼?」

「你下完指令就轉身面對大家開始攻擊靠近異種貓的所有人。」

 

  

進入到礫石原的中心地帶地面再也不見平坦的泥土地,大小不一的橢圓石頭散布在普通人視野可見的範圍,連小丘都是由石頭堆砌而成,一隊五個人的哨嚮隊伍行進在崎嶇的路地上不受任何阻礙。

四名哨兵在行進中分別往不同方向延展五感捕捉異生物的動向,被包圍在中間的嚮導則負責讓所有人不因為過多信息進入狂躁,他們是為了掃蕩異生物而進入荒野區域目標只有一個不需要朝沒有目標物的方向前進。

「前方西北偏北方位,目前看到兩隻。」

「東北偏東,五隻。」

「西方三百米處,三隻。」

「往東北前進,一貓兩鳥一蜘蛛一蜥蜴,六百五十米備戰。」

「是。」四個人異口同聲,確定方位後整個小隊的移動速度都加快了,為了配合嚮導的速度哨兵們並沒有提速太多,還在走和跑的速度間前進。

發現目標也在朝他們前進,葉修在離目標三百米時下令:「王澤到周圍選擇適合的攻擊點,其他人繼續前進。」

進入備戰狀態的哨嚮紛紛召出自己的精神體,蘇沐橙的赤腹松鼠直立在她的肩頭尾巴在行動中一下下拍打著她的背部,左前肢扶著她的頭秉神關注所有精神體的動向。葉修的楔尾雕則盤旋在隊伍上頭,攻擊性的叫聲響徹雲霄似乎恨不得下一秒就直搗獵物,但為了避免暴露葉修還是讓牠先盤旋在隊伍之上。

「目標進入攻擊範圍,劉皓蜘蛛郭陽蜥蜴王澤牽制鳥我貓。」

「是。」

指令下完楔尾雕迫不及待地由空中俯衝而下鎖定異種貓的後頸,在異種貓的跳躍下隨之改變方向最後還是僅僅擦過牠頸側的毛髮,隨即轉向拉起高度。葉修的戰矛隨之到來在異種貓跳起之際一杆擊向牠的腰身準確地擊飛,單腳踏地旋身躍起追至被擊飛的異種貓旁戰矛就要刺入貓身時楔尾雕在空中突然一聲哀鳴,葉修的精神圖景一陣震盪被蘇沐橙完美隔絕掉的多餘的信息一瞬間爆衝而入,頓時讓葉修的戰矛偏了準頭從貓身下穿過。

異種貓抓到平衡完美落地後躍至蜘蛛的後方,銳利的貓瞳直豎起露出尖牙表達著牠的憤怒,劉皓也因為異種貓的加入退到葉修身邊等待下一次攻擊。

「沐橙剛才那波攻擊怎麼回事?」

葉修一邊確認狀況,另一邊攻擊不停既然異種貓逃到蜘蛛身後他就先和劉皓聯手解決蜘蛛再一同行動。

「抱歉,因為一直保持覆蓋所有人的狀態下對於突然強攻來不及加強防禦,但牠的精神攻擊很有針對性要小心。」

「知道了,妳繼續做好妳的工作。」

葉修持著戰矛和劉皓左右夾攻,一邊負責佯攻一邊堵在蜘蛛的移動位置進行實際攻擊,再由劉皓負責處理攻擊的蜘蛛絲葉修則對蜘蛛本體造成傷害,在蜘蛛絲散亂在地上無法再供蜘蛛攻擊時葉修和劉皓一起向蜘蛛發起致命一擊,協同楔尾雕和黃鼬妨礙異種蜘蛛的行動,順利殺掉第一隻異生物。

「劉皓去協助郭陽,王澤以牽制為主有機會再擊殺。」

沒了蜘蛛的保護異種貓也沒有任何懼怕,在人類的認知裡也是如此,異生物是不會有任何情感更不用說會有害怕的感覺,牠們只知道消滅所有面前的生物不為了獵食反而像是復仇一般決絕。

葉修再一次朝異種貓衝去,讓楔尾雕只負責飛在牠身邊造成妨礙,他自己則抓著空隙對異種貓出擊,知道這隻貓的戰鬥力葉修決定不強攻致命傷害由周圍的行動力開始破壞,找著刁鑽的攻擊角度確保一個不中還能擦到另一邊肢體的地方,和楔尾雕配合在異種貓身邊打轉攻擊一點一點削弱牠的行動力。

在消耗戰中葉修終於直直命中異種貓的前肢在牠的腳上破了一個血孔,異種貓吃痛地發出悲鳴動著還健全的三隻腳後退後縱身一躍往蘇沐橙的方向跳去,葉修馬上轉身要一杆打落異種貓卻被牠踩中杆子借力朝蘇沐橙跳去。

「沐橙小心!」

身為在戰場上打滾的嚮導沒有一點自保能力哪敢出來混,蘇沐澄抽起腿上的短槍馬上朝異種貓的方向連射三發,成功的讓牠的行動停下來,葉修的護衛馬上遞補上,讓蘇沐橙能繼續專心給哨兵輔助。

然而在異種貓靠近蘇沐橙後牠反而不閃躲葉修的攻擊,硬生生吃了好幾次的傷害,貓瞳比起一開始更加豎立逼近一條直線,第二次的攻擊沒有輕易奏效蘇沐橙在發現異種貓對葉修的攻擊後馬上加強了對精神圖景的防護,牠一攻破就馬上疊加保護回去,來來回回不過數秒的精神攻擊卻讓蘇沐橙第一次因為異種的精神攻擊感到吃力,就在她再一次給葉修加強防護的時候異種貓突然將攻擊轉向另外三名哨兵,一次成功攻擊了三個精神圖景。

主要依附在精神圖景上生存的精神體都因為這次攻擊而受到重創,哨兵也因為信息的爆炸而感到不適,蘇沐橙看葉修已經對異種貓造成不小的傷害只差幾下攻擊就足以致命便將精神放在修復其他哨兵的精神圖景和輔助做戰上。

「沐橙注意!」

觀察到異種貓攻擊的動作,葉修趕緊提醒蘇沐橙,及時讓她給所有哨兵做好保護,但保護建立得太過匆忙導致每個人或多或少都還是受到波擊,短時間的精神震盪就足以讓哨兵的動作出現漏洞,所有人也都因此受到不少攻擊——異生物缺少智能攻擊往往都只會往致命點上。

「優先保護劉皓郭陽和王澤,我的精神力比較強。」

異種貓的精神攻擊強力致命的缺點卻在於牠在攻擊時無法對自己做出防禦,只能任葉修攻擊。葉修抓著這點在異種貓再次要攻擊時直接和精神體一起攻擊牠的後頸心臟,打算直接擊殺。

不料這次異種貓卻將攻擊目標集中在葉修身上,一次突破了蘇沐橙的精神防護攻擊進葉修的精神圖景,在黃沙中卷起風暴肆虐在無垠的沙漠之中。

楔尾雕失去意識直直往地面墜落,重摔在地上後便消失的無影無蹤,葉修在信息的爆炸過後因為爆炸的精神圖景頭腦無法負荷,眼睛和耳朵先後流出鮮血最後嚥不下的那口鮮血也一並吐了出來。

「葉修!」蘇沐橙的聲音是葉修最後聽到的現實聲音,再後來他的世界只剩下虛無飄渺如在遠方的聲音。

『你讓她去保護別人,誰來保護你。』

被席捲過後的精神圖景變得比原本更祥和,寧靜的世界裡連風聲都聽的一清二楚,細小的沙粒在地面上滾動烈陽因為沙粒反射在各個角度。

葉修站在異種貓的面前,卻沒有任何想要攻擊牠的想法。

精神圖景裡熟悉的感覺,還有遠方的聲音,都是他午夜夢迴最思念的那個人。

雖然還屹立在礫石之上,葉修卻已經深陷在自己的精神圖景中,這在戰場之上對哨兵而言無疑是最危險的狀況之一,但他卻一點危險都感覺不到,甚至還感受到久未體會的安全感。

『怎麼把自己弄得這麼狼狽。』

聲音再次響起,葉修正想開口回答,就被一連串的攻擊打斷行動。

發現葉修站在異種貓前一動不動,他的精神體也消失在三維世界,擊殺蜥蜴的劉皓和郭陽馬上將攻擊轉向異種貓要拯救葉修,但誰也沒想到的是葉修居然將戰矛轉向兩名隊友,以一敵二將異種貓護在自己身後。

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都不得不停下動作,劉皓試探性的再次靠近葉修又馬上被擊退,蘇沐橙當下想解除掉異種貓對葉修的控制,卻找不到精神控制的突破點,更確切的說她根本沒有發現任何控制的跡象。

一切行動都像是葉修自主決定。

 

-未完待續。

评论(3)
热度(7)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