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翎雪 │ 灣家
全職 │ 回鍋蹲修傘、葉修男神
沉迷劍三│二少粉
魔道祖師│魏嬰粉

【葉蘇】離情 六

葉修x蘇沐秋|哨嚮|進度緩慢|前排 @金魚島 🐠 

 

---------------------------------

「找不到異種貓控制的痕跡!」蘇沐橙朝隊友大喊,在遠方的王澤也停下對異種鳥的妨礙,將目標轉向異種貓試圖對其造成傷害,兩隻被冷落的異種鳥在原地拍打翅膀沒有要保護異種貓的跡象,子彈卻一顆不落全被葉修以卻邪一一擊落,異種貓分毫未傷。

隊長失去指揮能力時身為副隊長的劉浩理當替補指揮之位,看著眼前的局勢他們四個人毫無疑問是要跟三隻異種加上一個葉修作戰,且不說三隻異種的戰鬥能力光是一個葉修就可以擋他們三個哨兵一點也不為過。

可是他們現在是有嚮導的哨兵。

「王澤把目標鎖定在異種貓身上,我跟郭陽負責對抗葉修,只要王澤出手葉修一定會衝上去這時就換我跟郭陽去攻擊葉修,那隻異種貓已經被葉修打殘只要幾下就可以送牠去死,只要牠死了就是拯救了葉修,蘇沐橙全力輔助。」劉皓冷靜地下令,這是他能想到最佳的拯救辦法了,要是真的扛不住葉修的攻擊他就只好對葉修下殺手。

這句話劉皓怕影響隊伍的士氣並沒有說出口,但要是真的逼不得已這件事情必須由他來做。

指令已下,所有人訓練有素地執行,在戰場上對於指揮的指令要是有一絲的懷疑都會對動作造成影響,所以遵從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攻擊原隊長,葉修。

葉修手執卻邪站在異種貓身前就像是一名盡責的騎士,血絲佈滿的雙眼看不見以往的隊友,眼中只剩下對異種貓帶有敵意的所有人。在需要守護的事物面前人往往會爆發出超乎尋常的力量,葉修憑著狂躁邊緣的戰鬥力極速的行動力,身體沒有丁點多餘的動作戰矛一出必傷一人,比起單純的防禦更加積極攻擊,就算是時常對練的隊友都不禁寒毛直豎——這個人的極限到底在哪裡?

眼看和葉修的戰鬥不僅沒有對異種貓造成傷害自己人還掛了不少彩,劉皓邊打邊退和郭陽一起退到蘇沐橙身邊,咬著牙緩緩放下高舉利劍的右手,最後他還是只能說出:「不行了。」

「什麼不行!我還撐得下去啊!」蘇沐橙激動地睜大了橙褐色的雙眼,精神力一不小心失控在哨兵的精神圖景內產生小爆炸,看到哨兵疼痛的臉色嚇得馬上給予治療,小聲說著:「對不起。」

劉皓揉揉太陽穴轉頭看著蘇沐橙,後者明明已經滿頭大汗而且眼神都能看出有渙散的徵兆,這是精神力透支的現象絕對不是她口中說的還撐得下去。

「蘇沐橙,我們越拼命攻擊只會越消耗葉修的力氣,只有我們退走等葉修自己清醒才是救他。」

「要相信他能活下去。」

蘇沐橙盯著依舊站在異種貓身前的葉修眼眶漸漸充盈淚水,內心抗拒著劉皓的決定還有自己的無力,她緩慢地搖頭一下一下否定劉皓的決定視線不曾從葉修身上離開,直到被哨兵們帶離再也看不到葉修的身影。

  

 

『他們都走了,你也要離開了嗎?』

葉修獨立在狂風席捲過後的沙丘上,望著無雲湛藍的天空,烈陽照射在視網膜上也不會有瞎眼般的刺痛,這是對哨兵而言最幸福的世界,但葉修這裡卻曾經寸草不生一片荒蕪漫天的黃沙是唯一可見的景緻。

「好久沒有看到這麼乾淨的世界,讓我多待一會吧。」葉修身體一傾往後躺上鬆軟的細沙上,沙子被太陽照射的暖和,一躺上就令人昏昏欲睡。

楔尾雕高速從遠方飛來,大力振翅降落在葉修身旁,雙翅收起直挺挺霸氣地站立著,葉修伸手給牠順毛也難得沒被怒啄。

『你怎麼把這裡弄得一團亂。』

「不知道我沒有辦法控制它,你應該懂的,我是哨兵。」

『你的隊伍裡有一名嚮導。』

「她盡力了,但我已經和你綁定別的嚮導並不能對我造成多大的輔助,就算是跟你血緣相連的她。」

葉修聳肩說得一派輕鬆,一直以來他都盡量表現得有因為蘇沐橙的輔助而增強戰鬥力,為得就是不想讓她擔心和自責,結果反而因為過度使用力量讓自己的精神圖景惡化得連他都要認不得。

「反倒是你,還活著?」

『沒有,我也不知道我現在是什麼樣子,這是我第一次有意識,就是在感覺到你的精神圖景後才有了自己的意識。』

『但有意識的第一眼就看到你殘破的精神圖景,我心疼你。』

「習慣了也還好,這是我沒有保護好你應該付出的代價。」

『你明明知道那一天不是你的問題,我好歹也是跟你對練有輸有贏的人不要把我永遠保護在身後!』

葉修哈哈地笑了幾聲,這麼多年了他還是忘不了每次和蘇沐秋對練他贏了的反應,那時候趾高氣昂的他正是最耀眼的時候,是他最閃耀的太陽。

「所以你到底算不算活著?你還回的來嗎?沒有你的每一天我眼中的世界都少了色彩,我很想你沐秋。」

蘇沐秋安靜了好一段時間,久到葉修都以為他的意識又消失了,世界上又只剩下他一個人獨自活著,還有著少年稚嫩的聲音才又再次傳來:『對不起。』

「對不起。」

他們都對不起對方,卻又都捨不得對方永遠抱著歉意,陰陽兩隔這就是無線的迴圈。

雖然難得能夠看著天空看著太陽,葉修還是閉上雙眼將感官集中到耳朵,不想錯過蘇沐秋的一字一句,想好好記住他現在的聲音,想聽到最令他渴望的呼吸聲。

『剛才我試著盡力幫你修復精神圖景,但今天過後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你,照你這樣繼續胡搞下去遲早會讓自己走向滅亡,所以等你離開的時候我會把你的精神圖景收走,你要連我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

葉修不懂蘇沐秋想把他的精神圖景收走是什麼意思,但一個失去精神圖景的哨兵還是哨兵嗎?這個問題顯而易見,他也不允許發生。

「你不能這麼做,這樣誰還能保護沐橙。」

『她遲早會找到一生只保護她一個人的歸屬,而我要保護的人就是你。』

「沐秋!在你離開之後我竟然還活這麼久已經是奇蹟,你無法理解被留下來的痛苦,我其實一點也不想活那麼久,我想跟著你一起走就像其他的哨兵嚮導一樣同生共死,但我活下來了,所以我只想在剩下的時間裡守護好沐橙。」楔尾雕感受到葉修的情緒,跟著發出一聲長長的鳴叫,也是想喚回和牠一起在圖景內翱翔的夥伴。

『你就當我最後的任性吧,對不起。』

一陣風隨著蘇沐秋的聲音傳來吹拂過葉修的身體,就像是蘇沐秋抱住他的感覺,然而微風轉眼即逝,只留下唇瓣上微微的濕潤。

  

 

「我居然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葉修回到桌前坐下苦笑著,這一段不知是幸福還是遺憾的經歷,對他而言就是最接近蘇沐秋的一次。

聽著葉修說完蘇沐橙早已泣不成聲,無論是葉修還是哥哥都過得太辛苦了,她從小就因為是妹妹被一直保護著像小花般倍受呵護,但他們卻是一直扛著責任活到現在直到死亡,明明只和自己差了幾年出生。

「傻女孩,整個臉都哭皺了多難看,這樣被你哥知道我還不被打死啊。」葉修把紙巾放上蘇沐橙的手中,拿起一張輕輕替她拭過眼角蹦落的淚珠。

「我會…幫你……擋住哥哥的。」蘇沐橙一邊啜泣一邊說話,字句斷斷續續含糊不清的。

「謝啦,這可是你說過的別忘記了。」葉修笑著約定,相信著蘇沐秋還會回來。「我打算再去礫石原,那裡是唯一能見到沐秋的地方。」不是只想再見一面,而是想和他一起回到原本的生活,既然有意識能帶走他的圖景那肯定有方法可以讓他回來,礫石原肯定有著他們不知道的祕密。

「可是你現在失去了哨兵的能力太危險了。」蘇沐橙搖頭大大的不贊同。

上一次他們四名哨兵一名嚮導的組合都敗退收場,現在葉修只是一名普通人要是又遇到和上次同樣等級或更高等級的異生物,那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我是失去哨兵的能力卻沒有失去長年作戰的經驗,我都能自己一個人從礫石原活著走出來了妳還不相信我的能力嗎。」

蘇沐橙想了一會,同意了葉修的想法,「但是我也要一起去,而且還要找其他人一起去。」

葉修張口就想拒絕這個提議,他並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把其他人一起帶進危險的境地,蘇沐橙的下一句話就馬上打消了他的念頭,「一起去找失蹤的獵人隊。」說完還俏皮地眨了眨單邊眼睛,給自己的機智按個讚。

「真拿妳沒辦法。」葉修無奈地嘆一口氣,感覺又跳了個坑。

「那當然,我可是你可愛的妹妹。」

蘇沐橙恢復原本的元氣,赤腹松鼠也開心地冒出頭來跳上桌子,蹦到葉修的手邊輕輕磨蹭他的手背表達心情。


-未完待續。

评论(1)
热度(13)
© 雨霽時節 | Powered by LOFTER